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辱女友之性福女友的快乐生活

凌辱女友之性福女友的快乐生活(6)

类别:现在情欲 作者:lauper 本章:凌辱女友之性福女友的快乐生活(6)

    29年9月6日

    第六章:三女的淫宴

    「啊!!!呕……啊……」敏感的子宫被捅破,黎少霞在疼痛过后被一股难

    以言语的快感笼罩,坚硬的橡胶摩擦在子宫颈上,酥麻的快感伴随着屈辱的疼痛

    感,瞬间把黎少霞击溃。

    「不,啊……啊……」黎少霞已经完全失去了神志,痴女般的吐着舌头,翻

    着白眼,口水从嘴角不断留下,噘着屁股跪在椅子上,被人用棍子捅子宫捅到了

    失禁,膀胱直接憋不住了,尿水喷涌而出,全身痉挛般的抽搐着。

    「好……好可怕。」连佩佩在一旁看着,脸上露出的害怕的表情,按一个又

    硬又粗的常魂捅进阴道里,想想都忍不住胆战心惊,如果她要被来这么一下,估

    计腹中胎儿是死定了,她自己或许也因爲巨大的折磨,像表姐一样尿失禁吧。

    「看到了吗?不听话的下场。」冒着冷汗,用水枪射佩佩阴道的混混开口道。

    「啊!是,我会听话的。」前车之鑑,让佩佩更加害怕,用力的噘起屁股,

    大声的淫叫着:「请你随意的在我阴道里玩耍吧,啊,用力啊,用力把枪头挤进

    我阴道里,啊!!对,顶到子宫口了,射吧,啊!!水流太激烈了,啊……」

    不理会心惊胆寒的母女二人,这边的黎少霞终于从失神中缓过气来,但她发

    现,子宫里的长棍,依然没有拔出来。

    「醒了吗?那我就开始了。刚才你一直躲着我的命令,这一次,有本事你就

    继续躲吧,左边!!」中指南残忍的一声大吼,用力把长棍往左边移动。

    要知道长棍是非常坚硬的,这一头的位移,直接让黎少霞子宫中的长棍跟着

    一动,棍身用力的按压子宫口,坚硬的长棍顶端,直接开始暴虐的摩擦着子宫颈。

    「啊!!饶命啊。」黎少霞子宫收到重创,这远比阴道的快感和痛苦来的更

    剧烈,她大声求饶着,屈辱的跟着命令摆动屁股,希望能让棍子成爲一条直接插

    入子宫,减轻子宫壁被挤压折磨的痛苦。

    「右边!!」又是一声大吼,刚刚调整好位置还没恢复,黎少霞子宫里的长

    棍头再次改变了方向,一路碾压摩擦着子宫旋转。

    「啊!!不要,我求错了,求您,我再也不敢忤逆了。啊!!!」黎少霞的

    求饶没起作用,这一次是上边,子宫再次受到距离的撬动和摩擦,快感和痛苦相

    伴而行的折磨着少霞的身心。

    周围的混混淫笑着看着眼前好笑的一幕:一个超级美女噘着屁股被一根棍子

    操进下体中,就像一串糖葫芦一样,屈辱的喊叫着,跟着棍子上下左右的扭动屁

    股。

    而到了最后,中指南更是残暴的直接放手,棍子这头直接落到了地板上,然

    后用脚轻轻的踩踏棍子,而另一头则重重的把子宫下压,可怜的黎少霞跪在椅子

    上,根本无法跟随棍子下落,子宫被棍子的力量压的酸麻不已,无论怎么扭动,

    都无法将子宫中的棍子甩出。

    终于,胡乱扭动呐喊的黎少霞高潮了:「啊……子宫,啊……」

    子宫的敏感度远超阴道,这么一顿折磨,黎少霞直接迎来了,全身屈辱的颤

    抖着,歪着头无助的靠着自己的手臂,眼睛里全是迷茫,口水通过嘴角慢慢流出,

    完全被性欲击溃了神志。

    「噗呲……」

    「啊!!」

    长棍被拔了出来,大量的精水随着棍子喷涌而出,黎少霞张着嘴,屈辱的感

    受着高潮的馀韵。

    「噘起屁股,我要用水枪帮你洗洗。」中指南再次举起了他手里的水枪,命

    令着黎少霞自己崛起屁股。上次挣扎反抗的黎少霞现在没有了一丝的脾气,被人

    用棍子开了子宫,哪里还有反抗的心思,乖乖的噘起屁股,屈辱的感受着一阵冰

    凉的枪头塞入她的阴道,然后暴力的往阴道深处通。

    死死的抓着拳头,黎少霞心里一阵的后悔,她的坚持让她吃儘了苦头,那凹

    凸不平的水枪枪头,就这么粗暴的刮着阴道壁往里塞,然后暴力的挤开自己刚刚

    被撑大的子宫口,阴道被枪头刮的火辣辣的,痛的整个美丽脸蛋都扭曲起来,却

    不敢挪动一下,只求这屈辱的时间快些过去。

    「滋滋~~」开枪了,水流从枪口喷射而出,激烈的冲击力直接撞击在子宫

    里,冰冷的冲击让黎少霞瞬间大声求饶起来:「不……啊……不行,啊……水…

    …啊……太多了太激励了,啊……我的子宫,啊……要爆炸了!!!」

    才刚刚扩开的子宫口,现在紧紧的包裹着水枪头,激烈的水流冲击着子宫内

    壁,子宫在水流的灌注下,慢慢鼓了起来。

    「啊!!我的子宫,饶了我吧!!啊!!」

    酸痛的腹部慢慢鼓起,黎少霞不断的扯动着锁拷,她太难受了,不单单是痛

    苦,还有一丝快感,这种痛苦、酸麻、胀裂、舒爽的感觉柔和在一起,让她难以

    自制的大声痛呼。

    中指南得意的看了一眼周围目瞪口呆的混混们,笑着说道:「屁眼喷水有什

    么好看的,我来给你们看看子宫喷水!」

    说完粗暴的用力拔除水枪,然后侧过身,用力的按压黎少霞的腹部。

    「啊!!!不!!啊……不行了,啊……」

    失去了水枪的堵塞,再加上中指南的挤压,囤积在子宫里的大量清水从小小

    的子宫口中喷涌而出,像喷泉一样抛出一道弧线洒在地上。

    水流通过子宫时的冲刷,让黎少霞再一次感受到了难以抑制的愉悦感,张着

    嘴不断的淫叫着陷入高潮,淫水居然混合着子宫水一起洒出,淫秽的流满整个审

    讯室。

    连续的高潮,黎少霞的子宫像是受到灾难一样的凌辱,最敏感的部位,在痛

    苦中带了给黎少霞更加亢奋的愉悦感,让她在痛苦中一次次的迷失自我。

    「我终于可以完全毫无阻碍的操了。」中指南的大鸡巴每次都是在撞击子宫

    口,但这一次,他终于可以突破这层障碍了。肉棒冲入阴道之中,虽然没有平日

    这么温暖,但刚刚高潮过后的阴道一操就不断紧缩,而且在阴道的儘头,粗大的

    龟头对着子宫口又是用力的一顶,硬生生的冲进子宫里,龟头瞬间被子宫颈包裹

    起来,更加柔嫩紧致的触感摩擦着中指南的生殖器,比破处18岁少女更爽。

    中指南毫不犹豫的开始了勐烈抽插,每一下都是用力的往前顶,每一下都捅

    进了子宫里,享受操子宫的快感。

    「啪~啪~啪~啪~」

    「啊……啊……不要……子宫,

    子宫又来了,啊……不要这么暴力,啊……轻点。」黎少霞的子宫口随着中

    指南的抽插不断的收缩,龟头从以前的重击子宫,到现在的操子宫,摩擦子宫嫩

    肉的酥麻快感,远比阴道来的剧烈。

    「我操的爽不爽!」

    「啊……爽,你的大鸡巴操的我好爽。」

    黎少霞沉沦了,

    子宫的入侵,连续的高潮,让她现在整个人都已经完全陷入了性欲的快感之

    中,脑袋里再也放不下礼义廉耻,心中只有那肉棒的进进出出,每一下的子宫抽

    插,都让黎少霞全身紧缩、呻吟呐喊。

    混混们笑嘻嘻的继续开始奸淫母女俩,不过他们的选择了等待轮奸黎少

    霞的行列,毕竟他们操过不少次阴道,但操子宫却是难得的体验,这是百分百将

    精液射进子宫里啊,想想都觉得刺激。

    「啪~啪~啪~啪~」

    中指南凶勐的挺动着下身,肉棒不断的冲击着子宫,弯下身,整个身体的重

    量靠在了黎少霞身体,下体依旧不停歇的抽插,大手用力的抓揉着一对巨乳,大

    嘴伸向了黎少霞的红脣。

    黎少霞也不闪躲,完全沉迷于性爱的她主动的吐出香舌和中指南舌吻起来。

    「啪~啪~啪~啪~」

    「唔……啧……啊……好厉害,啊唔……」

    情至巅峰的二人,一个狂暴的加速操,一个配合的扭屁股,或许是肉棒通过

    了子宫口的考验,更加深入的插入了黎少霞体内,两人心有灵犀的同时达到了高

    潮。

    中指南全身一抖,大股大股的精液射了出去,这一次没有子宫口的阻挡,精

    液全部灌入了子宫里,灼热的液体冲刷着黎少霞的子宫嫩肉,快感瞬间把她带入

    了高潮的空明之中,两个才见过一晚上的男女,相拥舌吻着,达到了高潮……一

    个早上的轮奸结束了,混混们已经满足的穿上了衣服,而三女之中,黎少霞是最

    惨的那个,8个混混全部尝试了操她子宫的滋味,全部尝试了子宫射精的快感,

    她已经不知道高潮了多少次了,总之,她很累,无论怎么都好,她只希望能得到

    休息。

    「哐当~~」

    审讯室的门开了,消失了一个早上的警察出现了,爲首的,是一个大腹便便

    的官员,他亲切的拍了拍中指南的肩膀,热情的问道:「南兄弟,你们的调解进

    行的如何啦?」

    在场人心知肚明这调解是什么意思,那两名跟随的警察,眼睛还死死的盯着

    三女赤裸的躯体勐看。

    中指南哈哈大笑道:「谢谢陈局长的帮助啦,我们的调解当然没问题啦,报

    警只是小误会,我已经原谅少霞了,来,我们一起看看调解结果。」

    混混与警察齐聚审问桌前,看着栅栏里三女赤裸的身体,淫笑着等待下面的

    表演。

    黎少霞已经怕了,她报的警,现在自食其果的必须把事情做个了结,她或许

    可以继续反抗,但明显正义不会站在她的一边,所以她妥协了。

    从混混手中接过自己的身份证,在自己姑姑和表妹的拍摄下,录下了一段屈

    辱的画面。

    「我叫黎少霞,我是个偷东西的贼。」黎少霞满脸屈辱的看着录像镜头,倔

    强的眼睛里大滴大滴的泪水滑落,她手持自己的身份证放在胸前,全身赤裸的对

    着摄像机认罪:「我偷了男人们的精液,这里就是。」

    一边说着黎少霞一边流着泪拨开自己的阴脣,大量的白灼精液流出,她这个

    被轮奸侮辱的受害者成了罪人,比婊子还要的下贱向警察和混混认罪,「对不起

    警察同志,我谎报了假警,我愿意用身体向警察同志们赔罪。」

    一番话下贱到了极点,这种视频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被迫的,但偏偏警察都

    与混混同流合污了,她这段看不见旁人的淫秽视频,散播出去只会让她自己丢儘

    脸面。

    「这……南兄弟,你这是要?」大腹便便的陈局长咽了咽口水,有些惊喜的

    问道。

    「哈哈,这是一点点小小得心意,你帮了我,我也不能让你吃亏嘛。」

    两人相视大笑着,心照不宣的祝贺这次的合作愉快,而接下来的两个多小时

    里,三女全部洗漱干淨穿上了女警服,这是她们次当上警察,也是次进

    入局长的办公室,跟这位陈局长一起探讨人生……

    傍晚时分,胡作非疲惫的下班回到家里,看到勤劳的妻子已经做好了一顿丰

    盛的晚餐,佩佩与她妈妈黎梦恬都在帮忙摆放着碗筷,看起来其乐融融的非常温

    馨,可惜他却没注意三女眼睛里,那一抹不自然的暗澹。

    吃饱喝足,三女异口同声的说要出去唱歌,本来胡作非也想加入的,不过被

    拒绝男性加入爲理由,排除在外,他只能看着青春靓丽的三女外出,独自一人在

    家无聊的胡思乱想。

    三女上了一辆出租车,来到了一个繁华的街道口,旁边是一间正在装修的豪

    华酒吧,一羣混混就在这等着:「你们来了啊,还算准时,不然我又要想着什么

    方法折磨你们了,衣服换上吧。」

    三女被迫穿上性感的衣服,羞耻的忍受着过往行人的淫秽目光,她们必须服

    从中指南的安排,这个魔鬼的手上有太多她们淫秽的视频,而且背景大到警察都

    要卖他面子,她们根本无力反抗,只能向中指南做出了妥协。

    但条件就是必须瞒住家人,所以今晚才有了胡作非的一顿饭,而晚饭过后,

    她们就必须出来接受玩弄。

    「今晚,你们的任务就是在这里卖淫,每个人卖3次,记得要把客人伺候的

    舒舒服服的。」让三女在衆目睽睽之下叫卖身体,这比小道暗巷里的站街女更羞

    耻。

    「我们……我们能不能不要卖身?我有一些钱的,可以给你们,这太羞耻了

    ……」黎梦恬脸色惨白的问道,她虽然最柔弱,但脸皮也是最薄的,之前被轮奸,

    那是她被迫的,现在要她从一个老师成卖淫女,自己主动去招揽客人,她哪里能

    做到。

    「钱?有1000万吗?没有就乖乖的卖,实话告诉你,我们不差你卖淫的这点

    钱,就是要让你们习惯陪客人,看到这件装修的酒吧了吗?以后你们要在这当服

    务员。」

    听着混混无所谓的话,黎梦恬委屈的想哭,他们是无所谓了,可是自己的身

    子要给陌生的路人玩弄,这怎么能让她接受。楚楚可怜的模样,让黎少霞和佩佩

    都不好受,在一旁帮腔道:「我们可以陪你们还债,但请不要作践我们。」

    「作践?」中指南这时也走了过来,冷冷的说道:「我就是要作践你们,你

    们不愿意,那我就让你们愿意,上车!」

    当前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diyibanhugmail.com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diyibanzhu@gmail.com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三女被带上一辆面包车,来到一个偏僻公园的角落里,刚到公园被逼着全身

    脱光。

    看了眼寂静黑暗的公园,又看了看凶神恶煞的混混们,三女只能屈辱的把最

    后的衣服脱掉,脖子上被套上一个项圈,跪在冰凉的地上,双手着地的慢慢爬。

    就像是遛狗一样,三女屈辱的向前爬行,还被要求扭屁股,扭的不够淫荡的,

    就要挨树枝抽屁股,两个乳头上被夹子夹住,吊着铃铛,一边爬,一边还叮铃叮

    铃的响,活脱脱三只宠物犬。

    丰满的巨乳跟随者爬动胡乱的甩动这,挂着的铃铛叮当的响着,纤细的蛮腰

    不断的扭动,哪怕没有尾巴,她们丰盈的大屁股扭起来依旧非常诱人,谁路过身

    边,那私密的阴道口都能清晰的看见。

    旁边路过的情侣传来了惊呼。

    「我的天哪,你看那……她们……他们是变态吗?」

    「不准你看,都是一羣婊子,光着身子像条狗一样,有什么好看的,快回家。」

    可怜的三女就这么屈辱的爬行着,被路人辱骂观赏,被混混打屁股、摸乳房,

    她们无法反抗,只能配合着进行各种淫戏。

    例如中指南的撒尿游戏,三个女人蹲在地上,双腿开到最大,双手抱拳缩在

    胸口,舌头吐出学着母狗蹲地的模样,下体淫秽的暴露在衆人眼中,统一的抬起

    头,聚精会神的看着中指南的手,中指南突然张开五指,三女连忙开始排尿,

    「滋滋~」的声音不断响起,但两秒过后,中指南突然握拳,三女连忙收缩下体,

    憋住尿,停止了撒尿的行动。

    跟随着指挥员的动作断断续续的排尿,她们现在连撒尿都要被控制,下贱的

    模样和畜生没有任何分别,但这些并不是最恐怖的。

    在巡游了一圈之后,三女满脸惊恐的来到一个偏僻的树林里,如果只是和混

    混们打野战,她们或许也不敢有太大的异议,但是现在,她们面前居然站着几个

    乞丐,浑身髒兮兮的,衣不蔽体满身泥垢。

    这些乞丐,正恶心的掏出下体,在旁边的水龙头上清洗,满脸兴奋的看着三

    女绝美的身体。

    三女现在简直比妓女还要下贱,当庭广衆之下裸露身体,三点私密之处完全

    曝光在一羣混混的眼前。—

    「不!!!」

    黎梦恬个崩溃了,混混强奸她,那至少只是对方衣服比较浮夸而已,而

    面前的乞丐,就真的是恶心垃圾的代名词了,现在的阵仗,很明显是要她们被乞

    丐轮奸啊。

    中指南残忍的对着三女说道:「现在,每个人都要让3个混混射出精液来,

    而且自己也必须高潮一次,不能用手自己解决,你们可以开始啦。」

    开始?怎么就可能开始啊!这是乞讨吃垃圾爲生的恶心乞丐啊!现在他们坐

    的坐、躺的躺,就等着三女自己过去送逼求操。

    「不!!我不要。」黎梦恬痛苦的蹲在地上,脸色惨澹,无助的落泪,她无

    法忍受自己美丽的身体被一羣乞丐侮辱,如此肮髒恶心的模样,她光是闻味道就

    想吐了。

    一旁的佩佩眼泪直流,她想到了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听说自己孩子的亲生父

    亲,就是从街边找的流浪汉和乞丐,现在这羣人真真切切的出现在她面前了,那

    种屈辱让她也忍不住扑倒母亲怀里哭泣。

    唯一还能强忍着泪水的,唯有性格比较坚强的黎少霞了,她现在眼眶红红的

    看着中指南,似乎想把对方杀死一般,但中指南却是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样,如果

    她们拒绝,怎么看都不会有好事发生。

    内心挣扎了半天,黎少霞还是个走了过去,她莫名其妙的被卷入这个事

    件,莫名其妙的被要求一起偿还债务,她想过如何反抗,但明显不是现在,无论

    如何崩溃,她都只能面对现实,她看到了混混手中拿着的一根长棍,这是今早警

    局的那一根,可怕的棍子,似乎是用的顺手被要了过来。

    黎少霞怕了,她隐隐有一种预感,完成的慢的,会受到更痛苦的惩罚。

    慢慢的走到乞丐的面前,她选择了一个看起来最干淨的混混,满脸厌恶的把

    完美的肉体依偎乞丐的怀里。

    几乎不做任何前戏,色急的乞丐挺起肉棒就朝着黎少霞的阴道里痛了进去。

    「啊……」肉棒被插入,屈辱远远大于痛苦。

    「啪~啪~啪~啪~」

    一个全身黝黑的恶心的乞丐,全身散发着酸臭味,黑漆漆的双手抓住她的一

    对柔嫩巨乳大力搓揉,手指的力量把乳房搓揉的不断变形,深深的陷入白嫩乳肉

    之中,留下一层黑黑的污垢。

    乞丐也不介意,直接臭嘴一张,带着一股恶心的口臭味直接把乳房含入嘴里,

    像是从来没有见过乳房一般,贪婪的舔弄吮吸,发出巨大的吸奶声。

    而那根一年才洗这么一次的肉棒,已经被黎少霞稚嫩的阴肉包裹住了,巨大

    的满足感席卷全身,这名幸运的乞丐,是今早才乞讨路过这的,没想到居然还能

    免费操到如此美丽的女人。

    他满足的抬起嘴,看着乳房上全是他腥臭口水的柔嫩大奶子,开心的狂笑道:

    「太棒了,没想到我这辈子能操到这么漂亮的女人。」

    乞丐没想到,黎少霞也同样没想到,肉棒不断在自己体内进进出出,她居然

    赤身裸体的在一个公园里跟一个乞丐性交,白皙完美的肉体坐在一个乌黑肮髒的

    乞丐怀中,屈辱的自己扭动腰肢。

    哪怕她家不是大富大贵,至少也是一位白领啊,昨天还美豔大方的在公司里

    承受同事爱慕的眼光,今天就要脱光了衣服被一个乞丐搂着操穴,满脸不甘与厌

    恶的抬着头,泪水不断留下,屈辱的把身体送给这个乞丐玩弄。

    乞丐的臭味在不断的恶心着她,那张臭嘴吮吸着她的乳头,舔着她的香肩,

    现在居然凑到了她的红脣上,希望和她激吻。

    满脸的污垢,从没剔脱的胡须,发黄恶心的牙齿里吐出了腥臭的舌头,黎少

    霞在次被吻上的时候就犯呕了,臭气直冲她的鼻子,瞬间击溃她的防线,张

    着嘴吐出舌头不断的干呕着。

    不过这也合适乞丐了,大嘴如影随形的吻了上去,恶心的舌头深入黎少霞的

    嘴里不断搅拌,腥臭的唾液搅拌着甜蜜的香津,肮髒的身体抽插着白嫩的娇躯,

    一切都如此的违和,看的混混们大声嘲笑,看的母女人生崩溃痛苦。

    「啪~啪~啪~啪~」

    黝黑的身体不断的挺动着,肉棒在粉嫩的阴道里进进出出,黎少霞痛苦的被

    奸淫着,粉嫩的阴道不断乞丐的肉棒摩擦奸污,淫水羞耻的流下,无助的甩着脑

    袋躲避对方的亲吻,但身体却还是在乞丐的怀中,屈辱的被奸淫玩弄着。

    「啊……不行了,要射了。」

    「啊!!

    「黎少霞的泪水再次绝地了落下,她被一个肮髒的乞丐给内射了,明明是社

    会最卑贱的职业,却能玩弄她美丽的身体,内心的崩溃的扬天哭喊,屈辱的声音

    传遍整个公园。

    像个死人一样,黎少霞呆呆的站了起来,精液大股大股的从阴道中流出,射

    精的乞丐非常自豪,他这辈子或许都是个可怜虫了,可今天,他经历了最辉煌的

    时刻,但心里同时也有一丝可惜,他还想多操几分锺这柔嫩的小穴啊。

    黎少霞麻木的

    向着下一个乞丐走去,刚走两步,就听到中指南残忍的话:「你好像忘了一

    件事啊,不单单是3个乞丐射精,你自己也要达到高潮才行啊。」

    刚刚止住的眼泪再次决堤了,黎少霞死死的盯着中指南,屈辱的流着眼泪。

    被操,和被操到高潮是完全两个概念,前者可以冷如尸体的承受,反正乞丐

    没玩过女人,她的美貌足以让她们兴奋。

    但现在不行了,如此恶心的垃圾,她想要达到高潮,就必须去体会被操的快

    感,在性爱中感受愉悦,这绝对是这场游戏中最可怕的地方。

    再一次走到另一个乞丐面前,黎少霞闭着眼睛,慢慢的蹲下身体,不去看那

    恶心的乞丐,她希望随着身体走,随着感觉走,只体会身体的愉悦,体会那肉棒

    摩擦阴道的快感酥麻。

    但是她错了,肉棒插入小穴,虽然不算大,但酥麻快感还是有的,可屈辱和

    恶心远远超过了她的想想。

    只要一吸气,一股恶臭就会蔓延她的鼻腔,大嘴吮吸她乳房留下的腥臭唾液,

    甚至恶心的滴到她的大腿上,粗糙的大手毫无规律的乱摸,身体和心灵的双重厌

    恶,让她根本就无法面对。

    再次睁开眼,一个丑陋的50多岁老乞丐向自己吻来,「呕~~呜~~」黎少

    霞直接干呕了,那一点点的快感完全淹没了。

    「呜~~啧~~唔……」

    「啪~啪~啪~啪~」

    丑陋乞丐不断的操着黎少霞,但她性格本来就要强,没有混混们这种大肉棒,

    面对不爱的人,特别是乞丐这种恶心丑陋的人,她的屈辱远远大于快感。

    终于,在即将前功儘弃的不甘下,黎少霞选择了更屈辱的方式,她把操穴的

    乞丐压在身下,崛起屁股,对着旁边另一个乞丐说道:「你要操我吗?我的屁眼

    可以给你操,你只有这一个机会,不然等会我不会选择你的。」

    黎少霞的诱惑,瞬间让旁边的混混站了起来。

    眼看着旁边两个女人都不动了,唯一能操女人的希望就剩这一个了,操屁眼,

    都好过没得操好啊。

    乞丐毫不犹豫的走了过来,掏出肉棒,在黎少霞自暴自弃的哭泣下,用力的

    捅进了屁眼中。

    「啊!!!来了,啊……用力……」这一次,黎少霞体会到了快乐,屁

    眼和阴道同时被乞丐操着,两具乌黑发愁的身体夹着她不断的挺动,小穴和屁眼

    的双重快感,终于压制住了心中的屈辱。

    「啪~啪~啪~啪~」

    「太爽了,这女人太漂亮了,这对奶子真是又大又柔。」

    「真的吗?我也想摸摸,你来摸摸她的屁股吧,让我摸摸奶子,我从小到大,

    都没摸过女人的奶子。」

    「好,奶子让给你,我摸屁股,啊~~这屁股也非常舒服啊,又滑又弹。」

    一对恶心的乞丐,不断用他们口臭的大嘴在黎少霞耳边商量如何分配她的身

    体,不过黎少霞已经不管那些了,她不断的扭动自己的大屁股,感受着被操的屁

    眼和阴道,还有被抚摸玩弄的身体,酥麻的快感一浪一浪的压过了屈辱。

    「啪~啪~啪~啪~」

    「啊……我忍不住了,我要射了。」

    「你才操了多少下啊,这么快,啊!不行了,我也要射了。」

    两个混混抵挡不住美色的诱惑,同时在黎少霞的阴道里射出了精液,值得幸

    运的是,黎少霞也同时达到了高潮。

    淫水伴随着精液喷涌而出,黎少霞,在乞丐双穴内射的灌注下达到了高潮,

    她的身体被乞丐摸成了黑色,她的体内流入了最肮髒人羣的精液,但她成功了,

    心灵虚脱的躺在地上,算是完成了今晚的考验。

    而另一边,互相拥抱着低声哭泣的母女俩,恐惧的看着被乞丐奸淫的黎少霞,

    那恶心肮髒的画面,完全超出了她们的想象,无论什么惩罚,她们都不愿受到这

    种屈辱。

    可惜下一刻,他们后悔了。

    佩佩被中指南抱了过去,命令手下们把她头朝地的吊在树上,双腿大大的分

    开,而中指南,居然一步跨了上去,把佩佩的下体当做了坐垫,双脚离地的,整

    个人的力量都压在了阴道上。

    「啊!!不要,好痛啊!!!」双腿被绑在树上倒吊着,这姿势本来就一场

    难受了,现在阴道上突然坐着中指南,这重量让双腿和小穴被压的异常疼痛。

    而中指南根本不去理会,他慢慢的调整自己的姿势,然后用力一蹬,把肉棒

    对准了阴道口直接插了进去。

    「啊!!!饶了,啊……啊……」哭喊的求饶只持续了两个字,佩佩就像是

    上吊被勒死一样翻着白眼,痛苦的伸着舌头,全身就剧烈的颤抖起来。

    她被操破子宫了,当初三天的子宫灌精液,不断的排除再灌入,她的子宫口

    已经受到过多次的冲击,而现在中指南的愤怒悬空操,一举将子宫口完全捅开,

    龟头挤开紧致的嫩肉,插进了子宫里,感受着子宫颈的柔嫩摩挲。

    「舒服吗?我的女儿?」中指南看着佩佩被操烂的表情,狞笑着再次借助佩

    佩的身体一蹬,大喊道:「再接我这招愤怒悬空操吧!!」

    「啊!!」佩佩再次发出惊叫,下体受到撕裂般的重击痛苦,阴道和子宫却

    受到巨大的快感,整个身体犹如被在天堂和地狱中翻滚一样,矛盾的体会着性与

    痛的双重感触。

    现在的中指南,是用脚踩着佩佩的乳房,搂着佩佩修长的大腿,一下一下的

    网上瞪跳,然后利用落下的重力,狠狠的把肉棒操到阴道子宫中,这粗暴的操穴,

    把阴脣的嫩肉撞击的非常剧烈,子宫口也遭受着一次次的冲击扩张。

    另一边,佩佩的妈妈黎梦恬也迎来了自己最痛苦的经历,她的大腿和小腿被

    捆绑在了一起,这也意味着她的修长美腿无法再伸直站立了,而那根混混们很中

    意的长棍,则在乞丐的帮助下,一头埋入土中,孤零零的立在地上。此时的黎梦

    恬惊恐的叫着,她正被阿裕抱起,慢慢的朝着棍子走去,无助的哭喊道:「不!!

    不要,求你们,会死的,啊!!啊!!!」

    她的求饶没有得到效果,棍子插到了她的阴道里,无法踩到地面,整个身体

    的重量都是她下压的力量。

    「啊!!我错了啊!!啊!!」棍子捅进了阴道之中,重击在了子宫口上,

    而且身体的重量,让她依旧还在下陷,只要阿裕一鬆手,她可能会直接被捅穿身

    体吧。

    「我操!!」阿裕在关键时刻救了她一命,肉棒操进了黎梦恬的屁眼之中,

    或许以前她会很排斥,但现在不会,25CM的粗大肉棒捅穿了她的屁眼,冲进了她

    的结肠内,但至少长棍没有捅穿她的身体。

    「啪~啪~啪~啪~」

    「舒服吗?」阿裕大力的挺动肉棒,不断在阴道里进进出出。

    可怜的黎梦恬被撞击的不断扭动,阴道里的长棍也不断的摩擦着她的阴道和

    子宫,敏感的黎梦恬瞬间感受到了舒爽的愉悦感,爲了不被棍子捅穿,她开始淫

    叫道:「啊……是,喜欢,啊……」

    不过阿裕也只是逗逗她而已,哪会有如此简单的放过这女人,慢慢的蹲下,

    肉棒从屁眼里拔除,而失去了力量的分摊,黎梦恬的身体重量再一次让子宫手到

    剧烈冲撞,痛苦的大喊道:「不啊!!好痛,不要这样,求你了,操我屁眼吧,

    啊!!!」

    黎梦恬的痛苦哀求,换来的是一双大手的按压,阿裕抚摸着两队硕大的乳房,

    然后同时用力向下一扯。「啊!!!啊……啊……」黎梦恬跟随着她女儿的后路,

    被捅破了子宫,长棍横冲直撞的直接轰进了宫里,凶勐的摩擦和撞击,让黎少霞

    瞬间脑袋一片空白,全身开始剧烈颤抖,翻着白眼吐着舌头,口水不自觉的流下,

    一大股的淫水从阴道之中喷涌而出,子宫被摩擦的酥麻快感,让敏感的黎梦恬在

    被人破宫时达到了高潮……

    「啪~啪~啪~啪~」

    阿裕加速冲击着肛门,长棒也在无时无刻的奸淫着子宫里的能肉,火热凶勐

    的肉棒、坚硬粗大的胶棍,黎梦恬屈辱的扭动着身体,像是一个玩具一样,四肢

    悬空的被一根棒子撑住身体,用子宫当做支撑点,屈辱的被人操屁眼。

    而操她的人可以360度的旋转着,一边抽插,一边移动着步伐欣赏周围的风

    景,左三圈、右三圈,黎梦恬就这么插在棒子上,淫水横流的被人旋转操屁眼,

    屈辱、痛苦而又愉悦的大声淫叫着。

    「求你了,

    我的子宫,要坏了,真的要坏了。」棍子粗暴的捅在子宫里,随着菊花中肉

    棒的冲击而上下起伏,不时还要跟随着阿裕旋转,让周围所有人看到她被双通的

    下贱模样。

    「放心,坏不了,我帮你把身子向上提一提就好了。」阿裕残忍的捏着黎梦

    恬的乳头向上拉扯。

    「啊!!不!!」

    这就是所谓的向上提吗?这个魔鬼提起的居然只是她的乳头而已,除了敏感

    的乳头更加痛苦以外,根本没有办法分摊子宫的痛苦。

    悽冷的公园,今天格外的热闹,淫荡的呻吟回响在每个角落里。「啊……啊

    ……我错了,求你放了我吧,我愿意卖淫,我愿意给乞丐操,啊!!」

    「啊……我……我不行了,子宫,啊……我又要高潮了。」

    母女二人,一个被倒吊着,被人悬空操阴穴;一个被长棍通着阴道,被人悬

    空操屁眼。

    相比起来,或许通过考验的黎少霞,算是比较幸福的,但是这幸福,是指她

    被三个乞丐轮奸到高潮的幸福……


如果您喜欢,请把《凌辱女友之性福女友的快乐生活》,方便以后阅读凌辱女友之性福女友的快乐生活凌辱女友之性福女友的快乐生活(6)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凌辱女友之性福女友的快乐生活凌辱女友之性福女友的快乐生活(6)并对凌辱女友之性福女友的快乐生活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