姐姐的救赎

【姐姐的救赎】外篇 绮梦如烟(下)

类别:现在情欲 作者:Yunalesca 本章:【姐姐的救赎】外篇 绮梦如烟(下)

    29年9月6日

    【绮梦如烟】(下)

    回到房间,我被她推进了浴室洗澡。

    本想让她先洗,她却说让我帮她先放水,想要泡一会。

    这时,我才能冷静下来,回想刚才的事情。

    确实鲁莽了啊。如果不是运气好,现在恐怕已经在医院躺着了。

    而且,问题的关键在于戒指。我刚刚「拼命」的意义便在于戒指的价值。但戒指对她的意义越大,她便越有可能离开我。

    哎,算了,不多想了。待会和她坦诚的沟通一次吧。

    浴室的门忽然被拉开。她走了进来。

    她的身上裹着浴巾,头发随意的披在身后。虽然早已确定亲密关系,但我们却从来没有入侵过彼此的私密领域,例如浴室。

    在我傻傻楞在原地的时候,她已经来到了我面前。

    「帮我洗头,好么?」她说。

    她解开了浴巾,里面不着寸缕。

    她双手饱膝坐在凳子上,我拿着花洒,轻轻地梳理她的长发。

    坦诚相对下,再故作扭捏已经不合时宜,所以我没有试图遮挡身体的变化。

    将香波洗净,帮她擦干头发后,她大方的起身,将长发盘在脑后。

    撒上浴盐,她试了试水温,道:「陪我一起泡一会吧。」

    次与她共浴,我们分别坐在浴缸的两端。我的双腿贴着浴缸的外侧,她的一双玉足就这样伸到了我的面前。

    温热的水温,缓缓褪去了身体的疲劳。也似乎,让我们的心更加靠近几分。

    「今天为什么那么拼命?」她开口道,「我都说不要了的。」

    「我」

    「你要是你让我怎么办?」

    次见到她泫然欲泣的表情,我无言以对。当时确实是脑子一热。但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会怎么办呢?

    「阿晨,认为那个戒指,对我很重要吗?」她与我对视,灼灼的目光让我想要闪躲。

    但我不能躲,这也许是最好的机会了。

    「是。我觉得它对大烟很重要,否则也不会被放在包包的夹层内,每天带在身边了。」我说。

    她似乎想要说什么,却被我打断。因为,如果让她开口,我可能再也无法鼓足勇气,将这段话说完了、

    「我遇到你,感觉已经用光了所有的运气而能与你相恋,也许已经透支了别的东西吧。」我勉强控制了一下自己的语调,道,「我不值得啊如果大烟后悔了想要回到他身边,我会支持的,所以请不要不辞而别拜托了」

    我低下头,不敢看她的表情。

    过了一会,她的小脚在我的腿上轻轻拨弄了一下,道:「我不明白我要回到谁身边啊?」

    「你的未婚夫」我强忍住心中的酸涩,道。

    「我没有未婚夫啊。」她说,「如果有的话,那个人也只会是我对面这个呆子。」

    「啊?」我有些惊讶。

    「之前那个,我早就和他划清界限了。」她的声音中透着浓浓的委屈,「阿晨为什么要在我身上订上他的标签呢?」

    「我不是,我只是不想耽误你」我支吾道。

    「所以,哪怕我每天和你相拥,你也要一次次把我推开吗?」她的话像尖刀一样,插入了握的心脏、

    是啊,一直是她。像一束光照亮了我乏味的生活,陪伴我成为更好的自己。把全部都给了我,希望我能一直陪伴她。我却因为自卑,和心中那一点点的猜疑,否认她的感情,甚至想要把她推开。

    我真是个混蛋啊。

    但是,那个戒指

    似乎读出了我心中的疑虑,她伸出手,让我看的到了她中指上的戒指。

    这个戒指的款式似乎有些lao'jiu?

    「这是我外婆留给妈妈的戒指。妈妈把它传给了我。」她说。

    我擦!

    「看在阿晨拼命把它找回来的份上,这次就原谅你了。」她板着脸道,「下次再犯,我」

    「我再也不敢了!」我赶紧伸出手保证道。

    她终于露出了熟悉的微笑。

    「阿晨,真是个呆子呢。」她垂下眼睑,伸出小手,抚摸着我脚下的厚茧,道,「如果那个是订婚戒指,阿晨应该让它飘得越远越好啊。」

    「我是」

    「我知道我都知道」她用温柔的声音打断我,掩盖着眼中噙着的泪光。

    「阿晨,我希望你记住。」她正色道,「你很好,比他好,比所有人都好。」

    展颜一笑,她接着道:「当然,我知道,你可能记不住,没关系,我会时常提醒阿晨的。」

    「我」

    「所以,阿晨还想要放我走吗?」她问。

    我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般。

    「我,就在这儿,哪也不去。」她看着我的眼睛,眼中温柔的波光,让溺在其中的我忘记了呼吸。

    ————————————————

    她轻轻抚摸着我之前抽筋的小腿,柔声道,「还疼吗?」

    我老实的点了点头。

    她轻轻地按抚着我仍有些僵硬的肌肉,道:「我知道,我有做得不好的地方。」

    「性格使然,我的表现也许不太像一个女朋友吧。」她的小脚有意无意的搔了搔我的大腿内侧,弄得痒丝丝的,「或许,之后还是该多撒撒娇才好。」

    「我我喜欢的。不管怎样的你」话音未落,我便觉得这样的表白不够有说服力,慌忙间又补上一句,「真的很喜欢」

    「知道啦。」她说,「但是,阿晨如果想要什么一定要告诉我这方面,其实我也挺笨的。」

    她挣扎着从浴缸中站起身,全身的妙处都暴露在我的面前。

    她轻轻地投入我的怀中,在我的脸颊上轻轻一吻,温柔的声音隔着耳朵搔弄着我的心弦,「只要阿晨想要我都愿意。」

    穿着酒店的浴袍,我们并肩坐在了床上。今夜,竟然比那一夜更有新婚之夜的感觉。

    我起身转向坐着的大烟,解开浴袍的腰带。

    「这么正式还是会有些」她的脸上爬满了红霞。

    但她没有逃避,而是勇敢的与我对视,道:「呐,阿晨,开始吧。」

    我用颤抖的手,梳理着她肩上的头发,抚上了她的脸颊。

    温热的脸颊,配上绯色的肌肤,像是春日里的樱花一般。

    她闭上了眼睛,似乎在感受着我的触摸。

    借着她动作给我的鼓励,我缓缓抚摸到她的耳朵,把玩着她的耳垂。

    「嗯有点痒~」随着我的动作,她发出了轻轻地鼻哼。

    耳垂的温度甚至比她的脸还要高。丰富的毛细血管意味着更加敏感的触觉?

    她缩紧了脖子,似乎想要逃开。但终究没有动,而是昂着小脸任我施为。

    「啊嗯唔」她终于忍受不住,握住了我想要继续向耳后试探的手。

    「阿晨,我怕痒」她说。

    「那,我」我停下了动作。

    「嗯没关系,继续吧」她重新闭上眼睛,道,「其实挺舒服的。」

    我继续抚摸着她的耳后、后颈,感受着她肌肤的轻颤。

    「嗯嗯~~唔没想到阿晨居然这么坏」

    她的呼吸逐渐添加了娇媚的色彩。我的身体产生了诚实的反应,从浴袍中脱颖而出。

    「哎呦」手上忽然传来的痛感让我惊呼出声。

    「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她紧张兮兮的看着我。刚刚我对她的耳廓进行的突然袭击,让她忍不住掐了我一下。

    「没关系我,继续了?」我笑道。

    「嗯」她点点头,将头靠在了我的肩膀上,握住了我的手,「或者,我该学着撒撒娇呢。」

    她将我的手引向她光洁的大腿。

    「我可以摸吗?」鼻尖出了一层薄汗,我犹豫着问道。

    「这种问题别问了啦。」她发出了少女专属的娇嗔。

    尽管如此,她还是拉起了浴袍的下摆,方便我咸猪手的肆虐。

    我的手,伸向了她光洁的裸腿,顺着她光滑的肌肤,逐渐延伸到那芳草萋萋的神秘花园。

    「唔啊~~嗯」

    我的指尖感受到了一丝湿润。在她娇吟声的鼓励下,指尖在蜜裂出像搔痒一般来回抚摸着。

    「啊那里不可以唔好舒服」

    她的声音中夹带着喘息,纤细的腰臀时而用颤抖的动作迎合着。

    轻轻地分开她依然自然合拢的花唇,一缕蜜液顺着我的手指流下。手指向内稍稍探去,里面果然已经充分湿润了。

    「嗯呜」她压抑着呻吟声。在暖黄的灯光下,被我如此亵玩身体,还是次。

    她轻轻地握住了我的手腕。

    「不不行再这样下去就要」

    但,她的手只是象征性的握住,并没有真的阻止我。

    我开口道:「大烟我想要感受的你好不好?」

    她发出了几不可闻的「嗯」,松开了手,转而捂住了自己的口鼻。

    「唔」

    「我也想听大烟的声音」我恳求道。

    她缓缓松开了手,咬着下唇点了点头。

    「还是会觉得羞耻啊~~~~~」

    在我的突然袭击下,她发出了悦耳的呻吟声。

    她的身体剧烈的扭动着,让我几乎无法继续动作。

    「阿晨吻我求你」

    我吻住了她转向这边的唇瓣,并将舌头伸了过去。

    「嗯啾唔」

    双唇紧贴,舌头交缠,我们交换着彼此的体液。我的手也没有闲着,继续抚摸着她下身的敏感带。

    良久,分开的时候,她迷离的眼中被一汪春水充满。她开口,发出梦呓般的声音:「我要被阿晨融化了」

    见我停下了动作,她开口道:「我想要的拜托」

    我像啄木鸟一样啄食着她的嘴唇,手也跟随者节奏从上至下按压着她微微凸起的小豆豆。另一只手逐渐伸向她精致的胸部。

    「嗯啊~~嗯唔」

    「好美」我由衷赞叹道。

    「原来不美吗?」她努努嘴,娇声道。

    「原来也美但是,越看越美。」我大方的拨开他的浴袍,把玩着她小树莓一般的乳尖。

    「会不会,觉得有点小?」她歪着小脑袋,发问道。

    「不会,它是我最理想的类型」我说,「或者说,大烟会觉得我小吗?」

    精致而不失圆润,也许是贫乳类型中极致的美吧。她摇摇头,道:「才不会,每次阿晨进来的时候都觉得被充满了」

    坦白说,我的尺寸算是中等,可能偏下。但每次进入大烟的身体,都会觉得有些艰难。紧绷、摩擦和交缠,这样的体验真是令人沉溺。

    「我可以揉揉它们吗?」我被眼前的美景冲昏了头脑,问道。

    「别问了啦!」她发出羞赧的声音,「阿晨想怎么样都可以」

    她闹别扭似的将脸扭开,挺起胸部,摆出任我宰割的模样。

    当前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diyibanhugmail.com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diyibanzhu@gmail.com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双手抚上了精巧的蓓蕾。充满弹性的手感从手传到脑海里,我忍不住加大了手上的力气,捏弄起手中的宝物。

    「呀?!啊嗯唔」

    她纤细的腰肢颤抖着,两颗乳头也渐渐膨胀起来,随着我的动作左右摇晃着。

    透过乳房,我能感觉到她的心跳。

    尽管她不断发出羞涩而急促的呻吟,她的身体还是逐渐依偎在我身上。我们的心跳,渐渐趋向一致。

    「啊啊呼」

    她的全身开始扭动起来,发出娇媚的喘息声。吐气如兰,套间内弥漫着诱人的情欲味道。

    「阿晨的手好暖好温柔」

    分出一只手继续爱抚她水润的下身,我的舌头开始袭击她敏感的后颈。

    「呀!那里好痒不我啊嗯」

    她的双腿夹住了我的手,从蜜裂中涌出的爱液将我的手心打湿了。

    「啊要要忍不住了!唔」

    「那就别忍了」我在她耳边轻声道,「让我多听一些,大烟的声音吧」

    「嗯」

    她伸出双手,紧紧地抱住了我,香喷喷的娇躯坐到了我怀里。

    我伸出手,将她的手引导像我怒勃的下身。

    「嗯阿晨的硬了」她的纤手磨挲这我敏感的龟菇,强烈的快感让我发出了一声闷哼。

    「啊阿晨,没问题吧?」她停下了动作,关切道。

    「唔没事,只是太舒服了」

    「嗯」她似乎心有余悸,没有再服务我的肉棒,只是轻轻地握着它。

    「我想开始了,可以吗?」感受着她体内流出的蜜液,我觉得应该是时候了。

    「嗯」她双颊被染成赤红色,精巧的鼻尖发出了蚊吟般的声音,点了点头。

    我将她的浴袍解开,让她的身体平躺在床上。

    轻轻抚摸着她的腹部。那儿曾经被歹徒用尖刀伤害过,却有幸没有留下痕迹。

    「真好一点疤痕都没有留下呢。」我说。

    「是啊。我从小就是不容易留疤的体质呢。」她温柔的看着我,似乎想到了那晚的事。

    「改天,我要仔细的检查一遍。大烟的身体上,究竟有没有疤痕。」我说。

    「为什么,是改天呢?」她眨了眨眼睛,道。

    我指了指她的下身,道:「今天来不及了。」

    爱液在浴袍上拉出了一根晶莹的细丝。

    「啊!那种东西不要看啦」她发出了求饶的唉声。果然,骨子里的羞涩是没办法克服的。

    「抱歉抱歉。」我笑道,「那我开始了噢。」

    「嗯请进来吧呐。」

    膣口萦绕的爱液湿润了龟头,我就这样,小心翼翼的挺了进去。

    「嗯啊啊」

    虽然已经进去过多次,但这还是次听到她放开的呻吟声。

    下身的紧致依然,我的前端像是被小手紧紧攥着一般。多方位的快感随着推进不断地降临。

    终于,整根肉棒没入了她温润的体内。

    「啊嗯呜呼啊嗯」

    她全身颤抖着,发出几乎不成句子的娇媚呻吟。膣内和以前一样,仿佛无数只小手,紧紧缠绕住肉棒,按摩着各个敏感的角落。

    「感觉阿晨比原来更大了是我的错觉吗?」

    大概吧?但是完全放开身心的性爱,确实让我的身体更加兴奋。下身仿佛有用不完的力气。

    「我的里面被阿晨占满了呢」她媚眼如丝,抚摸着自己的小腹,娇声道。

    「呐,阿晨我,好幸福应该不会有更幸福的事了吧」

    「大烟我」

    我伸出双臂,抱紧她的身体、

    「啊突然动起来碰到了」

    相互的运动,让我的尖端遇到了她前庭的敏感带。稍稍发硬的组织也刺激到了我敏感的尖端,阵阵电流般的快感袭上心头。

    「阿晨坏死了忽然这样也不说一下」怀中的大烟可爱的嘟囔着。

    「呐,我想动了哦」

    「嗯啊~~~怎么忽然太快了啦嗯唔唔」

    我开始加快抽送的动作。每次进入她的深处,肌肤相撞总是激起轻轻地水声。

    「嗯啊啊」

    每次深入浅出,总是会将她体内新分泌的爱液带出,将我们的结合部位润湿。身下的浴袍和床单,已经被浸染了湿润的痕迹。

    随着我的抽送,她姣好的乳房轻轻上下摆动着,像迎风招展的花儿一般。

    我俯下身子,含住了一颗红宝石般的乳头。

    「啊唔不能啊那里很敏感啊好舒服」

    舌头无师自通地在乳尖上打转,时而轻轻吮吸,时而轻轻舔咬。她像是一部精美的乐器,随着我的演奏不断发出悦耳的乐声。

    终于,她忍不住紧紧地搂住了我的头。

    「阿晨在用力些求你让我铭记这感觉」

    她的软语,将原本火热的气氛引爆。我加快了下身挺动的速度,口中也开始大力吮吸着她的蓓蕾。

    「嗯嘶」她吸了口凉气,道,「好舒服感受到了阿晨呢」

    她的手轻轻抚摸着我的脸颊,似乎要将我的脸铭记在心中。

    「嗯阿晨我喜欢你喔」

    「我也喜欢你大烟我最喜欢了」

    紧紧相拥,只有下身还保持着抽插的动作。

    「阿晨啊嗯~~再快些再,,,用力些,,,啊,,,阿晨~~~」

    她的体内断断续续的痉挛着,每次颤抖,都给我带来莫大的快感。

    「啊阿晨阿晨给我唔」

    看着她红润的动情娇颜,我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冲动,用沙哑的声音道:「大烟我我爱你」

    我扶住她的双腿,开始了最后的冲刺。身体像撞击一样,尽情的抽送着。

    她眼神迷离的看着我,承受着我的进攻,嘴里却发出了异常温柔的声音:「啊阿晨,我也爱你」

    她紧紧地反搂住我的身体,身体爆发了最强烈的痉挛。下身像是被橡皮筋勒紧了一般动弹不得。但一波波的快感仍在不断袭来。尖端像是被一张小嘴轻轻稳着,阵阵酥麻的感觉从腰后传到大脑。

    「啊我来了」

    "嗯给我阿晨啊啊啊啊~~~"

    我努力向前挺动身体,在她的深处迸射出体内的精液。

    「啊阿晨阿晨的热热的啊」

    全身剧颤,她的表情恍惚,嗫嚅着,下身喷薄出大股的爱液,洗刷着我喷射中的龟菇。

    「大烟」我紧紧抱住她的身体,磨挲着她被汗水浸润的肌肤,「谢谢」

    不知为何,心中除了满足,竟充满了浓浓的感激。感激上天,为我带来了她;更感谢她,为我带来了整个世界

    「这时可不需要感谢喔」她轻轻喘息着,摆弄着我的头发,道,「我,也很幸福呢」

    说着,她双手扶住我的头,吻住了我的唇。

    ————————————————

    第二天,当我完全清醒过来,她仍然蜷缩在我怀里,像只慵懒的猫儿。

    她破天荒的赖床,让我的心中涌起一阵满足感。

    昨晚的鏖战,持续到了半夜。似乎想要彻底满足我一次,她怎么都不肯放开我的身体。

    直到榨干我所有的精力,她才在我怀中甜甜睡去。身下的床单是大片的湿痕,好在套间内有两张床。抱着她的身体换到了干爽的床上,疲累的她没有醒来,只是在我怀里拱了拱,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便继续沉睡。

    蹑手蹑脚的将窗帘拉开一条缝,已经是正午时分。回头看,她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醒来,略带懵懂的睡眼正注视着我的动作。

    「早安~」

    「早安~」

    昨晚缠绵过后,没有清理便相拥睡去。下身残留的体液干涸,感觉有些别扭。

    她对我张开双臂,我会意将她的娇躯抱起,一起来到了浴室清理。

    清洗下身的时候,她眉头微皱。我这才注意到她原本白煮蛋一般精致的下身有些红肿了。暗暗责备自己昨晚的粗鲁。

    「疼么?需不需要买点药?」我说。

    「才不用,过一会就好了。」她抿了抿嘴唇,嗔道,「阿晨还是喜欢问一些不该问的问题呢。」

    「下次我不会再这么粗暴了」我低头道。

    「偶尔来一次也不赖。」脸颊感受到一片温软,她向退了一步,撑了个懒腰,将沐浴后完美的身体大方的展示在我面前,「昨晚,阿晨表现很棒~」

    「今天,回去吗?」虽然下身蠢蠢欲动,但现在可不是求欢的好时机。

    「回吧,应该没有乐趣了。」她说,「这趟旅行,已经收获满满。」

    忍不住将她搂入怀中,吻向了她的红唇。

    良久,当我们分开时,都已经气喘吁吁。下身的小兄弟也不甘寂寞的揭竿而起。

    「阿晨原来之前都在压抑着欲望吗?」注意到我的身体变化,她感叹道。

    「早上是会这样来着。没关系的,待会就下去了。」我走出浴室,想要穿上内裤将这轮起义打压下去。

    她跟在我身后,趁我不备,将我推倒在大床上。

    「不,昨晚说好的,不许再压抑自己。」

    命根子被擒获,我只好成为她幸福的肉票。

    「过去,阿晨就是这样满足自己的吗?」一边撸动着我的身体,好奇道。

    「额是的靠左手度过了十多年时光」我老实道。

    她趴在床沿,胸部被挤压成了诱人的弧度。水汪汪的眼睛好奇的盯着我的下身,温柔的为它服务着。心理层面的刺激,让阵阵电流般的快感传到了大脑。

    忍不住伸出手,触碰到她微红的脸颊。

    她展颜笑道:「我也是次这样。力度合适吗?」

    「再重一点嗯」随着她加重的力度,腰后传来了酥麻的感觉,我赶紧开口提醒道,「要来了,躲」

    她有些慌张,似乎想找些什么东西遮住。但时间太短,我很快便到了高潮前的极限。

    她红着脸,将尖端的伞菇含入了嘴里。

    强烈的快感在喷射前的片刻爆发。我的脑海里一片空白,那瞬间的快感甚至要比昨晚更加强烈。

    当我回过神来,发现她已经小跑进了浴室。这样的服务,对她来说还是太过羞人了些。

    就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向她这样完美的女孩,竟然愿意为我奉献到这般程度,提供不平等甚至有些卑微的服务。

    满足感袭上心头,全身懒洋洋的不想动弹。想要将刚才的感觉烙印道脑海深处。

    但是,应该没什么必要。冯晨的幸福生活,拉开了新的序幕。

    ————————————————

    后记:

    「真是一波三折。这次是我招待不周了。」听了我们的描述,宣云苦笑道。

    「没关系,我们玩得很开心。」大烟看了我一眼,万种风情不言自明。

    「那,就不留你们了。」宣云递过一大包东西,道,「这是些特产什么的,带上吧。」

    「那就不客气了。」大烟说,「下次去我那儿,我帮你约小青一起。」

    「好嘞,等的就是这句话。」宣云开心道。

    「小青确实需要个人陪伴。」大烟顿了顿,道,「她喜欢独自去一些不太安全的地方。说实话,我有些担心。」

    「我会努力的。」宣云正色道。

    「那,回见~」

    「回见~」

    回程的路,和来时有着微妙的区别。这条路似乎一直走不到尽头。但是在她的陪伴下,再长的路途,也不会觉得枯燥。

    因为她就在身边,哪都不去。


如果您喜欢,请把《姐姐的救赎》,方便以后阅读姐姐的救赎【姐姐的救赎】外篇 绮梦如烟(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姐姐的救赎【姐姐的救赎】外篇 绮梦如烟(下)并对姐姐的救赎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