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卑微的人们(育畜高中篇)

至卑微的人们(育畜高中篇)07

类别:现在情欲 作者:莲心糖 本章:至卑微的人们(育畜高中篇)07

    【第七章】

    29年11月11日

    我从没想过卢宇的家里是这样的。

    这家伙自己糙得像一头河马,成天「鸡巴」不离嘴边,正常人一想就是个破

    落户,家里没准是文盲扎堆。

    谁知道他妈妈竟是个体面人。

    「子业你来了啊,欢迎欢迎。卢宇这孩子也真是的,客人来了也不提前打个

    招呼。子业,我听说过你,最近可是学校的明星啊,考了好几次全校了吧,

    真厉害。」我次去卢宇家,他的妈妈热忱地招待着。

    卢宇的妈妈叫李佳,今年36岁,166的身高,长相中上,不算出众,但颇多

    熟女气息,最是诱惑。染成棕色的头发,不太明显的上挑眉,似笑非笑的半月眼,

    略显扁平的鼻子,薄薄的嘴,再加上一身靓丽的装扮,给人一种时尚亲切的感觉。

    「谢谢阿姨。」我坐在了沙发上,「阿姨,今天是周末,叔叔不在家吗?」

    李佳听了说:「嗨,你叔叔他啊,是个土木工程师,外面搞工程呢。常年不

    着家,卢宇这孩子,一年也见不到他爸几眼,所以你看这孩子现在这样,学习学

    习不行,还没礼貌,我也是实在没时间照顾啊。子业,你这么优秀,可要帮帮他

    啊。」

    卢宇听了,不开心地说:「妈,子业是我哥们儿,你别这么埋汰我。」

    李佳听了说:「怎么,实话实说还不行,你看看子业,再看看你,我说的不

    对吗?」

    我没等卢宇反击,插过话茬说:「对了阿姨,你是做什么工作的?我看您家

    里布置的这么文艺,您不会是作家什么的吧?」

    李佳听了一笑说:「你看看子业,能问这么成熟的问题。阿姨倒是希望自己

    是作家,那样还能多管管家里。可惜我只是个记者,主要负责教育新闻的。唉,

    现在什么工作都不好做啊,教育界水也不浅,真想获得什么有用的新闻,不知道

    要找多少层关系。啊!你看看我,跟一个孩子说这些干什么,真是的。」

    我一听到教育新闻,倒是来了兴趣,毕竟在育畜高中」近距离「接触过一些

    老师。我好奇地问:」阿姨,你既然是教育新闻记者,我们长春一中和隔壁的育

    人高中你应该都知道吧,尤其是育人高中这种一流学校,你做过调查吗?」

    李佳一听我问教育的事情,一下子来了兴致,说:「当然调查过,我跟你说,

    育人高中的秦岚校长可真是了不起。你别看她是个女的,手段可真硬。你不知道

    吧,去年她发现自己学校的两个老师收了家长的礼物,硬是不讲情面,当场开除

    了两位老师。为了顾及老师的面子,这事儿一直没对外说,但我是干这行的,我

    知道。」

    李佳舔了舔薄薄的嘴唇,接着说:「还有还有,你们学校的张木白,马海英

    和陈阳,这都是一流的老师,我跟你说,你还不知道吧,张木白,就是你们学校

    最好的英语老师,马上要调到育人高中了,听说她们还在挖马海英。」

    听到这我可忍不住了,笑着打断了李佳,说:「阿姨,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

    楚,全说对了,我妈妈的是张木白!」

    李佳一惊,然后略微后仰,用手捂住嘴「哈哈「地笑了:」欸呀呀,该死的

    卢宇,怎么没跟我说过,露怯喽。我还在那里煞有介事的八卦,结果遇到正主儿

    喽,子业,阿姨可要给你赔礼道歉。我作为一个正经新闻工作者,本来不该打听

    这些小道消息,但既是卢宇的学校,我就格外用心了一点。」

    我也笑了说:「阿姨,你不用赔礼道歉,你也没说我妈妈坏话啊。」

    说实话,我从心里竟有些喜欢这个阿姨,亲切友善,又大大咧咧的,但很可

    惜,她已经逃不掉了,她将走进人性中最黑暗的那个深渊。

    过会,李佳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我和卢宇则是在他的屋里看电视。

    看了一会儿,卢宇说:「陈子业,你鸡巴的最近可有点神龙见首不见尾啊。

    动不动就是几天不来学校,成绩又提升的这么快,也不怎么跟我们玩了,怎么回

    事?你可点给我说清楚。」

    我见他问起,那便是正中下怀,便故作神秘地说:「卢宇,卢兄弟,你看你

    这话说的,兄弟我还能有什么事,我跟老师说明原因了啊,我病了啊,怎么,老

    师没跟你们说吗?」

    「去你妈的,就你还能得病?壮得跟头牛似的。你给我说实话,是不是你妈

    张木白老师给你泄题了?我告诉你,要是泄题了,你也得告诉我,老子还没尝过

    当好学生的滋味呢。」卢宇撇着大嘴说。

    我心中已有灵犀,便顺着他说:「嘿嘿,泄题算什么。我告诉你,我最近真

    的在学习,但不是学什么文化,而是在搞研究。」

    卢宇一听摆了摆头:「去你妈的,就你还搞研究,我不了解你?你这小子是

    比我们聪明点,但就是一个范坏的货。」

    我嘿嘿一笑说:「操,算你猜对了。怎么样,明天有空吗?你来我家,我让

    你见识见识我这几个月干了什么,保证惊掉你的大牙,敢不敢?」

    卢宇也是哈哈一笑说:「这有什么不敢的,明天见。」

    回家之后,我立即召集了妈妈张木白,育人高中校长秦岚和物理老师马海英,

    详细地讲述了我的阴谋计划,以及她们需要如何配合,并且演练了许多次,直到

    大家对流程心领神会才散去。

    第二天,卢宇如约来到了我家,家里只有我和妈妈。

    卢宇刚进来,妈妈便冷冰冰地说:「卢宇,又来找陈子业玩啊,你们啊,玩

    心太大。唉,也罢,子业最近学习紧,你就跟他看看电时放松一下吧,可别回家

    太晚了。」说完便径直走进了她的屋里。

    卢宇虽然皮,但在妈妈的面前还算老实,连连点头说是。

    我打开电时,搂着卢宇的肩膀说:「呦,小老弟,你果然来了。」

    卢宇一咧嘴说:「切,净跟我套近乎,咋样,你让我见识个啥?」

    我心中暗喜,心想好戏要开始了。

    这时,我故作严肃地调低了电时的声音,然后用手挡住嘴,像是生怕被人听

    见,低低地对卢宇说:「知道我在研究啥吗?我告诉你,我在研究催眠术!」

    卢宇说了声:「啥?」

    我接着说:「催眠知道吗,就是我把人弄睡着,然后我让他干啥,他就干啥。」

    卢宇连连摇头说:「放屁,你当我是傻子,世界上根本没有这种催眠术,不

    然谁会这玩意,还不统一全世界了?」

    我心想这家伙竟然也不傻,然后煞有介事地说:「我也是被一个高人指点的,

    之前也不信来着。这样,我怎么做你才能相信?」

    卢宇说:「你小子现在催眠我,要是我能睡着,我就相信。」

    我说:「你傻啊,我催眠了你,你醒了之后就不知道之前干过啥了啊。这样,

    这个家除了你我就是我妈,催眠你你也不知道,我就催眠一次我妈给你看看,行

    不行?」

    卢宇一听,立刻来了精神说,但却有些犹豫,说:「这……这行吗?你妈…

    …张老师好像不太欢迎我,别弄巧成拙了。」

    我说:「没事的,我只问你,要是好使你信不信?」

    卢宇说:「要是真能催眠阿姨,那我就信。」

    「那就行,你看好了,这个就是催眠药。」说完,我从口袋里拿出一片药丸,

    其实哪里有什么催眠药,就是维生素C而已,然后说:「我把这个溶到水里,然

    后你就看好吧。」

    我把药投进水杯里,然后喊妈妈:「妈!你过来看看,这段英语我听不懂。」

    妈妈听见我叫,自然按照昨天排练地走了过来,说:「我在那屋休息,你叫

    这么大声干什么。哦,卢宇还在呢,什么时候走啊,回家晚了家里会着急吧?」

    我说:「妈,卢宇才来了半个小时,不着急回家啊。你看看电视里这句话,

    Iamsold是什么意思?」

    说完我很自然地把水杯递给了妈妈。妈妈伸手结果水杯,自然地喝了一口。

    昨天,为了让这个动作不引起卢宇的怀疑,我们排练再三。

    妈妈吞下口中的水,然后说:「Iamsold.是英语中的一中说话,并不

    是字面上的我被买了,而是我相信了的意思……」

    突然,妈妈语言中断,神色僵硬,身体也跟着僵硬了,然后直勾勾地看着前

    面,像是被施了定身咒一样。

    我暗中观察卢宇,只见卢宇长大了嘴巴,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眼珠不动地

    看着妈妈。

    我暗笑,继续跟妈妈表演双簧。

    我对着妈妈,用尽量平稳缓慢的语调说:「你现在已经被催眠,再说一遍,

    你现在已经被催眠。当你听到一声响指后,你将全身放松,然后如实回答我的问

    题,听到没有?」

    只见妈妈面无表情地说了声:「听到了。」

    我转过头去对卢宇说:「人才被催眠的时候很容易被人控制。但是催眠师的

    控制需要循序渐进,逻辑自洽,最忌讳暴力驱使。」

    卢宇听了,大气都不敢喘地对我点了点头。我心中暗笑,虽知道这理论是骗

    人的,但人类就是这样,对越复杂的东西越迷信,倘若进展真的太快反而没了说

    服力。

    我打了响指,只见妈妈浑身放松了下来。

    我说:「你的名字是什么?」

    妈妈语气平静地回答:「张木白。」

    我说:「职业?」

    妈妈说:「高中英语老师。」

    我说:「陈子业是你什么人?」

    妈妈说:「陈子业是我儿子。」

    我说:「陈子业的朋友卢宇来做客,你是怎么想的?」

    只见妈妈停顿了一下,似乎在思考,然后还是语气平静地说:「卢宇是个坏

    孩子,他会带坏陈子业的,我不喜欢他,我希望他早点离开。」

    这时,我望向旁边的卢宇,只见他满脸通红不说话,依然不可思议地看着妈

    妈。

    我对卢宇说:「记住,循序渐进,看我怎么控制我妈。」

    我转头对妈妈说:「你身为一个人民教师,你的天职是什么?」

    妈妈说:「教书育人。」

    地址4F4F4F,C0M

    地址發布頁4F4F4F,C0M

    地址發布˜4F4F4F,C0M

    \u5730\u5740\u767c\u5e03\u98\uff14\uff26\uff14\uff26\uff14\uff26\uff0c\uff23\uff10\uff2d

    我说:「那你儿子的朋友也是一个学生,对于一个学生,老师有没有教育的

    责任?」

    妈妈说:「有。」

    我说:「但是你刚刚对他的态度并不是教育,而是单纯的厌烦,对吗?」

    妈妈说:「对。」

    我说:「所以你做得……」

    妈妈说:「我做得不对。」

    我说:「做错事是不是应该道歉?」

    妈妈说:「是……」

    我说:「你刚刚违反了天职,也就是作为一个教师最基本的道德标准。是不

    是很严重的错误?」

    妈妈说:「是……」

    我说:「人要是犯了很严重的错误,道歉的态度是不是应该很认真?」

    妈妈说:「是……」

    我说:「跪下磕头是不是一中很认真的道歉方式?」

    妈妈说:「是……」

    我说:「那你应该怎么做?」

    妈妈说:「对卢宇跪下磕头。」

    我说:「好,我现在告诉你。你已经违背了一个教师的天职,只有对卢宇跪

    下磕头才能抵消你的错误。而且态度一定要认真,因为只有获取了卢宇的原谅,

    你才能起来,知道吗?」

    妈妈平静地说:「知道了。」

    我说:「好,现在,你听到一个响指后会清醒。你会记住这个感觉和你接下

    来要做的行动,你并不会感觉有任何的不妥当。除此之外,你会觉得什么都没发

    生,明白了吗?然后,再听到一个响指时,你就会睡去。」

    妈妈说:「明白了。」

    于是,我打了一个响指。

    只见妈妈缓缓地闭上了眼睛,5秒中之后猛地睁开了眼睛,然后恢复了正常

    的状态。

    妈妈困惑地看着卢宇,似乎想起了什么,然后「霍」地站起,对卢宇说:

    「卢宇同学,阿姨要向你道歉。刚刚阿姨的态度不好,阿姨作为一个老师,不该

    这么对待一个学生,对不起。」

    说完,妈妈膝盖一弯,果然跪在了卢宇面前,然后一弯腰,头磕在了地上。

    卢宇这家伙哪里见过这个场面,慌乱地看着我,说:「这……这我该怎么办

    啊?」

    我看着卢宇,这家伙下面果然支起了帐篷,呵,这可还没到色情的部分呢。

    我笑嘻嘻地说:「怎么样,相信了吧?」

    卢宇说:「我操,信了信了,这他妈太神了。可是,现在我该怎么办?」

    我说:「她在给你道歉哦,看你接不接受了?」

    卢宇说:「我要是不接受呢?」

    我说:「那她就一直跪喽?」

    卢宇咽了口吐沫,看着跪在自己眼前的妈妈,然后试探地说:「啊……没事,

    阿姨,我接受你的道歉了,你可以起来了。」

    妈妈听了很开心的说:「真的吗?那真是太谢谢你了。」

    然后站了起来,转身要往屋子里走。

    我伏在卢宇的耳朵边说:「怎么样,想不想看看我妈的奶子?」

    卢宇一激灵,然后瞪圆了眼睛看着我,兴奋地说:「这……这也可以吗?」

    我笑着说:「哈哈,你以为我有了这个能力之后会干些什么?告诉你吧,我

    早已经通过催眠,把她调教成我的性奴隶了。现在我是让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

    看着。」

    说完,我打了一个响指。妈妈听了一怔,然后又进入了刚才恍惚的状态。

    我说:「张木白,现在是你主人在叫你。」

    妈妈平静地说:「是,主人。」

    我说:「还记得以前的调教吗?」

    妈妈说:「记得。」

    我说:「好。现在主人的朋友来了,你虽然是我的奴隶,但我们可不希望被

    他发现对吗?」

    妈妈说:「对,不希望。」

    我说:「但是作为奴隶,你还是要服从命令对吗?」

    妈妈说:「对。」

    我说:「好。那么,现在,当你执行命令时,你要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要想办法让我的朋友以为一切都是正常的。不然那可就太丢脸了。」

    妈妈说:「是。」

    我说:「好,当你听到一个响指后会清醒。你会记住这个感觉和你接下来要

    做的行动。」

    于是我又打了一个响指。

    妈妈恢复了清醒地状态。妈妈见了我,又看了看卢宇,然后轻松地说:「子

    业,有什么吩咐?」

    我搂着在旁边兴奋地发抖的卢宇说:「跪下,给我们俩磕三个头。」

    妈妈听了,自然地说:「唉,真是的,我最近清宫剧看得有点多,看到里面

    的剧情就想模仿。卢宇,你可别害怕,阿姨就给你演个大臣叩见皇帝的镜头。」

    于是妈妈冲我们跪了下来,然后伏在地上,有模有样地磕了三个头。

    我说:「妈妈,把奶子露出来给卢宇看看,然后给卢宇介绍一下。」

    妈妈听了一笑,依然很自然地说:「子业,这还用你说?天这么热,正常人

    都会脱衣服的对吧。卢宇,阿姨平时在家穿着是很自由的,没那么多讲究。你是

    子业的好朋友,也不是什么外人,阿姨就不见外了。」

    于是,妈妈轻轻地除下自己的上衣和文胸,露出了雪白如竹笋一样的奶子。

    只见妈妈微笑着双手托起一堆奶子,把粉色的奶头对着卢宇,然后说:「卢宇,

    阿姨的奶子好看吗?雪白雪白的呦。仔细看的话,阿姨左边奶头比较圆滑,像个

    球一样,所以子业给起名叫臭球;阿姨右边的奶头有个小小的凹陷,不怎么好看,

    所以子业起名叫烂肉。现在臭球和烂肉都展示给了小宇,小宇可要好好看啊。」

    我看着身边抖动不已的卢宇,他的鸡巴早已翘起了老高。我说:「怎么样,

    小子,爽不爽。」

    卢宇正目不转睛地看着妈妈的奶子,然后突然扭头看着我,恳请地说:「子

    业,我的好哥哥。这太他妈神了,太他妈爽了,我……我能摸一下吗?」

    我知道重点来了。然后,我对跪在那里捧着奶子的妈妈说:「妈,你回房间

    吧。」

    妈妈说:「好的。」然后站起身来就走回了房间。

    卢宇看着妈妈的背影,说:「这……子业,这……」

    我嘿嘿一笑说:「便宜还他妈能都让你占了?这可是我妈,想玩搞你自己的

    去。」

    卢宇有点急了:「子业,子业哥哥!求你了,你妈让我摸一下呗。我……我

    可没你这本事啊!」

    我摇摇头说:「不行,这我太亏了。」

    卢宇说:「哥们儿,这样,你开个道儿,我照办。你让我下地狱我都去,行

    不行?你就让我摸一下你妈就好。」

    我说:「可以啊,把你妈献给我。」

    卢宇听了一怔:「什么,我妈?」

    我说:「怎么?你能玩我妈,我就不能玩你的?」

    卢宇听了一个劲的摇头说:「不行不行,这可是乱伦,我干不出来。」

    我说:「我上你妈叫什么乱伦啊,最多算是个通奸。干不干,你想想吧。」

    卢宇此时已经精虫上脑,没什么底线了。他想了一会然后说:「干!可是…

    …干是可以,我妈她不能答应啊。」

    我说掏出一袋药摇了摇说:「你傻了啊,我教你催眠啊。你催眠了你妈,把

    她也调教成我妈这样不就行了吗?」

    卢宇一听又兴奋了:「对啊,子业,我咋没想到呢?快,教教我怎么用。」

    我说:「这样,把这药溶在水里给你妈喝了,你妈喝了之后要是能睡觉,那

    就成功了一半,等她睡熟的时候。你再抹点这药在她的奶子,阴户和屁眼儿上,

    记住,一个地方都不能少。她再醒的时候你看她意识有没有变化。如果有些木讷

    你就成功了,如果没变化你可千万别轻举妄动,再跟我联系。」

    卢宇一皱眉:「还要抹在这些位置?被发现了可就惨了啊。」

    我说:「放心吧,喝了这药她睡得会很死的。」其实,这次我给他的就是安

    眠药。

    卢宇听了点点头说:「行,我试试。但是子业,我求求你,能不能让我先摸

    摸你妈?」

    「不行!但是这个可以先给你看看。」说完,我从裤兜里掏出一张妈妈的照

    片,照片中妈妈一丝不挂地站着,虽然没穿衣服,但也只能看个奶子,下体则是

    被腿夹着,看不出个所以然来,「碰我妈是别想了,这个拿回去撸吧。」

    卢宇讪讪地结果照片,没坐了多久便匆匆回家了。

    我则是一边玩弄这妈妈,一边和妈妈复盘着今天的「表演」。

    第二天早上一到学校,卢宇就气势汹汹地拉住了我:「陈子业,你那个药不

    好使啊!」

    我则是装作纳闷地问:「怎么了,怎么个不好使法?你妈没睡过去?」

    卢宇说:「这……睡到是睡过去了。我晚上10点下的药,我妈喝完不到10分

    钟就睡了。睡得还挺熟。」

    我说:「那是怎么了,你没抹药?」

    卢宇说:「我他妈特意等到半夜一点中,然后按你说的,往她的乳房和……

    下面那两个地方抹了药……」

    我马上打断他:「怎么样,什么感觉?」

    卢宇说:「她没感觉啊,抹到一半还差点醒了。」

    「我是问你什么感觉,抹你亲妈的奶子,阴户和屁眼儿,爽不爽?」

    「这……爽。就是紧张,但还特别兴奋。这可是我次抹女人那地方。」

    卢宇说。

    我接着问:「然后呢?」

    卢宇说:「说的就是啊,没有然后了。她早上起来跟正常人一样,甚至对昨

    晚的事情有点感觉,还问我在她睡觉的时候做了什么。妈的,差点露馅了。陈子

    业,你的药不好使啊!」

    我装作挠头的样子说:「不对,只要她能睡就说明这药是好使的。是你的操

    作不到位,看来只有这样了……」

    卢宇赶紧问:「怎么样?」

    我装作为难地说:「看来……看来只能在你妈睡觉的时候把她给上了!」

    卢宇惊得叫了出来,说:「什么,你让我强奸我妈!这……这不可能!」

    我赶紧平复他说:「你急什么?这不叫强奸,最多算个迷奸。再说,是你妈

    得抗药性太强才只能这么做的。而且,我保证,你上了她一定好使,这种基因上

    的交换在催眠上是最有用的,相信我。」

    卢宇出现了怀疑的神色说:「陈子业,你他妈的不是在忽悠我吧?不会是你

    自己自导自演的把戏吧?」

    我心里一惊,心想这家伙竟然猜对了,但却神色不变地说:「你他妈傻啊。

    我自导自演,我妈就这么配合?天底下哪有亲妈自愿做性奴隶的,连他妈日本A

    片都不敢这么演啊。而且你想想,我这几次是怎么考全校的,我告诉你,就

    是我催眠了我妈,让她给我偷的题!不然就我这样,考个鸡巴全校啊!」

    卢宇挠挠头说:「嗯,你说的对。但是我还是搞不了,强奸亲妈我做不出来。

    而且你那玩意好不好使还不知道呢。」说完,他转身就要走。

    我赶紧拉住了他:「诶,别走啊。我告诉你,肯定好使。不信我们再试一次,

    这样,你挑一个人,你挑个最不可能的配合我的人。别挑同学,你尽管往老师里

    挑,挑个脾气最臭,对学生最凶的,我再给你验证一次,行不行?」

    卢宇说:「你这话当真?」

    我说:「你尽管选,我来操作行不行?出了事算我的,要是我搞不定,我把

    我妈免费送你了。」

    卢宇说:「行,你可别后悔,我可要选了!」

    我说:「不后悔。」

    卢宇说:「物理老师马海英!你要是能搞定,你说什么我就做什么!」


如果您喜欢,请把《至卑微的人们(育畜高中篇)》,方便以后阅读至卑微的人们(育畜高中篇)至卑微的人们(育畜高中篇)07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至卑微的人们(育畜高中篇)至卑微的人们(育畜高中篇)07并对至卑微的人们(育畜高中篇)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