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凤凰-人物志

【烈火凤凰】人物志之冷傲霜(18)

类别:现在情欲 作者:天天3000/幻想即日 本章:【烈火凤凰】人物志之冷傲霜(18)

    【十八】

    29-7-2

    魔与凤千百年的宿命之战中,在奸淫中死去的凤战士绝不是少数,当周围的

    男人扼腕叹息、在同伴战友悲愤无比之时,阿难陀做出了令所人匪夷所思的举动。

    他立刻停止对冷傲霜的暴行,将手掌按在她高耸的玉乳上,这一次不是侵犯

    狎玩,而是用雄浑的真气源源不断输入她体内,刺激心脏重新跳动。在真气的作

    用之下,阿难陀的手掌就如全功率放电的心脏除颤器,冰床上洁白赤裸的身体剧

    烈地痉挛颤抖起来。

    冰台上连同台下一片死寂,所有人包括将世人视为蝼蚁的魔教之人也屏住了

    呼息,无论出于何种目的,这一刻,所有人都不希望眼前的这美得似不食人间烟

    火、有如冰雕玉琢般的绝色少女就这样香消玉殒。

    冷傲霜心脏骤停是因为体内失控的真气,所以在阿难陀的施救之下,心脏很

    快又恢复了跳动,但危机并没有过去,真气依然四处乱窜,依然处于垂死的边缘。

    阿难陀比谁都清楚这一点,他解开冷傲霜的锁链,将她身体扶起,盘膝坐在

    她的身后,双手抵住后背继续全力施救。他如此果决地地去救冷傲霜,主要还是

    因为他心中感到她将是自己武道突破的契机,不能放任这一契机消失在的西伯利

    亚的寒风与大雪之中。

    在心脏停止跳动的瞬间,冷傲霜依然双目圆睁,虽然睁着眼,但眼前已是彻

    底的黑暗。不知过了多久,她眼中看到了亮光,虽然面前的景物朦胧、重影更不

    停的晃动,但她知道自己死过了一次,现在又活了回来。

    这一刻,冷傲霜的神智还未完全清醒,过往的记忆如杂乱无章的跳动画面,

    她感到自己依然在向着冰冷而黑暗的深渊坠落。目光无力低垂,长长的双腿向着

    两边张开着,在双腿的中间,一滩手掌般大、比胭脂还要腥红的血迹触目惊心,

    这一瞬间,视线更加模糊起来,眼中尽是一片无边无际的血色。一刻,她想杀尽

    这冰台之上的所有男人,她想喊,却喊不出声音,她想动,却连指尖都动弹不了

    一下。

    凤战士不怕死,也不会怕落入敌手后将会面对的残酷命运,但不怕是是一会

    事,不肯、不想、不愿、不甘心却是另一会事。对于凤战士来说,除了信仰,纯

    洁就是她们最珍贵之物。冷傲霜心高气傲,方才真气失控,很大的一个原因是内

    心接受不了失去了纯洁之痛。

    凡事不破不立,已经失去了处子之身,还死过了一次,对于自己来说,已经

    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了。慢慢地,冷傲霜开始接受已经发生的事实,她缓缓地抬起

    目光,看到了月心影、看到了程萱吟、东方凝,还有台下瑟瑟发抖的少女、啼哭

    不止的婴童,既然没死,自己就不能沉沦,哪怕只有最后一息,她也要燃尽生命

    去战斗。

    冷傲霜甚至连自己都没有察觉,这一刻,失去了最宝贵的童贞、死过了一次

    她竟然突破了北斗玄冰罡气第五重。虽然境界提升,重伤仍未痊愈,但阿难陀源

    源不断输入的真气令她伤势极以快的速度恢复。

    在冷傲霜境界突破之时,体内涌动起强大的真气,如果平时,阿难陀或许会

    有所警觉,但此时心中的执念令他根本没有察觉,以为她伤势还在加重,更毫无

    保留将真气不断输入。终于,他感到对方体内的真气看似乱窜,但却象形成一个

    巨大的漩涡,不断拉扯吞噬自己的真气。他感到事情有些不对头,正想撤回真气,

    突然一声清越的啸声响起,冷傲霜垂挂在身体两侧的手肘闪电般向他胸膛击去,

    距离极近,又猝不及防,阿难陀避无可避,只得凝起真气防御,轰然巨响之中,

    阿难陀口吐鲜血,滚落冰床之下。

    这一变故令所有人目瞪口呆,在电光火石间,冷傲霜双掌猛击冰床,这张给

    她带来巨大耻辱的冰床立刻粉碎,数块比拳头还大的冰块准确地射向魔教之人,

    令他们手忙脚乱,而她如破冰而出的圣女,火中重生的凤凤凰,挟着呼啸的冰块,

    向阿难陀飞扑过去。擒贼先擒王,只要击杀了阿难陀,余下众人便不足为惧。

    面对冷傲霜气势如虹的攻势,阿难陀身受重创,他只有退,退向魔教众人所

    在之处,台上数人反应各不相同。青龙雷破本身受重伤,并无一战之力,但他不

    能退,只得勉强提起真气,摆出守势;白虎殷啸、玄龟雷阵子被冷骄霜的气势所

    摄,不进反退,避其锋芒;反到武功最弱灵鬾、血魆忠心护主,明知不知,仍猛

    喝一声,冲上前去挡在阿难陀的身前。

    冷傲霜武功境界突破,实力已在全盛之时的阿难陀之上,两人虽然挡住了冷

    傲霜片刻,却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只两、三招,灵鬾、血魆便被击得倒飞出去,

    人在空中,口中鲜血直喷,落在地上也不见声息,不知是死是活。

    地址发布页2u2u2u.com。

    沷怖2ū2ū2ū、C0M

    剩下四人面对着全身赤裸、妙处毕呈的冷傲霜,再也无心欣赏她战斗时的英

    武之美,在他们眼中,白发飞舞、面带煞气的她象是从天而临的女武神,带来的

    只有杀戮与死亡。阿难陀继续退,他原本指望雷破等人能抵挡住对方的攻势,给

    自己一丝喘息的机会。但他退,其余三人竟也无人是冷傲霜的一合之敌,跟前他

    一起退下了冰台。

    冷傲霜置旁人于不顾,只追击阿难陀一人,虽然雷破、殷啸、雷阵子硬着头

    皮合围上来,企图解他之困,但冷傲霜摆出即使付出再大代价也要击杀阿难陀的

    决绝,令阿难陀只能不停地逃遁。

    双方的动作快如闪电,台下的少女们虽看得眼睛发花,心中却又重燃起希望。

    没人搞得清这是怎么一会事,刚刚还在冰台之上惨遭凌辱的少女,现在竟追

    着奸淫他的男人,而那男人象野狗一样狼狈不堪地落荒而逃。那少女虽然赤身裸

    体,手无寸铁,但在她们的眼中,她好象穿着银白色的盔甲,手持冰霜长剑,英

    气逼人,威武绝伦;虽然她们刚刚目睹过她被强暴,此时她的胯间还一片殷红,

    但她们仍感到无论是山林的清泉还是高山的白雪,都比不上她的纯白无瑕,这个

    世界任何东西都不能带给她丝毫的污秽。这些少女最后大多数活了下来,在她们

    当中大约有近十分一后来成为了同性恋,这个比例远比正常高许多,在寒冷的西

    伯利亚荒原之上,是这个少女带给她们希望,拯救了她们的生命,她给了她们留

    下太深刻的印象,有些人终其一生都在寻找她的影子。

    面对冷傲霜连绵不绝的攻势,阿难陀心中叫苦不迭,他急中生智,退到少女

    围成人圈之中,双掌一击,一个装着婴儿的玻璃球向冷傲霜撞去。冷傲霜伸手接

    住,两股大力相撞,玻璃球顿时粉碎。冷傲霜如果要继续追击,便将弃球中的婴

    儿与不顾,目光一瞥,那是一个金发碧眼的小男孩,长得十分可爱,冷傲霜微微

    一犹豫,最后还是用手托住了那孩子,并分出一道真气,令他不受寒气侵袭。这

    样一来,阿难陀有了片刻喘息之机,雷破等人也对冷傲霜形成了合围之势,再加

    她怀中抱着一个孩子,本来一面倒的局势发生了变化。

    交手数十合,冷傲霜令雷破重伤倒地无力战,阿难陀伤上加伤,但自己也受

    了不轻的内伤。阿难陀等人十分卑鄙,利用少女婴儿作盾牌,令冷傲霜极为被动,

    开始陷入了苦战。但境界突破之后,冷傲霜的武功已强于阿难陀,见一时已无法

    得手,她抱着婴儿,退出战圈,跃回到了冰台之上。冷傲霜试图解开铐住月心影

    等人的铁链,但虽然连着铁架的铁链可以拉断,但束缚着她们手脚的铁锁却是特

    殊合金制成,即便是冷傲霜也无法将之弄断。

    「冷傲霜,你以为今晚你走得了吗?」台下阿难陀长声道。为防止她抢钥匙,

    阿难陀已先一步将灵鬾、血魆抢了过来。查看之下,灵鬾已然身亡,而血魆也奄

    奄一息。他不由对冷傲霜生出强大的恨意更有悔意,正是自已的大意,又失去两

    名得力的干将。

    打不开月心影等人的锁链,冷傲霜心一沉,但她还是坚定地道:「我带着你

    们杀出去!」

    程萱吟摇了摇头道:「傲霜,你听我说,别管我们,你一个人走。」这是谁

    都可以看到的事实,月心影、程萱吟和东方凝都身受重伤,即便没有锁铐,能逃

    出去的可能性也极低,更何况行动受限,只能一蹦一跳,在众多高手围攻之下,

    冷傲霜一个人怎么可能带她们三人离开。

    地址发布页2u2u2u.com。

    沷怖2ū2ū2ū、C0M

    冷傲霜决然道:「我不会一个人走的,要走一起走。」

    一旁的月心影道:「傲霜,萱吟说得对,只能你一个人走,这是命令。」

    冷傲霜将孩子交给月心影道:「你们等着,我去杀了阿难陀,然后一起走。」

    说罢毅然跃下冰台向阿难陀冲去。

    这一次,阿难陀等人见冷傲霜冲来,便退入了少女组成的人圆人中,在这里

    作战,他们可以肆无顾忌,而冷傲霜却束手束脚。虽然冷傲霜境界突破后武功在

    他们之上,但他们三人也是当世强者,此消彼长,一番激战,冷傲霜只得又退回

    到了冰台,伤势比之前更重。

    月心影急道:「你快走吧,再战下去,连你也走不了。」她将婴儿硬塞到冷

    傲霜的怀中道:「带着这个孩子走,能救一个是一个。」

    冷傲霜抱着孩子,一时不知所措,再打下去,自己伤越来越重,连自己能不

    能逃走都是个问题。

    「快走呀,别犹豫了。你把这里的情况向总部汇报,再想办法来救我们。」

    月心影用戴着镣铐的手去推她。

    冷傲霜被推到了冰台边,她还在犹豫,抛下战友独自逃生,她实在做不到,

    但她又有什么办法呢?带着她们硬闯,只会令自己败得更快。

    突然台下阿难陀的声音响起:「冷傲霜,今晚你一个人走或许能走掉,但除

    了台上几个,下面的人今晚都会死。我可以给你一个选择,你可救所有的人,包

    括你自己,当然你也得答应我一些事情。」

    月心影道:「傲霜,别听他的,走。」

    阿难陀所说一些事,谁都懂,但冷傲霜还是忍不住道:「你说。」

    阿难陀道:「我阿难陀在你们眼中虽然卑鄙无耻,但我说到就一定会做到。

    为表达诚意,我可以先释放台上的其中一个和台下的一半的女人孩子。

    如果要冷傲霜束手就擒来救其他人,月心影她们肯定不会同意,谁知道对方

    会不会守信,但阿难陀说先放人,这令冷骄傲霜有些意外。

    阿难陀继续道:「放人之后,我们把刚才没做完的事做完,但有个要求,你

    要配合,服从我一切指令。」

    月心影道:「傲霜,不能答应,他们不会讲信用的。」

    冷傲霜却望着阿难陀道:「你继续说下去。」

    阿难陀笑道:「之后,台上剩下的女人孩子可以离开。三天后,我给你公平

    一战的机会,如果你赢了,你和台上剩下的两人可以一起离开。」

    冷傲霜道:「你怎么能保证她们平安离开。」

    阿难陀道:「离这里五百米是我们的营地,那里有几辆可以在雪地行驶的重

    卡,她们可以坐重卡离开。批人离开后,你们可以用对讲机联络,我可以等

    一个小时后你再兑现承诺,这时重卡已经开出几十公里,我要再追击也很困难。

    我得力手下都在这里,他们不离开的话,要想拦住即便受了伤的你们也绝非易事。

    你们也知道,那些个女人孩子对我来说一点不重要,重要是你们几个。」

    冷傲霜陷入沉吟,阿难陀考虑得很周到,在茫茫雪原中,要追击驶离个把小

    时的汽车并不容易,即便追到,如果要独自逃走,同伙也是能够做的。

    月心影道:「傲霜,不要答应。」而边上程萱吟、东方凝想说什么却没说出

    来。她们考虑的不是到自己,而是想到台下那么多无辜的少女孩子,如果能救她

    们,换成自己,她们也会答应的。

    半晌,冷傲霜才道:「在我兑现承诺前,你得把所有人都放了。」在说这话

    时,她看以平静,但心中却波涛汹涌,自己有逃离的机会,但却要放弃,再次接

    受污辱,她心中象被刀剜一般的痛。但她看到身边戴着镣铐的战友,看着怀中抱

    着的孩子,看着台下眼中充满着希望的少女,她知道自己没得选择。

    阿难陀道:「这不可能,我已经向你表达了最大的诚意,我把人放了,你不

    守信怎么办。」

    冷傲霜冷笑道:「我人都在你手中,你还不放心。」

    阿难陀道:「那不一样,我提的条件是你要无条件的配合,你应该明白我的

    意思。」

    冷傲霜感到莫名的寒意,配合两字说得好听,但所带着的屈辱或许是自己无

    法想象的,思忖了片刻道:「你所说的配合太不清不楚,到时候如果你以不配合

    为由不放人怎么办?」

    阿难陀道:「冷傲霜,你也忒小看我了,只要你认为自己尽力了,我绝不会

    故意刁难。」

    在漫天的雪花中,冷傲霜赤裸的身体微微颤抖起来,不是因为冷,她心中已

    经有了决断,但巨大的恐惧却仍象一只无形的巨手攫住她的心脏,令她呼吸都有

    些困难。

    「怎么样,告诉我你的决定。」阿难陀道。

    又是半晌,冷傲霜道:「在我兑现承诺后,除了台下的人,台下的人你也得

    放。我会留下,然后三天后,我们打一场。」

    阿难陀想了一会道:「这样,我再退一步,在你实现承诺后,我再放走剩下

    两人中的一个,另一个必须要等我们那一战之后,这是我最后的底线。」

    「别答应他!」月心影急道。

    在纷飞的雪花之中,冷傲霜挺起了赤裸的胸膛道:「一言为定。」

    (待续)


如果您喜欢,请把《烈火凤凰-人物志》,方便以后阅读烈火凤凰-人物志【烈火凤凰】人物志之冷傲霜(18)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烈火凤凰-人物志【烈火凤凰】人物志之冷傲霜(18)并对烈火凤凰-人物志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