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朝的女侠

【王朝的女侠】(33-34)

类别:现在情欲 作者:dnww123 本章:【王朝的女侠】(33-34)

    【王朝的女侠】第三十三章、三十四章

    29年10月18日

    第三十三章

    司洛山下的地宫里,几个十七八岁的精壮少年赤裸着身体蒙着眼睛绑在在椅

    子上,都被点了哑穴,说不出话来,几个少年的太阳穴凸出,身上经脉暴起,明

    显任督二脉已开,都是一等一练武的好手,胯下那活更是硕大无比,称得上是一

    柱擎天。

    阴木晗带着几女站在一旁,不多时就听到几声咳嗽声,阴木晗等几女赶忙跪

    下,却是十二个牝奴一起驮着一张床慢悠悠的爬了过来,床上坐着一个老人和三

    个女人,其中一个便是幽若紫萝,另两个阴木晗却是不认识,应该不是地宫里的

    人,样貌倒是相仿,看样子像是姐妹一般。

    幽若紫萝拨弄着老人那豆芽一般萎靡的阳具,凑上去亲了两口,转头对另外

    一个女人说「晶儿,你娘亲当年便是被这阳具玩的死去活来呢」

    「紫萝姨娘却是说笑了,当年爹爹操我娘亲的时候阳具可比现在大得多了,

    不然娘亲怎么会爱它爱的要死呢,连自己丈夫都杀了,你说对不对呀娘亲」被喊

    作是晶儿的女人正是王雄在秦家看到的那个以气化形的高手,而身边年纪稍微大

    一点喊作娘亲的人就是月仪夫人。

    月仪夫人微微笑了下,俯身在那豆芽般大小的阳具上啄了一口,用手捋了起

    来,「当年可真的爱死这话儿了呢,不,现在依然还是很爱呀」

    尽管老人阳具有牝奴专门服侍,但还是清理不掉阳具上那残留尿液的恶臭味,

    不过月仪夫人却没有丝毫嫌恶,用脸贴近阳具大力嗅着那散发出来的阵阵臭味。

    看着月仪夫人痴迷的神色,幽若紫萝「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可还真沉

    迷了呢,那边那么多新鲜阳具等着你呢,怎么你不试试?」

    「哼,别骗我,你是不是又想把我们母女骗过去,然后你一个人霸着它,你

    可是被主子用尿养大的,这话儿你可比我还痴迷吧」月仪夫人得意的捋了捋细弱

    的阳具还亲了一口,仿佛在宣誓着自己的主权一般。

    「你们母女啊,真是仗着自己有个秦家寨就肆无忌惮了啊」幽若紫萝叹息的

    摇了摇头,不过看表情似乎开玩笑的成分一点,「听说涵儿妹妹的肉林庄办

    得好是风光,什么时候邀请你紫萝姨娘去看一看」

    「紫萝姨娘若是愿意来,那可是再好不过了,有紫萝姨娘在,江湖上的宵小

    岂不是闻风丧胆,再也不敢招惹我秦家寨了」晶儿拍着手笑着说。

    「你前阵子不是还和南黎的王家结盟,有王家在江湖上的宵小哪里敢得罪你

    们秦家呢」

    「王家那小子被我诈了一下,骗着结盟了,但秦家终究只是一个地方土豪,

    就算王家对秦家不理不睬,秦家又能把王家怎么样,若是有紫萝姨娘在,晶儿也

    可以高枕无忧了。」

    「你这小骚蹄子,尽想美事呢,不过你那肉林庄也着实出名,我在地宫里都

    听说了,改日倒是要去瞧一瞧…。」

    「咳咳…。」躺在三人中央的老人突然发出一声绵长的咳嗽声,「呦,你醒

    啦」幽若紫萝趴在老人身旁,盯着老人看,「你…。你怎么来找我了,当初你冰

    封的时候不是说永远也也不想见我吗?」老人吃力的抬起手想取摸幽若紫萝,却

    被幽若紫萝「啪」一下打掉了手。

    「想你的鸡巴了呀」幽若紫萝娇媚入骨的声音附在老人耳边说道,「咳」老

    人竭力想露出一个笑容却变成了一下咳嗽,「你不看看左边谁回来看你啦」

    老人吃力转了个头,月仪夫人和晶儿低头欠了个身子「主子」神态异常恭顺,

    丝毫不见刚刚和幽若紫萝有说有笑的样子,「咳,你们也来了啊,看来我要死了

    就都来看我来了。」

    「呜…」晶儿一下子哭了起来,「晶儿不想主子死,晶儿还想陪着主子」

    「咳咳,要是当年你就这么乖就好了啊,咳咳…。」老人吃力的说几句话又

    剧烈地咳嗽了几声,「可惜啊…。」

    「可惜什么,可惜你现在老了操不动女人啦」幽若紫萝笑着趴到老人身上居

    高临下看着他,「知道你没那本事,我们这不带着你来看看你的牝奴挨操的样子」

    幽若紫萝话说完,老人突然浮起一丝微笑。

    「哼,就知道你这家伙喜欢糟践女人」幽若紫萝鼓着腮帮子翻身从床上跳下

    来,走到一名被绑着的精壮少年的身边,用手捋着粗长的阳具,蹲下身子侧着头

    亲了一口阳具,抬起头看向床上,床上老人正被月仪夫人母女搀扶着做起来。

    「禀主子,今日共有九人正在排卵,可以受孕,是否开始进行受孕」见到老

    人坐起身,跪在地上半天的阴木晗赶忙禀报,老人微微点了点头,阴木晗等一共

    九人分别开始找到一个精壮的少年,分开一直都湿润不堪的阴户直挺挺的做了下

    去,「啊,啊,」这些长年待在地宫里牝奴,身体一直处于发情的地步,偏偏又

    没有什么阳具能够满足,现在突然有这般新鲜充满活力的肉棒,一头头雌兽哪里

    还忍得住,拼命收紧阴户,抱住少年们的身子疯狂的耸动起来。

    幽若紫萝挑衅的瞅了老人一眼,站起身分开湿漉漉的阴户也不急着朝阳具上

    做,「这么嫩的小穴可惜你操不了呢,我在冰棺里待了那么多年,这里可一直都

    很新鲜呢,真是的,等你死了,不知道会有多少男人会把肉棒捅进来呢,怎么样,

    是不是有些后悔当初操我操的不够厉害」。

    老人呼吸有些急促,「紫萝姨娘,你就别刺激爹爹了」晶儿扶着老人大声喊

    了一句,「哼」幽若紫萝翻了个白眼,大刺刺地一下坐在阳具上,剧烈地耸动起

    身子。

    「啊啊啊啊」地宫里女人浪叫声此起彼伏,这些久旷的雌兽如同吸睛机器一

    般,拼命的在男人身上上下晃动,地宫里这些牝奴哪个不是精通床笫之技,下身

    阴户更是多年修炼的重点,两片阴唇如同章鱼的吸盘紧紧吸附在男人的阳具之上,

    阴木晗的肚子收缩鼓起,内力高速运转着,下身的阴道则像波浪一样,腔壁反复

    按压着男人的肉棒,尽管阴木晗无数次唾骂并仇恨着这一切,但数十年来的培养,

    让阴木晗包括地宫里所有的牝奴都如同本能一般,拼命的从男人的阳具上获取快

    感。

    不多时,一股股精液射进了这些牝奴的体内,牝奴们叫得更大声了,依然不

    肯停下耸动的身子,反而更加疯狂的抱紧男人的身体,拼命的索取着快感,这些

    精壮少年无不是从未经历过床笫之事,哪里受得了这般刺激,再加上又被下了药,

    哪怕精液喷涌而出,粗长的阳具也依然屹立不倒。

    幽若紫萝从少年身上站起身,浓稠的精液顺着大腿就溜了下来,「怎么样,

    这柔软的身段,这紧致的小穴,还有这对恰到好处大小的奶子,哪一个你现在都

    享受不了,等到你死了,这一切一切都要在别人身下承欢。」

    「咳咳,她们都会给我陪葬的,等去了地下,我还要用她们的身子」老人咳

    嗽了两声,现在似乎对幽若紫萝的刺激已经免疫了,毫不在乎的回应这幽若紫萝

    的嘲讽。

    「死了就是死了,没有极乐世界的,到了地下就是一堆孤魂野鬼,哪里还有

    你享受的地方,你不是超脱于天人之上了吗,你不是万宗归一了吗,又为什么要

    求死,死了不会让你重生的,另一个世界就是孤魂野鬼,你知道吗?」幽若紫萝

    近乎声嘶力竭的大吼着,晶儿和月仪夫人都吃了一惊,几乎从来没有见过紫萝姨

    娘这般失态的样子。

    「咳咳,你是想刺激我,不想让我死,但这是命数,尤岂是人力可以挽回的

    了的,我已经向天借了两百年,活得够久了,知足了,不想再抗争了,不要再想

    了,紫萝,我是不会告诉至道的秘密的,这一切将随我的死亡而永远消失在世间,

    两百年前的一切就永远的尘封在过去吧」老人难得说了这么长一串没有咳嗽,不

    过话刚说完,就剧烈地咳嗽起来,差点要喘不过气来。

    「你…。」仿佛被看破了心事,幽若紫萝咬紧嘴唇握了握拳头,冷哼一声掉

    头走开了,「主子,紫萝姨娘好像生气了」晶儿趴在老人身边,摇晃着脑袋说道,

    「随她去吧,多年前她也是这样跟我生气的,一怒之下还把自己给冰封了,不管

    她怎么恨我,两百年前的秘密,绝对不会告诉她的。」

    而此时的少年们已经近乎到了极限,脸色已经渐渐开始发白,眼神也有些不

    对劲了起来,只是地宫里这些发情的雌兽哪里还管得了这些,只是一个劲的拼命

    的向男人们索取着,不多会,便有一个少年双眼翻白,下身喷出巨量的精液然后

    头一歪倒向一边,却是直接活活射精过多死了过去,紧接着其他几个少年也接二

    连三的喷出精液,而后歪向一边,眼瞅着是活不了了。

    阴木晗等几女榨干了少年们身上最后一丝精液,才依依不舍的从少年们的身

    子上爬下来,还带着高潮时的红润,跪在老人的床前,为首的阴木晗禀报道「主

    子,奴等已经受孕完成」,老人摆了摆手算是打发阴木晗她们走人,身下晶儿和

    月仪夫人把玩着他的阳具玩的不亦乐乎,只是可惜现在无论再怎么挑逗身下那话

    已经不可能再起雄风,依旧呈现着萎靡的状态。

    「师傅昨日一战外门弟子受伤数十阵亡十人,内门弟子无人伤亡,已将成化

    怀等人阻碍在前山,后山储备粮食等物资充足,」大殿内谢文锦和哀翠芳正在向

    花蕊夫人禀报,内门弟子呈环状分列在四周,花蕊夫人环顾一周发现没有看到纪

    沉鱼的身影,「沉鱼去哪了?」

    「师傅,今天早上就没有看到沉鱼师姐了,或许是去后山了吧」

    「那暂且先不管她,今日与昨日依旧做好防备,昨天成化怀进攻受阻,今天

    必定不会善罢甘休,今天的进攻比起昨天只会更猛烈,峨眉派自祖师开山立宗已

    有近百年,呕心沥血才有今日峨眉派之气象,决不能断绝在我们的手里,峨眉派

    兴亡在此一战,守卫眉山,护我峨眉。」

    「守护眉山,护我峨眉」众弟子无不慷慨激昂誓死保卫眉山。

    另一边没来参加的纪沉鱼却是遇到了大麻烦,「你们是什么人,峨眉派与你

    们往日无仇近日无怨,为何也要寻我峨眉派的麻烦,」纪沉鱼倒在地上盯着面前

    天香宗众人,脑海中飞速着面前这群女人的消息,实在是太强了,尤其是为

    首的那个女人,毫无招架之力,自己在峨眉派所有弟子中仅次于师傅,哪怕是和

    师傅交手也可以撑许久,但面对面前的女人却是不过一招,甚至纪沉鱼感觉她还

    手下留情,不然那一招可能直接要了自己的命。

    「把她绑起来吧」虚颖看都没看纪沉鱼一眼,「等成化怀和峨眉派打起来我

    们再动手,可千万不能让别人捡了果子。」

    「是,娘娘」自有人上前绑住纪沉鱼,「娘娘!你们是天香宗的人,为什么,

    峨眉派与你们从未结怨,为何要出手袭击我们,难道,难道说你们和成化怀一起,

    ………不对,若是成化怀有你们相助,又何必等到现在…」纪沉鱼心中慌乱不已,

    天香宗的厉害天下皆知,纪沉鱼不知道峨眉派到底哪一点惹上天香宗了。

    天香宗众人没有理会满是疑问的纪沉鱼,将她嘴塞住便往另一座山头走去,

    纪沉鱼也不敢挣扎就老老实实的跟着押送自己的女弟子们走,还想瞅瞅四下里的

    情况,下一刻眼睛也被蒙上了。

    不多时就有弟子上来禀报,山下走来两个人而且武功都不低,询问娘娘如何

    处置,虚颖自是安排人手将二人擒下,来的二人自然就是洛青嫣和王雄两人,从

    眉山后山上来正巧撞见天香宗虚颖等人。

    「嫣姨呀,你和那玉剑到底有什么仇怨啊」,试图缓解尴尬的王雄好容易才

    想到能聊的话题,只是洛青嫣毫不给情面,「以前有过过节」连头都不肯转动一

    下,只留给王雄一个侧脸。

    「还硬气上了啊」一路上都被洛青嫣摆着臭脸,王雄也是生气了,一把扯过

    洛青嫣的裙子,「啪啪啪」就是三巴掌拍在洛青嫣的屁股上,「一路上跟你说好

    话你不理人,现在非要把我惹生气了才行是吗?」

    洛青嫣好似一下子愣住了,待在那里半晌,豆粒大的眼珠在眼眶里打转,

    「你爹欺负我,你娘羞辱我,现在连你也羞辱我………」话说着眼泪止不住的往

    下掉,王雄吃了一惊顿时有些手足无措,不知是上前安慰还是该怎么办,洛青嫣

    见王雄愣住了哭的更厉害了,唬的王雄好一阵劝。

    「快走开」洛青嫣一下子推开了王雄闪身向后退了几步,原先停留的地方变

    成一个小型的凹坑,好厉害的气劲,王雄暗暗称赞,单单这一手法内劲之深厚就

    不再自己之下,「哪里来的宵小之辈干偷袭之举」,洛青嫣出言呵斥全身备起内

    劲时刻防备偷袭。

    空荡的荒野根本没有人回答,只听四周不时传来沙沙的脚步声,却是有轻功

    高手在不停四周飞也似的行走,「这蜻蜓点水的功夫练的不赖嘛,可惜…」话还

    没说完洛青嫣身形一闪一击在左前方,却见一个人影被击飞出去,四周的沙沙脚

    步声片刻后也消失了。

    「居然还有挡刀的」王雄也是吃了一惊,没想到面前这些人配合竟会如此之

    好,「嫣姨,这些人的来路你看出来了吗」

    「花径留香,应该是天香宗的人」

    「不愧是入了天人境的高手,在我流云宫四人合击之下竟是毫发无伤」声音

    远远传了过来,不多时,就看见虚颖领着一众天香宗弟子缓缓走了过来,为了行

    动隐蔽却是没有什么排场,只是分列两班并排跟在虚颖娘娘身后。

    「原来是天香宗的虚颖娘娘,不知虚颖娘娘远道而来有何赐教」洛青嫣死死

    盯着虚颖,天香宗众人只有虚颖对她威胁最大,其余的只能称得上些许麻烦罢了,

    王雄也暗自戒备,待会打起来只要嫣姨能挡得住虚颖,剩下的人他打是打不过跑

    路倒是不成问题。

    「眉山环山地势险峻,寻常入不进来,山内又是别有洞天,却是一块好地方,

    这种地方若是给了别人占了,岂不是可惜,天香宗只想要地不想杀人,二位若是

    配合的话,可在此待上两日,天香宗自会放二位离去」,虚颖话说着,四周天香

    宗弟子已经开始缓缓散开,封住了两人的退路。

    「既然天香宗想要眉山,而我只想要峨眉派的人,不如我们合作一次,眉山

    归天香宗,峨眉派的弟子我就带走了」王雄话刚说完赶忙侧身避开,三发暗箭牢

    牢钉在了地上,随即又是无数暗器飞来,洛青嫣飞身而起迎上虚颖,王雄一边躲

    闪一边脑海中飞速的思索着,参与眉山的有夏王爷、堂兄、天香宗还有南蛮,天

    香宗必定是与其他几方中的一方合作了,肯定不会是南蛮,只剩下夏王爷和堂兄,

    但是堂兄………

    那一瞬间王雄高声喊道「夏王爷能许诺的事情,我大黎王家一样可以,我王

    雄愿意愿随娘娘一同前往天香宗。」

    场中的打斗一瞬间停止了,虚颖转过头来看向王雄,「你去司洛山当质子?」

    惊讶之余虚颖竟是将实话也讲了出来,「久闻天香宗武功独步天下,王雄愿去天

    香宗门下学习武功」,话一出口,王雄也是有些后悔,自己在大黎还有一堆事情

    没有做,父亲那边和北方奈曼人结盟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还有自己师傅安排的

    禅会,也不知道自己父亲是怎么和普贤还有师傅解释的,以至于这一瞬间王雄有

    些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来参合进眉山,搅合进来的势力太多,已经不是自己所能翻

    的动了。

    「好」虚颖点点头,「既然如此,那就请了」手一抬,两边的天香宗弟子纷

    纷让开了道,「既然如此王公子便是我天香宗的贵客了,王公子且随我来」虚颖

    话说完便径直向西北方向的走去,也不担心王雄会借此机会乘机溜掉。

    洛青嫣看了看王雄使了个眼色,示意王雄现在赶快跑,王雄想了想,摇了摇

    头硬着头皮跟在了虚颖的后面,洛青嫣见状也只好跟上,知道若是自己现在跑了,

    司徒紫薇还不把自己给生撕了。

    地址4F4F4F,C0M

    地址發布頁4F4F4F,C0M

    地址發布˜4F4F4F,C0M

    \u5730\u5740\u767c\u5e03\u98\uff14\uff26\uff14\uff26\uff14\uff26\uff0c\uff23\uff10\uff2d

    第三十四章

    「眉山那边怎么样了」左浩瀚看着桌子上临时搭建的眉山地势图询问前来报

    信的人,「天公,眉山情况很是焦灼,现在峨眉派的主要弟子几乎都在山腰处和

    成化怀等人交手,孤山帮有好几个不错的高手,硬是将峨眉派的主要弟子都拖住

    了,除了大弟子纪沉鱼以外,几乎所有的弟子都在和孤山帮交手,估计纪沉鱼应

    该是在后山防卫。」

    「孤山帮不过是大黎的王家出手帮忙罢了,不然早让峨眉派的人打的逃命去

    了,不过这样也好正好方便我们,通知其他人准备上山动手」左浩瀚挥挥手,一

    旁侍立左右人等立即前去通知众人动身。

    太平道众人沿着山中羊肠小道一路向山顶上摸了过去,尉迟炽繁跟着左浩瀚

    在队伍后方压阵,临近山腰听得喊杀声越来越响,那厮杀就在自己的头顶上,众

    人皆屏息止气按照计划摸到山后一处洞穴,那洞穴里有一个天井,这里竟是原来

    峨眉派弟子后山沐浴的下水通道,只不过后来废弃了,天井的口离地面很高,却

    有些凸起的石块,这倒也难不倒众人,不多时便一个个攀岩而上从天井中爬了出

    来,出了天井,四下里没见着人只有一些丢弃许久的杂物,左浩瀚便吩咐众人在

    此暂时歇息,准备一举拿下峨眉派。

    王雄跟着虚颖进了临时搭起的帐篷,就有几名侍女殷勤的上前端茶,为王雄

    摆好垫子,这几名侍女与天香宗弟子穿着迥然不同,只是简单的粗布裹身,在上

    身打个结,肩膀后背和大腿都露在外面,到像是刚刚出浴临时穿好了衣服便出来

    见客人。

    「王公子是贵客,还请随意,这是我们司洛山自己种出来的茶叶,娘娘喝不

    惯外面的茶叶,出门时都是要备一些司洛山的茶叶」侍女一边泡茶一边为王雄介

    绍,「娘娘果然是尊贵之人,连喝茶都有这般讲究,不过王某要在天香宗门下学

    习,便是普通天香宗弟子,娘娘只管将王某当做寻常弟子使唤便可,不用如此招

    待,」虚颖这般招待反倒是让王雄略微有些紧张。

    「王公子入我天香宗,那是天香宗的一大喜事,岂能当做寻常弟子看待,待

    回了司洛山,会有玄音娘娘亲自教习王公子」虚颖摆了摆手示意王雄不用客气。

    果然天香宗对自己放心不下,让玄音来教习,不就是让玄音来负责监视自己,

    不过想想也是正常若是不这样,天香宗又怎么会放心自己留在司洛山,就是不知

    道要在天香宗那里待多久,「能得天香宗玄音娘娘屈尊教习,王某自是感激不尽」

    王雄装作感激的样子鞠躬一礼,便端坐正中央等待虚颖的回应,帐篷一时陷入诡

    异的沉寂之中。

    一名女弟子的闯入打破了这一沉寂,「娘娘,夏王爷和扎祭司和不知道从哪

    里来的一伙人动起手来」

    「知道了」虚颖脸上突然露出一丝笑容,「王公子愿不愿意和我一起去看看

    这场好戏」

    王雄跟在虚颍娘娘身旁就看着两队人马正在对峙,左边服装风格迥异的两拨

    人估摸着应该是夏王爷和南蛮的人,右边的人倒是王雄认识,就是前不久才见过

    的太平道的天公左浩瀚,却是没想到太平道竟然也参合进来,一些峨眉派的女弟

    子被绑住扔在地上,看样子是被太平道的人端了老巢。王雄没吭声就看身旁虚颍

    的脸色不太好看正要发作,「原来是天香宗大驾光临,我太平道不知有此贵客前

    来有失远迎……在下左浩瀚有礼了。」

    「既然是左尊主亲自前来,我天香宗也不说暗话,天香宗对眉山势在必得,

    若是太平道愿意让出眉山,我天香宗当做今日无事发生,若是不愿意那……」

    「好说,既然是天香宗的仙子要眉山,我左浩瀚仰慕天香宗已久,自然要成

    人之美,不过今日倒有另外一事相求,不知仙子可否帮忙转告一二」左浩瀚无所

    谓挥了挥手仿佛是什么不值钱的东西一般。

    在场的众人也是一愣,没想到太平道众人千里迢迢跑来一趟说放弃就放弃了,

    连左浩瀚身边几名天母也露出错愕之色,虚颍不知道左浩瀚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左尊主愿意退出眉山之争自然是皆大欢喜,左尊主有所求但说无妨。」

    「久闻天香宗玄音娘娘仍居深闺之中尚未嫁娶,不知……」

    「左尊主的心意天香宗收下了,此事自会转告玄音,成与不成还要她来定夺,

    兹事体大不是仓促能做决定的」不等左浩瀚说完,虚颍抢着把话说完,不给左浩

    瀚再留说话的余地,被抢白了的左浩瀚一点也没有生气的样子,反倒是面带笑容

    的点了点头。

    在左浩瀚的吩咐下太平道的人向后撤去,被绑的峨眉派弟子也一并带走了,

    这些人虚颍自然不会讨要,夏王爷和扎兰丁很轻松的占了峨眉派大殿,曹曼附在

    夏王爷耳边低声几句示意注意一下扎兰丁的动向,询问是否要踢向一下天香宗,

    夏王爷摇了摇头,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向天香宗表示祝贺。

    「轰,轰,轰」牵引机炮重重地将铁弹砸在了城墙上,尽管用了夯实的土砖

    垒砌,厚达十丈的城墙终于被轰出一个大洞来,嗷嗷叫唤着的奈曼士兵冲向了富

    的流油的京师,财富、女人一切就在眼前。

    「爹爹,马上就要活捉李庆延小儿,坐上大许的宝座,女儿还想跪在龙椅前

    给您吹箫呢」被王离还回来的李妍一个劲的缠着呼罗通,若不是在众目睽睽之下,

    恨不得直接骑坐在呼罗通身上,不过也不怪李妍,毕竟离开呼罗通那么久还失陷

    于南黎,就算呼罗通不在乎包括南黎的使者一再强调没有动过自己的身子,但终

    究还是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生怕失了宠的李妍一刻不停地缠着呼罗通,连一旁

    的薄皇后都有些看不下去了,眼下也遂和也速干两姐妹也在,她俩向来和自己不

    对付,妍儿这般胡闹,还不知道会被两姐妹暗地里怎么鼓捣。

    「妍儿,别瞎胡闹,两军交手岂能容你在这里纠缠不休的」

    「哈哈,这是大许的京师,正好让妍儿看看她出生的地方,待会把李庆延那

    小儿抓来还能让父女团圆呢」呼罗通无所谓的挥了挥手,薄皇后立马不说话了,

    安心伏着身子在呼罗通一旁。

    京师,皇城乱做一团,奈曼骑兵攻入外城的消息让李庆延原本计划固守京师,

    等待齐王和魏王救援的打算瞬间化为泡影,外城一破,皇城顿时成为死城,最让

    大许天横贵胄感到恐惧的是,外城被破没有里应外合,没有突然袭击导致京师措

    手不及,呼罗通就是硬攻强行攻下了号称天下城-固若金汤的京师。

    牵引机炮还在轰鸣,在大许这些贵胄眼中无异于死神降临,尽管还可以依靠

    皇城拖延一些时间,但精心修筑且不知道加固过多少遍的外城轰然倒塌,内城又

    如何撑的住。

    奈曼骑兵嗷嗷叫着,手中挥舞着弯刀,肆意收割着城内还在抵抗的人,踹开

    屋舍撕扯着屋内女人们的衣服,而她们的男人只能抱头跪在一边,眼睁睁的看着

    这一切的发生。

    呼罗通看着奈曼骑兵悉数冲杀进城内,满意的掉头往王帐走去,「给李庆延

    小儿射封信,告诉他,明日午时若是束手来降,本汗还可以饶他一命,若是再负

    隅顽抗,下场想来他应该知道。」

    王帐内,羊皮制成的毯子铺在正中央,袁贵妃和萧贵妃赤裸着身子等候在帐

    中,见着呼罗通撩起帘子带着薄皇后和李妍还有也遂和也速干姐妹进了帐篷,连

    忙叩首,口称「大汗」。

    「爹爹回来啦」李婉儿欢快的跑了出来,正兴奋的要扑进呼罗通怀里,就看

    见李妍痴痴地缠着呼罗通,脸色顿时变得不太好看,低头称了声「大汗」,却是

    赌气似的跪在一边,薄皇后心中暗暗着急,本来妍儿被送回来,自己母女姑侄四

    人一起侍奉呼罗通,定可以将呼罗通牢牢拴在身边,哪知道婉儿这阵子深受宠爱

    宠惯了,如今妍儿一回来,分了大汗的宠爱,顿时不愿意了起来,又不敢明着顶

    撞大汗,只能私下里对妍儿不理不睬,母女姑侄本身一家人在后宫中应并肩站在

    一起,现在婉儿这样反倒是别的妃子占了可乘之机。

    薄皇后心中想着,伺候大汗可不敢怠慢了,不然岂不是让袁贵妃和萧贵妃两

    个蹄子抢了恩宠去,这两个骚蹄子,借着自己给大汗引荐的机会,使出浑身解数

    硬是在皇帝侍寝的名额中抢出了一席之地,虽然现在一口一个姐姐喊着,可谁知

    道哪天会不会骑到自己头上去。

    正像薄皇后担心的那样,李婉儿赌气不肯去争宠,别的女人自会乘机抢占这

    天赐良机,李婉儿再受宠终究也不过是个新鲜好玩的玩具,呼罗通又哪里顾得上

    管她,袁贵妃和萧贵妃好容易有着来之不易的机会能受宠,自然不甘人后,膝行

    几步上前,手脚麻利的解开了袍子,那胯下粗长的阳具直挺挺的立在两女面前。

    「大汗……」全身赤裸的两女又恭敬地行了一个礼,细腰紧肤,媚眼薄唇,

    两张写著祸害二字的面容,呼罗通欲火顿生,心道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后宫之中还

    有这等尤物存在,多亏了薄皇后引荐,不然这等美人不恩宠岂不是暴殄天物。

    呼罗通一手一个搂住两女的腰肢,「谢大汗恩宠~」两女面若桃花,双眼朦

    胧,睫毛卷长,将那魅惑一丝丝放射了出来,此时两女如雪般的肌肤,柳枝般的

    腰身完完全全展露在了呼罗通的面前,而那微微翘起的双乳泛著淡淡的粉色,让

    人垂涎,忍不住想要咬上一口。

    「大汗~」呼罗通两只手分别揉捏着两女那高耸的雪峰,不多时两女的阴户

    就泛着银色的水光,呼罗通的手游走在两女的身上,享受著那娇嫩的肌肤,抚摸

    著那娇小的臀,揉捏著,听著两女那诱人的呻吟,这正是呼罗通最喜欢中原女子

    的地方,比起草原和西方奔放且高大身材,中原女子那独有的娇嫩与紧致。

    「大汗,好难受啊」两女扭著腰肢,用手指穿插在那湿腻的花径之中,两女

    自身的欲望已经肿胀发红,阴唇口还不停泛了水儿,「嗯啊……」一声两女忍不

    住皱眉,袁贵妃和萧贵妃都是久经人事,正值虎狼之年,一经挑逗便立即经受不

    住了,这也正让呼罗通玩的爱不释手。

    李妍哪里会让袁贵妃和萧贵妃都将恩宠抢了去,也不管呼罗通允不允许自己,

    就自作主张的凑到呼罗通身下,将那雄起的阳具一口吞下,熟练地顶至喉咙,用

    咽喉一下一下按压着阳具,「啊~爹爹…。好硬啊~」粗长的阳具顶的李妍说话

    都非常吃力。

    揉捏了不到一会,呼罗通拍了拍胯下吞吐的李妍,李妍恋恋不舍的吐出阳具,

    一脸期待的看着呼罗通,不过袁贵妃和萧贵妃怎么可能放过这难得的良机,「大

    汗…。」两声媚的入骨的娇声响起,两女齐齐自觉地趴了过去,翘起浑圆而丰腴

    的臀部,阴户的两片唇肉还在渗着水呼罗通挺起阳具对准袁贵妃湿润粘稠的阴户

    挺枪直入,那又硬又粗的滚热触感让袁贵妃全身一颤,呼罗通只觉得下体一阵湿

    腻黏糊,原来才只一下便已将精华喷洒了出来,此时全身泛著红,好不诱人。

    李妍看着袁贵妃伏在呼罗通身下承欢,不由得心中一阵妒忌,也不甘就这样

    认输,趴在呼罗通身后,头凑在呼罗通的会阴处,一口含住,灵活的舌头顺着卵

    袋一直舔到肛门处,浓密的肛毛刺进李妍的鼻子里,浓密的肛毛上带着剧烈地味

    道,刺激的李妍下身泛出水来「啊」呼罗通挺身一刺,阳具强而有力的撞击的感

    觉让袁贵妃全身一震酥麻,下身抖动了几下,「大汗好厉害啊」袁贵妃翻着白眼,

    娇喘着发出呻吟声,「大汗我也要」萧贵妃也不依不饶的凑上来,双乳贴着呼罗

    通的胳膊,呼罗通一把握住萧贵妃送上来的乳峰,大力揉捏起来,肆磨著两女那

    身体内原始的欲望。

    「嗯…。」两声娇啼同时响起,袁贵妃只觉得身体内那紧致的宫颈被粗长的

    阳具大力摩擦著,全身越来越热,萧贵妃只觉得,胸前的那柔软的双峰被大手疯

    狂的挤压著,一阵阵快感直冲大脑。

    呼罗通大力撞击了好几下,袁贵妃柔弱的身躯哪里堪受呼罗通那如同野蛮人

    一般的强力撞击,其不时伴随著晃动呻吟著,扭著细腰。没过几下,呼罗通一把

    将萧贵妃翻过来,等了许久的萧贵妃求之不得,身体转的瞬间熟练的掰开下身阴

    户,褐红色的宫颈大开在呼罗通眼前,阳具猛地一下刺进开阔的阴道,「好舒服,

    啊…」两女双脚空蹬着,双手掰着自己的臀部,头和肩膀顶在毯子上,为了得到

    而上挺著下身,二人结合处因撞击而不停冲出的淫水。

    「啊~恩啊~」萧贵妃只觉得那硬挺的利器攻击著自己柔软的花园让自己好

    不舒服,忍不住收紧花径,咬噬著那磨人的利器。

    「操我,大汗」萧贵妃正用力迎合着呼罗通的撞击,突然觉得一个放松插进

    自己的利器滑出了一下,「啊」萧贵妃顿时有些慌张,又赶忙收紧宫颈口,让阳

    具立马又冲回了自己的体内,一下接一下的重击後又紧紧地咬住了那越来越发胀

    的顶部,死死咬含住了呼罗通的阳具,阴唇一张一合吮吸著龟头,粗长阳具刺激

    的萧贵妃全身颤抖,「天啊~嗯啊~」被折磨地不知如何是好。

    「嗯啊,大汗,操奴」两女手扶住呼罗通的腰身,想要不断索取,摆动著胯

    部,下身阴部分泌出一波又一波的蜜汁,「嗯啊」两女只觉得体内的利器不断变

    硬变舯,刺激著自己最敏感的地带,疯狂扭着腰肢,想让的敏感点被刺激著,

    双峰因为激烈的摆动而跳动著,想让阳具钻进更深的温柔乡。


如果您喜欢,请把《王朝的女侠》,方便以后阅读王朝的女侠【王朝的女侠】(33-34)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王朝的女侠【王朝的女侠】(33-34)并对王朝的女侠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