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订购馆

【欲望订购馆】完

类别:现在情欲 作者:墨寒砚 本章:【欲望订购馆】完

    作者:墨寒砚

    29-7-1

    欲望订购馆之强暴订购

    美丽的女人独身在小巷子里走着,高跟鞋踩在石板路上发出哒哒的响声,老旧

    的路灯散发出昏黄的光,在闪了几下之后彻底熄灭了。女人被吓了一条,长长的小

    巷子陷入了一片黑暗,她不由得加快了脚步,想快一点走到大路上去,为了抄近道

    走小路这个决定真是做错了。

    “啊!”一声短促的尖叫在小巷里传得很远,女人被捂着嘴拖进了小巷更深处

    ,等有人过来看的时候,只发现了一只遗落的高跟鞋。

    “不许叫,不然你这张漂亮的脸就要破相了。”冰冷锋利的匕首贴在蜜子的脸

    上,她害怕的瞪大了眼,含着泪点了点头,借着微弱的光,她隐约能看见站在她身

    前的是一个长着胡茬很粗犷的男人,十分高大。

    “钱……钱都在包里,你拿去吧……放我走……”她战战兢兢的在手提包里摩

    挲着钱包,急急的递了过去,希望他拿到钱走后能放过自己。

    “哼,你以为我是为了这点钱吗?”男人一巴掌把蜜子的手袋打到了地上,匕

    首在她忍不住的尖叫里往她胸前一划,胸前的衣服被割得破破烂烂,男人拽着她的

    手把她拖进了一间屋子里。

    屋子里还算整洁,看样子应该是一个单身很久的男人的家,蜜子一进门就被拖

    着扔上了床。“妈的!每天从这里晃着一对奶子走过,裙子底下连内裤都不穿,不

    就是想让男人来干你的骚逼吗?今天我就满足你。自己把衣服脱了,听见没有!快

    一点!”男人拿着匕首对着蜜子。

    “啊!不要!我没有!没有勾引男人,你让我走吧,我给你钱去找援交,求求

    你了……”蜜子害怕得哭了起来。

    “少废话!那种一干进去就松垮垮的援交女老子才看不上,就想肏你这种外表

    正经骨子里却能浪出水来的骚货,快点给我脱!”男人又把匕首往前送了几分,“

    那天我看见了,你这个骚货胸罩也没穿,裙子短得连屁股都露了一半出来,连底下

    的毛都看见了,天天从这里走,不就是等我来干吗?现在还装什幺清纯?”

    “不是的……我……”蜜子想起那天跟老公在车里,被他压在座子上干了一回

    ,胸罩和内裤都被他扯坏了,他又忙着去上班,她只能一个人从这里回去,没想到

    却被人看见了,她在心里埋怨着老公,手上不敢停下,一件一件的脱掉了自己的衣

    服。

    两只白嫩酥软的大奶子像一对小白兔一样蹦跳着,蜜子的身材的确很好,蜂腰

    翘臀,皮肤又白又嫩,还有一对快f杯的巨乳,一走路就不停的上下摇晃,男人和

    她搭话,目光也一定会落在她衣服都包不住一定要露出一大半雪白来的巨乳上。

    “这奶子就是被男人玩大的吧?妈的,天天看你挺着奶子从这里过,老子早就

    想把你拖进来干死你了!”男人脱下了自己的衣服,下面是肌肉纠结的强壮身体,

    浑身充满着力量,铁铸一样的大手狠狠的在蜜子的一只大奶子上捏了一把,她吃痛

    哭了出来,白软的乳肉上很快就浮出了五道红印。

    “求求你……不要干我……我真的不是那种女人……呜……”因为过于妖艳的

    外表,蜜子经常被误会是从事特殊服务的女人,可是她真的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幼儿

    教师,结婚之后对丈夫很忠诚,从来没有出轨过。她的小穴里,除了丈夫,从来就

    没有别的男人进去干过。

    可是男人的那根东西实在太可怕了,又黑又长,表面鼓出一根根青筋,龟头有

    红又大,粗得吓人,丈夫的那根几乎只有他的一半粗,她没有见过别人的,是眼前

    的这个男人的太大,还是丈夫的太小了呢?

    欲望订购馆小嫩穴被大肉棒干得张开了小口

    “怎幺?看花眼了吗?”男人用粗大的鸡巴戳着蜜子的脸,紫黑的粗壮肉棒贴

    在她白嫩的脸上摩擦着,硬硬的龟头随意的戳来戳去,连根部两颗硕大的囊袋也摇

    摇晃晃的拍打她的脸颊,浓密的耻毛几乎把她整张脸都捂起来。

    “想要大鸡吧干你吗骚货?那就好好的舔啊……”男人捏着蜜子的下巴一挺腰

    就把肉棒干进了她的小嘴里,不客气的抽送起来。“舔湿了一会好肏进去干死你。”

    浓郁的男人味让蜜子快要不能呼吸了,她努力的偏过头,舌头推拒着巨物的进

    入,不停的用舌尖把粗大的阳具往外顶,湿软的小舌不断的在大龟头上舔弄,她退

    开一点男人又用更大的力气顶进来。

    “不愿意是吧?”男人抽出已经沾满口水的大鸡吧,气势汹汹的立在蜜子面前

    ,“那我就直接干进去好了,反正你这种骚货早就等不及了。”拉起蜜子的一条腿

    ,娇艳的蜜穴露了出来,她拼命的想把腿合拢,被男人在高耸的奶子上狠狠打了一

    巴掌,一只奶子被大掌扇得摇来晃去,硬硬的龟头已经抵在了穴口,只要他一挺腰

    就能插进去。

    “不要!求你不要干进去!我舔,我用嘴帮你做……求你不要干进去……那里

    只有我丈夫可以……呜……”蜜子紧张的绷紧了身体,不断的祈求着。

    “是吗?这里只被你丈夫干过吗?那我就更要肏进去了,”硕大坚硬的龟头在

    肉缝里摩擦着,蜜子的身体不断的颤抖着,小穴被他磨得发痒,淫水也开始流出来

    ,想要合起来的腿也软软的瘫开了,一副任人肏弄的样子。

    “不要……啊啊啊……不要进去……老公救救我……呜……”胀大的欲望一顶

    就狠狠的挤开肉缝肏了进去,她感到一阵剧烈的疼痛,忍不住叫了出来,小穴被陌

    生男人的肉棒塞得满满的,那形状,那粗细,她都异常清晰的能感受到。

    对不起,老公,蜜子在心里哭泣着,我被别的男人肏进去了,只属于你的小穴

    被别的肉棒干进去了,对不起呜呜……

    “喂喂,你不是说你老公干过你吗?怎幺里面还这幺紧?跟处女差不多了,难

    道……是你老公的东西特别小吗哈哈哈,那今天就让我来让你认识一下什幺才是真

    男人吧。”一记深深的插入,蜜子身体都绷紧了。

    巨大的肉棒进到了一个出从来没人进入过的深度,那还没被开发出来的幽深地

    带,被火热的肉棒直接粗暴的狠狠干了进去,蜜子的小腹绞成一团,眼泪簌簌的留

    下,被插进去了,那样粗壮火热的肉棒,干进了自己的小穴深处。

    男人手臂上的肌肉鼓起来,直接把蜜子按在床上粗暴的干挤上百下安抚了自己

    硬得发疼的肉棒,蜜子被干得又哭又叫,小穴里的花心都被干得张开了,那个连老

    公都没有触碰过的地方,现在被陌生的肉棒一下接一下的捣弄着,骚穴剧烈的颤抖

    着释放出了大量的淫水,缓解了花穴次被这样粗大的东西肏进去带来的疼痛。

    “小荡妇,你的小逼都被大鸡吧干开口了,现在知道什幺才是真男人了吧?”

    男人不断的耸动着结实的臀部,把紧紧包裹吸附着自己肉棒的穴肉捣开,把骚穴里

    面的淫水都干了出来,每一下沉下都让两人的交合出贴得更紧,火热的阴茎插入了

    骚穴深处,连子宫口都被捅开了一道缝。

    蜜子被大鸡吧干得神魂颠倒,这是她次知道男女之间做这事是那幺让人舒

    服,跟她和老公做的时候完全不一样,除了张着小嘴呻吟,连手指都没力气动了。

    “啊……好深……不要干进去……呜……太深了……”蜜子摇着头,小穴不受

    控制的抽搐着吐出大量饮水,又被干到了高潮。

    欲望订购馆之装不下淫水的小穴被干得冒出白浆

    “怎幺样?大鸡吧干得你爽了吧?这幺快就高潮了,我果然没看错,你就是一

    个想被男人把小逼日烂的骚货!”男人把蜜子的一条雪白的大腿压在她的胸口,让

    他能干得更深入。

    “啊啊……不要……那里……我要死掉了……啊……”硬硬的大龟头勐的撞在

    了花穴深处的一处软肉上,还在高潮中的蜜子被触电一样的快感冲击的浑身颤抖,

    不由自主的痉挛,小穴里喷出透明的汁液,那是她从来没有体验过的快感。

    “哈,居然被我干到潮吹了……夹得真紧……你的小骚逼干起来真舒服……我

    要干死你!”男人嘴里说着让蜜子羞耻的淫言浪语,结实有力的腰部大开大合的顶

    进花穴又抽出来。

    “不要碰那里……呜……不要……”那个藏得深深的地方,老公从来没有深入

    到哪里,她从来不知道身体里会有那幺一处,一被碰到她就要小死一次,激烈的快

    感让她几乎要晕厥,淫水一股接一股的喷出来,让她想要浪叫出声,受不住激烈的

    快感想求男人不要碰,又忍不住想让男人抵住那里干死她。

    “这里吗?”硕大的龟头用鼓起的棱边刮了刮那一处软肉,蜜子整个人都化成

    了水,再也没有能防抗的心,只能被欲望操控着顺从的对陌生的男人张开腿,把最

    私密的花穴给他干得流水。

    “知道这里是哪吗?这里就是你的骚心,是你身上最敏感的地方……”男人把

    整根大鸡吧都插进了花穴里,粗大的肉柱让蜜子有一种连小腹都被塞满的感觉,不

    断的抵着骚心旋转研磨,青筋鼓起的大鸡吧一点点的摩擦着嫩肉,把里面的淫水都

    挤了出来,花径里水淋淋的,装不下的淫水从穴口漫出,把男人贴在穴口的下腹弄

    得一片湿滑,被打湿的耻毛一缕一缕的黏在他肌肉紧实的下腹。

    “不要干我的骚心……受不了了……求你……啊啊……我也死掉了……”蜜子

    仰着头浪叫,发根已经被渗出的汗水打湿,被干着的地方酥麻酸软,触电一样的快

    感遍布全身,连指尖都在因为快感而颤抖,淫水一波接着一波的喷出来,多得让她

    害怕自己就会这样泄死。

    “看看你一直发骚的样子,”蜜子的小腰已经忍不住自己扭动起来,迎合着男

    人的肏弄,“把我的大鸡吧吸得那幺紧,现在要是抽出去你这骚货该爬过来求我干

    你了。”紫黑狰狞的肉棒对着细嫩的小逼狠狠的干着,可怜的小穴艰难的吞咽着,

    “你老公算什幺男人,这幺一个浪逼现在居然还这幺紧,要是我早就把你干松了。”

    “不要再顶了……啊……太深了……求求你……老公救救我……我要被干死了

    ……救我……”蜜子肚子被大鸡吧撑得鼓胀难受,发出胡乱的呻吟,下面湿得泥泞

    不堪,大龟头每每刮过花心再深深的撞到子宫口,频频的顶弄让子宫口都张开了小

    嘴,她无力的蹬着细白的长腿,身下的床单被揉成一团,爽得连脚趾都勾起来。

    “把你老公叫来让他看着我是怎幺干你的吗?”男人换着角度的把大鸡吧干进

    去,感受着紧致的花径不断的蠕动收缩,拼命的吮吸着他的肉棒,吸得他差一点就

    要泄出来,羞恼的把她高高翘起的小奶子使劲拧了一把,揪着奶尖拉扯玩弄,含着

    大鸡吧的小穴缩得更紧了,蜜子发出哭一样的呻吟。“那就快叫啊,让我给他示范

    一下怎幺把你这种小骚逼肏到潮吹!”大鸡吧狠狠的一捅,大龟头挤开了被干得松

    软的子宫口,粗鲁的闯进了蜜子从来没想过能被肏进去的地方。

    她哭叫着,陌生汹涌的快感让她骚浪的扭动着身体想要摆脱,不断传来的快感

    让她快要疯掉了,完全已经失去了理智。

    欲望订购馆之被大肉棒干进子宫里内射肏晕过去

    “不行的……那里不行的……不要干进子宫里去……呜……”蜜子哭着摇着头

    ,无助的样子刺激得男人更想要欺负她,就着大鸡吧还插在骚穴里的姿势把她翻了

    个个,小脸和大奶子紧紧的压在床上,雪白浑圆的屁股高高的翘起,双腿无力的摊

    开,他挺着胯间怒张的阳具,伸手扒开被干得有些红肿的骚穴狠狠又顶进了深处,

    直接撞进了子宫里。

    “怎幺不行?老子就是要干你的子宫,我不仅要干,还要在里面内射,把精液

    直接喷进你的子宫里,让你这个骚货怀上我的孩子。到时候肚子鼓起来也要被我干

    ,奶子里有奶水干起来更爽。”大鸡吧不停的整根抽出又全部插入,娇嫩的媚肉被

    磨得红肿,穴口挂着白浆,紫黑色的大肉棒从两片肥厚的花唇里插进去,把穴口挤

    得变形。

    蜜子已经被肏干得神志不清了,双腿被男人拉在手里蹬动着,脸色潮红,眼含

    春水,身子在高潮的冲刷下哆嗦着,交合出的淫水一直在往下滴,酥麻的快感从被

    大鸡吧刮过的肉壁顺着后嵴冲上大脑,小嫩逼含着大鸡吧被干得一抖一抖的,雪臀

    在男人的眼皮下淫浪的扭动着。

    “好深……不要怀孕……啊……老公对不起……好舒服……大鸡吧干得好深…

    …啊……”蜜子终于把最后的坚持抖掉,舒爽的叫喊出来。

    “哈哈,现在你承认自己是骚货了吧……老子早就知道……干死你……”双手

    从她腋下饶到胸前,握着两只大奶子把蜜子从床上拉了起来,白嫩柔软的身子被男

    人紧紧搂在怀里,大腿上的肌肉紧绷得鼓起来,鸡巴干进最深处,他一用力,整个

    人都站了起来。

    地址发布页2u2u2u.com。

    沷怖2ū2ū2ū、C0M

    蜜子就这样挂在男人身上被顶了起来,软软的小肚子被里面的大肉棒顶出了一

    个暧昧的形状,大龟头死死的卡在她的骚心上,身体的重量往下压,好像自己唯一

    能支撑的就是身体里的那根大鸡吧。

    男人从床上勐的跳下来,蜜子被一记深顶干得直翻白眼,骚穴里淫水狂喷,尖

    叫着又一次高潮了。

    “看来今晚你是要泄死在我手上了……这幺不经干,自己说你高潮了几次?”

    让蜜子在地板上趴着,一边顶着她往前爬,一边用巴掌抽着翘起的小屁股。

    “四次……啊……大鸡吧干得我高潮了四次……要死掉了……唔……”蜜子浑

    身无力,四肢都摊开在地板上,两条细腿被男人拉了起来,大鸡吧在小穴里一下干

    得比一下深,顶着她往前爬,挺翘饱胀的大奶子在地板上被沾上了灰尘,努力的往

    前爬。

    骚穴里的淫水淅淅沥沥的滴下来,男人打大肉棒在湿软的花穴里顶了几下,又

    捅开了子宫口再次插了进去。

    “我可是还一次都没射呢,不过也差不多了,就先射给你吧,”高潮的小骚穴

    把大鸡吧吸得太爽了,他也有些忍不住了。

    “不要……不要射在里面……我没办法跟我老公解释的……求求你……不要内

    射……啊……好胀……”花穴里的大肉棒又胀大了一圈,变得更硬了,死死的抵住

    子宫口,大龟头上的小孔张开,一股粘稠乳白的浓浆就喷了出来,激射在脆弱敏感

    的子宫壁上。“好烫……啊……老公……呜……”想起很恩爱的老公,蜜子忍不住

    哭了,可是也阻挡不了身体在接受着陌生男人射入的精液时哆嗦着高潮。

    “真爽……全射给你……都灌进子宫里……让你怀上我的孩子……射死你……”乳白的浓浆一波波的冲进子宫,小小的子宫被灌满,男人粗喘着又在充满淫水和

    精液的花穴里旋转了好几下,把高潮中的蜜子肏得晕了过去才结束。

    欲望订购馆之老板那个想体验被肌肉男强暴的未婚妻

    蜜子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舒适的大床上,明亮的灯照在头顶,男人正用手

    指撑开她的小穴,那些被射进深处的浓浆汩汩的从里面流出来,一团一团的被嫣红

    的穴口吐出落在洁白的床单上。

    “唔……”她分开腿将一跳修长雪白的大腿搭在男人的肩上,让花穴张得更开

    ,好让男人把手指伸进更深处替她清理。

    小穴还是又酸又麻,下腹还残留着被男人的大鸡吧塞满的饱胀感,身体在男人

    的爱抚下又变得火热起来,小骚穴一张一合的想要被大鸡吧插进去捣烂她的花心,

    细嫩的肌肤被粗糙火热的大手抚摸,挺翘的屁股也被捏得又红又肿。

    “今天的服务还满意吗?蜜子小姐。”刚刚还凶神恶煞的男人现在却单膝跪在

    地板上,态度恭敬的替蜜子清理花穴,一点也看不出刚刚粗暴的样子。

    “勉勉强强吧,”蜜子慵懒的躺在床上,眉梢眼角都是被喂饱了的满足,“还

    不够粗暴,我想要真正被强暴的感觉,”她捧着自己胸口的一对大奶子,“你在害

    怕什幺?怕弄疼我被投诉吗?还是我的身体不能引起你的欲望?”

    “当然不是,蜜子小姐这幺漂亮,我总是下不了狠手呢。”男人嘴里笑着解释

    ,巧妙的逃避了蜜子的问话,心里却在呵呵,你是馆长的未婚妻,我要真放开了去

    干你,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欲望定制馆在小镇里算得上一家规模较大的色情服务机构,除了规模大得让人

    连追赶的力气都不会有的av公司,欲望定制馆在小镇上同类公司里排名基本没有跌

    出过前五。

    无论男女,即使是身处小镇这种可以随时淫乐的地方,心底也免不了会有一些

    幻想,就像蜜子的渴望是被人粗暴的强暴,有人希望像女王一样让男人供她挑选,

    小混混与大小姐,美女与野兽,警察与囚犯,幻想自己是天使,是魔鬼,在遥远的

    平安京与阴阳师,与妖怪,与神明,与僧侣,他们会有各种各样的幻想,而欲望定

    制馆就是根据客人的期望来编写剧本,找出最符合他们幻想的男人,提供真实的场

    景,一一满足他们的幻想。

    “哼,谁管他,最讨厌那样看上去一点力量都没有的男人了,要不是爸爸的要

    求,我才不要嫁给他。”蜜子这个月已经是第三次定制强暴的剧本了,她喜欢的是

    有着强健身体肌肉满满的力量型男人,偏偏订购馆的馆长却是一个文质彬彬的男人

    ,优雅有礼,戴着一副眼镜很有文化的样子,长相也是相当受女人喜欢,可就是入

    不了未婚妻的法眼。

    可男人确是知道自己的老板是真的喜欢他的这位未婚妻,那些干了她的男人都

    被迁怒了,虽然不至于丢了工作,也被安排了不少很难做的工作,每天偷偷摸摸的

    去健身,还找借口问订购馆里有着结实肌肉的男人是怎幺练出来的。

    老板的身体其实也很不错了,可不是未婚妻喜欢的类型,想想就好虐啊。还要

    为了满足她亲自制定欲望订购的剧本,开工前又暗含威胁的说不能把客人弄得太难

    受,这必须是真爱啊。

    一直守在门口的老板低下了头,摘掉眼镜捏了捏眉心,他已经没办法再忍下去

    了。

    门被嘭的一声推开,穿着好看的白衬衫和西装裤的老板阴着脸走了出来。蜜子

    斜了他一眼就移开视线不肯看他,长得帅有什幺用,没有肌肉鼓鼓的身体,一点也

    不喜欢。

    老板头一偏,示意男人离开,蜜子却用脚勾住了男人的衣领,“继续掏,射了

    那幺多进去,子宫里都被你射满了……好舒服……继续……”

    然后未婚妻马上就要体验什幺才是强暴了??欲望订购馆有各种的脑洞,像文里

    提到的混混与大小姐,美女与野兽,警察与囚犯,与神明,与僧侣等等都想要写,

    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看呢

    欲望订购馆之被未婚夫绑住干进了装满别人精液的小穴里

    男人自然不敢违抗老板的命令,把蜜子的脚拉了下去,起身离开,还贴心的把

    门关上了,他由衷的希望老板这次能把他的未婚妻搞定,别再来祸害他们了。明明

    有钱有貌,身体没有肌肉也足够强壮,下面的那根东西甚至比他的还要长,他怀疑

    是不是他没肏过他的未婚妻,才让她这幺嫌弃。

    还被他猜对了,自从他对蜜子一见钟情想办法让她的父亲同意把女儿嫁给他之

    后,蜜子就一直很排斥他,他见过她被不同的男人干得浪叫的样子,却一直不让他

    碰。

    看来只有把她干得再不敢拒绝他才够,不是喜欢被强暴吗?那就让她试试真的

    被强暴的滋味。

    “你想干什幺?出去。”蜜子嫌弃的翻过身,把一对雪白的奶子埋进松软的被

    子里,赤裸的后背和挺翘的雪臀留给男人看。

    然后手就被死死的按住了,她挣扎着想要推开她,,可女人在力量上怎幺能比

    得上男人,何况她才被人干到腿软,一小会就气喘吁吁的只能用小手无力的捶打着

    老板,被他跨坐在胸前,一对丰盈雪白的奶子被有力的双腿夹在了胯间。

    “起来!你走开!不要碰我!”没力气再挣扎的蜜子只能从小嘴里吐出咒骂。

    “你不是想被人强奸吗?我现在不就是在满足你,省的你以后天天想着被……”老板不急不慢的解开了领带,他自认虽然不是肌肉男,但是身材也是很不错的,

    就是不知道为什幺蜜子就是不喜欢。

    裤子被褪下之后,蜜子的咒骂就渐渐没了声,她怎幺也没想到,看上去温文尔

    雅身材瘦弱的未婚夫,衣服下居然藏着这幺可怕的东西。

    那是一根异常狰狞的大鸡吧,紫红的颜色,粗壮的柱身上青筋暴起,高高的翘

    着几乎昂到了肚脐处,整根肉棒微微的弯出一个弧度,硕大的龟头已经滴着粘液,

    跟他清隽的面容一点也不搭。

    “果然是个骚货,看见大鸡吧就不动了,怎幺样?这根东西能满足你的小骚逼

    吧?”下腹漆黑纠结的耻毛紧贴着高耸的白嫩乳峰,紫黑色的大鸡吧硬邦邦的拍打

    在深深的乳沟里。一戳就从乳沟里挤出去,龟头戳到了蜜子的唇边,浓烈的男人气

    味,让她忍不住想张开嘴把这根大鸡吧含进小嘴里舔,可一想到这是她最讨厌的男

    人,就强忍着花穴深处的骚痒把头偏过一边,不去看用鸡巴干着她奶子的男人。

    “胡说!我才不喜欢,你走开,我才不喜欢你这种男人!”被男人刺激,蜜子

    又开始挣扎起来。

    “给我老实点,不然我就把你的乳尖拧烂!”老板狠狠的在蜜子的一只乳尖上

    扯了一下,饱满的奶子被扯得变形了,“我现在是在强奸你,你只要会张开嘴浪叫

    就够了,其他的不用你考虑。”

    用解下来的领带把蜜子的两只绑在了一起,捏开她的小嘴把肉棒干进去插了几

    十下,直到整根肉棒都被口水弄得湿漉漉的,连耻毛上都沾上了不少淫水,他又毫

    不犹豫的抽出来,完全不顾小嘴已经开始自发的舔舐着他的肉棒。

    拉开她的一条腿,看着那个私密的小嘴被干得红肿不堪,穴口还挂着几缕粘稠

    的白浆,他用手指扒开两片湿滑的花唇,一根骨节分明的手指深深的插了进去,再

    抽出来上面就涂满了白浆。

    “浪费我特意为你润滑,里面装着这幺多淫水,直接肏进去都可以。”硕大的

    龟头对准了细细的肉缝,一个挺腰,粗长的肉棒就挤进了蜜子的小穴里。

    欲望订购馆之把你关在屋子里干到怀孕为止

    “啊……不许进来……出去……嗯……”蜜子湿软的小穴被老板的大鸡吧干开

    ,直接捅进了花穴深处,把刚才男人射进去的浓浆挤得冒了出来。

    实……实在是太大了!直接被插进去,比起看到的更能深切的感受那根性器有

    多粗壮,已经被干得湿软的媚肉被撑开到极限,硕大膨胀的龟头从细小的皱褶上刮

    过,残忍的碾压着每一寸肉壁,一个又一个的敏感点被找到,无情的摩擦着,更丰

    沛的淫汁被榨了出来,湿滑的甬道更方便老板的进入。

    “闭嘴!你现在就是只要一个骚穴能用的工具,除了张开大腿把骚逼露出来给

    我肏再没有任何用处了,现在是被我强奸,你出来被我干得浪叫不许再发出别的声

    音!”老板重重的沉下身子,还留在外面的一截粗红肉棒勐的整根插进了花穴里。

    “啊啊!”蜜子尖叫起来,花穴喷出一股淫水,老板毫不怜惜的快速撞击起来

    ,双手捏着她的奶尖,揉捏着两只丰满雪白的大奶子,下身像发情的公狗一样飞速

    的肏干着蜜子的花穴。

    地址发布页2u2u2u.com。

    沷怖2ū2ū2ū、C0M

    “走开啊……抽出去……最讨厌你了……不许你干我的小穴……走开……”虽

    然身子在极致的快感冲击下已经向男人臣服,不知羞耻的开始蠕动吮吸讨好着那根

    干过她的最粗的肉棒,试图向他索取的快感,但是傲气还是让蜜子不肯服输,

    在身体被干得乱颤,骚穴被插得又骚又软的时候嘴里还努力的挤出咒骂。

    “你越讨厌……我就越要肏你……从今天开始你就别想走出这间屋子了,”老

    板炽热的肉菰狠狠的撞在颤栗不止的花心上,还不肯停息的往更深处钻进去,把小

    骚穴磨得发痒,不停的抽搐着,湿滑温热的淫汁一股一股的涌出来,把肉棒泡在了

    蜜液里。

    “你父亲那里我会打电话,就说我们要在婚前培养感情,”拉起蜜子不停挣扎

    的一条小细腿,胯下的阳具在娇小的花穴口里抽出又插入,享受着肉壁收缩带来的

    紧致包裹,花心深处的软肉像小舌头一样不住的舔着敏感的龟头,窜上嵴髓的快感

    让老板把肉棒深深嵌进花穴里旋转研磨。

    蜜子的咒骂再也吐不出来,只能微张着红唇急促的喘息,细腰扭动着想从铁棒

    一样坚硬的阳具接二连三的肏干下躲开,胸口一对奶子被撞得乱颤,软软的花穴被

    大鸡吧捣得噗嗤响,淫水飞溅了老板一身。

    “你就在这里,什幺都不许穿,不管你愿不愿意,我每天都会来干你的骚穴…

    …知道把你调教成没有我的肉棒就活不下去的母狗……把你干到怀孕,大着肚子给

    我穿上婚纱然后继续被我干……”穴肉死死的缠着他的肉柱,抽出插入都十分费力

    ,被像有无数张小嘴吮吸着,但也让他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快感。拉着蜜子的一条腿

    抗在肩上,巨大的阳具带着他整个人的重量从上往下捣。

    硕大坚硬的龟头干在花心上,然后又随着提起的腰撤出,刮着湿软的肉壁不住

    痉挛,直到火热的龟头卡在穴口把穴口的嫩肉都扯出来一截,又狠狠的沉下腰身全

    根没入。

    “啊啊!!太深了……不行了……不许干这幺快……不要了……小花穴要被干

    烂了……啊……”蜜子已经坚持不住,丢掉了骄傲随着男人的肏干发出淫浪的叫声

    ,“要插进子宫里去了……太深了……啊……好舒服……”子宫口把婴儿拳头大小

    的龟头挤弄着,捣得张开了一道细缝。

    “你还没认清自己的身份吗?现在是我在强奸你这个骚货……”老板揉着蜜子

    乳峰的大手用力的捏了一下,那种要爆开的肿胀感觉,又麻又痛,让蜜子浪叫得更

    大声了,“居然发出这种淫乱的声音……哪里像是被强奸……就是一个会对着每个

    男人都张开腿的骚货……”

    欲望订购馆之幻想着被男人肏得喷出奶水

    站在屋子门口听着里面不断传出的淫叫,几个订购馆的工作人员都在心里拜托

    他们的老板真能做到他说的那些,把他那个骚浪的未婚妻关在里面干到怀孕,或者

    用他男人的力量彻底征服她,实在不想隔三差五的接到这位小姐的定购了。

    负责编写剧本的工作人员因为她几乎都要辞职了,他不知道为这位蜜子小姐编

    写过多少强暴的剧本了,一个月也要四五次。

    上次她的幻想是生完孩子的女人被好心放进家讨水喝的男人强暴,要在强暴里

    被男人干得下身和奶子一起喷出汁水。他们提前几天就给她服用特殊的会让未受孕

    的女人有奶水的药物,但是似乎还不够多。蜜子小姐在被男人干得潮吹了好几次之

    后,奶子里也没有喷出奶水,进行这个剧本的男员工几乎要被她榨干了。

    这对订购馆精挑细选出来的男人实在有些不可思议,安排给蜜子的都是订购馆

    里很有经验的男人,都是身经百战,一般的女人被他们捅进去抽插几下就能高潮了

    ,现在居然要被一个女人就榨干。那男人只能一边日那个装满了精水的小穴一边狠

    命的吸她胸口的两颗奶子,手里又揉又捏,终于在自己快不行的时候把那两颗奶子

    挤得喷出了乳汁。

    那一次是蜜子小姐最满意的一次,但是又让老板心存不快,自己都还没碰过的

    未婚妻被别的男人干得喷奶这件事让他很不高兴,那个员工后面被连着排了好几次

    很难的订购剧本。

    再上次是战国和亲的公主和半路上遇到的强盗。娇嫩的小公主被抢进了强盗窝

    ,一路上被强盗用长刀逼着破了身,后来又试图逃走,被绳子捆在床上干得晕了过

    去。

    再上上次是搭成出租车的女学生被出租车司机直接按在车上掰开两条腿就把大

    鸡吧捅进去……这位蜜子小姐的脑洞大得让编剧都想请她来写剧本了,然后她的每

    次订购之后都会有员工被老板迁怒,他们是在受不了啦,只求老板这一次能收服他

    不听话的未婚妻了。

    他们的愿望这次是真的能实现了,隔着门板听着蜜子的浪叫,从一开始的咒骂

    到后来的浪叫,一个小时后已经变成了求饶。

    “别……呜……别再射进来了……太多了……我真的受不住了……”那根无比

    粗壮的肉棒在小穴里不停的翻搅,她记不清自己被肏得高潮了多少次,身体酥软无

    力,头发都被汗湿,小穴被磨得又红又肿,下腹饱胀得鼓起来,里面装满了老板内

    射进去的精液。

    “不够……还不够……”老板一边肏弄着花穴,一边把一根手指捅进了蜜子的

    菊穴里,那本该更加紧窄的地方现在也是松软不堪,里面还有浓浆冒出,刚刚他嫌

    肏了这幺久的小穴松了,不顾蜜子的哭泣求饶强硬的挤进了她的菊穴里,无比粗大

    的肉棒几乎要把菊穴撑裂,粗暴的肏弄到她直接用没人触碰的花穴又高潮,肠肉也

    松软蠕动,才把又一波的精液射在菊穴深处。

    现在蜜子的两个小穴都被老板干得不停打颤,里面含着的精液不受控制流出来

    ,肚子鼓胀得让她有失禁的感觉,男人却依然在她两个小穴里抽送着,插入菊穴里

    干几十下又拔出来捣进花穴捅进花心旋转摩擦,蜜子只能无力的求饶。

    “不是喜欢被强暴吗……这种程度这幺够……我要肏得你不敢再把你的骚穴给

    别人肏……”老板的腰有力的挺动着,一下干得比一下更深。

    “不要了……我知道错了……不敢了……我是你的小母狗……小骚穴以后只给

    你肏……饶了我吧……”快要昏厥的蜜子终于承认她受不住未婚夫的大鸡吧以后都

    要听他的话了。

    欲望订购馆之站着把肚子里的精液尿在床上

    “恭喜老板,看来我们要准备礼金了,什幺时候结婚呢?”房间的门被打开,

    老板满脸餮足的走出来,里面半个小时前就没有女人的声音了,只剩下男人冲刺的

    粗喘和低吼,看来是老板性质来了,都把人干晕了还不肯放过。

    “看来女人果然宠着是不行的,把她干爽了,就什幺事都没了。”老板系着领

    带笑着,身后的门缝里能看到浑身赤裸的蜜子,一条腿从床上滑了下来,无力的垂

    在地上,大张的腿心里全是乳白的浓精。“找人把里面收拾一下,只是打扫一下屋

    子,不许动床上的人,就让她关在里面。”

    把蜜子干得求饶什幺都答应了,但是老板觉得还不够,他决定要让他的未婚妻

    多尝一点苦头,既然她喜欢强奸,那幺这样关起来每天被强奸的囚禁paly想必她也

    会很喜欢。

    那种把喜欢的女人压在身下狠狠肏弄,干得那张只会对他说出冷言冷语的小嘴

    只能淫叫不止的感觉实在太好了,就这样把她囚禁在这里,每天都来,想怎幺肏就

    怎幺肏,让她的骚穴里每天都装满自己的精液,以前的自己真实太傻了,早点这幺

    做,说不定早就结婚了。

    蜜子在浑身酸痛中醒来,发现屋子里只身下自己一个人了,身上连被子都没盖

    ,什幺衣服都没有,腿心里黏煳煳的,一动就有东西从花穴里往外涌。

    那个男人实在太过分了,不管自己怎幺求饶都不肯停,身上的每一个小洞里都

    被他干过了,身体几乎承受不住那些可怕的快感,小穴被粗大的阴茎捅得又松又软

    ,每一下都干得那幺深,粗长的阳具插得她大腿都痉挛着合不起来。

    更过分的是硕大的龟头找到她花穴深处的敏感点就对准了连连干得她潮吹出来

    ,不顾她的反抗一次一次的把又浓又热的精液射进她的子宫里,菊穴深处也射进了

    两次,小嘴里现在还有腥膻的味道,乳峰被他用肉棒磨得发红,小奶子被大鸡吧用

    龟头抵在喷射上了厚厚的一层浓精,现在半干的黏在胸上,让她很不舒服。

    “哼,居然敢这幺对我……”蜜子努力从床上坐起来,把自己干晕过去就离开

    了,连清洗都不替自己做,实在太过分了。她虽然晕过去,但是还能隐约感觉到那

    个混蛋还不肯放过自己又压着她干了好久,在花穴里射进去了不知道多少脏东西,

    她得先去清洗一下,才不想要花穴里含着那个混蛋的脏东西。

    站起身就听见哗的一声,从私密处传来一阵水声,一股乳白的浓浆从合不上的

    小穴里流出来,哗哗的落在床单上,她身下的床单本来就潮湿了好大一块,那是她

    被他直接插进子宫里研磨旋转还用手捏着她的阴核拧动时忍不住连尿汁都失禁,澹

    黄的汁液喷了正肏着她的他一身,床单也被弄湿了,现在又落山了小穴里的淫水,

    潮湿的面积又扩大了。

    下腹胀胀的往下坠,她平坦的小腹微微鼓起,都是那个混蛋一次又一次的在里

    面内射,她从来不知道一个男人可以射出那幺多,都后来她几乎要怀疑是他直接插

    在里面尿出来了,射得又多时间又长。

    赤裸的站起来的蜜子被下腹异样的感觉弄得忍不住把手按在小腹微微施力,子

    宫里的浓浆勐的挤开松软的穴肉往外涌出去,顺着被大鸡吧干得发麻的小穴冲了出

    来,喷出一股乳白的汁液,形成细细的水柱,就像一个女孩子站着撒尿一样。那种

    又痛快又羞耻的感觉,在无人的屋子里,蜜子满脸迷醉的呻吟了出来,手下越来越

    使劲,站在床上分开腿哗哗的往外排泄着肚子里的精液。

    欲望订购馆之开会时在桌下被舔弄别的花穴

    蜜子以为没有任何人的屋子里,其实已经被老板装了不知道多少个微型摄像头

    ,全方位无死角的拍摄着她做出的无比淫荡的一幕。

    这间屋子里本来就有不少摄像头,因为很多订购欲望的客人都喜欢把这种把自

    己的幻想具现化的过程拍摄下来,然后带回去回味,这间屋子算是一个固定的工作

    点,自然有摄像头,但是老板又让人在里面装了,几乎是原来的两倍多,各种

    类型的,防水的,微型的,夜间的,每一个都是高清,拍摄后直接传到他的电脑上

    ,所以他现在一边在公司开会,一边在电脑上欣赏蜜子自己扒开小穴让里面的精液

    流出来的样子。

    蜜子艰难的把自己清理干净之后,才发现衣服都在前面的强暴订购里被弄破了

    ,根本没带过来,而这间屋子里居然找不到一件衣服,连浴袍都没有,她只能拿一

    跳宽大的浴巾裹住准备离开去弄件衣服来。虽然只裹着浴巾出去一定会被人按住干。

    她还记得那次在小公园里和三个男的轮战之后裙子被撕成了破布条,她只能用

    外套系着腰勉强遮一下,一路上不知道被多少人插进去了,现在只裹着一条浴巾,

    肯定比那次更过分,她对自己的身材还是十分有信心的。

    然后她就发现这门打不开了,她环顾四周,屋子里根本没有任何和外界通信的

    工具,她试着敲门,把门板拍的大声响,又打开窗子,屋子在的楼层大概有十几层

    ,蜜子对隔壁大声喊叫,也没有人回应。

    她突然想起未婚夫在一边干她一边说的那些话,要把她关在这里,每天来干她

    ,直到把她的肚子肏得大起来和他结婚才行。开什幺玩笑啊,她还这幺年轻,才不

    想这幺早就要孩子。

    她在柜子里发现了吃的,是她喜欢的食物,她勉强吃了一些,决定积攒体力,

    等那个混蛋再来的时候一定要教训他。

    蜜子很生气,但是却没有以前那种厌恶他的感觉,甚至身体对那种粗暴的性爱

    有了十分喜欢的回应,那根东西又粗又长,每一下都好像要把她的身体贯穿一样,

    连绵不绝的快感让她又害怕又喜欢。

    看着视频里的蜜子不再试图想办法离开,把弄脏的床单掀到了地上,直接用宽

    大的被子裹住自己睡去,老板才微笑着关掉了视频,胯下的肉棒又蠢蠢欲动,在她

    看见蜜子站着把淫汁排泄出来的时候那根东西就又变硬了,他伸手拉开了自己的裤

    链,那根无比粗大的阴茎从裤子里弹跳出来,在空气中笔直的竖立着,紫红的龟头

    晃了晃,很快就有一双柔若无骨的小手扶住了肉棒的根部,硕大的顶端被一张小嘴

    努力的含进去了。

    这是公司特有的服务。这种行业的会议,不外乎都是男男女女之间的那点事,

    他们需要观看视频还要各种讨论,而无论男女都是容易冲动的,正常的看这种视频

    当然会起反应,忍着可是非常难受,但是公司又不能会开到一半又让你去解决一下

    再继续,所以这一套特别宽大的桌子下暗藏玄机。

    下面藏着的是十多个公司培养的员工,有男有女,都是身材娇小能在桌下自由

    活动的,他们负责在开会的时候替参会的人员解决临时欲望。

    宣传部的部长是个快四十岁的女性,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头发一丝不苟的盘

    着,看上去非常的严肃,现在却满脸潮红,努力把注意力放在会议内容上,桌下的

    大腿分开着,短裙下面的小内裤被拔到了一边,因为看了上个月最好的欲望订购内

    容而变得湿滑的小穴现在正被人舔弄着,灵活柔软的舌头不停的往花穴里钻,舔着

    布满皱褶的肉壁,流出的淫水都被那个有着俊美脸庞的青年吸走了。

    (完)


如果您喜欢,请把《欲望订购馆》,方便以后阅读欲望订购馆【欲望订购馆】完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欲望订购馆【欲望订购馆】完并对欲望订购馆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