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TR心理治疗实录

NTR心理治疗实录(22)

类别:现在情欲 作者:isnormal 本章:NTR心理治疗实录(22)

    《NTR心理治疗实录》(22)一失

    作者:isnormal

    时间:29-7-1

    ******************

    「就不怕我来真的?」,孙凌云看着迦纱,饶有兴致地问道。

    「你不会的」,迦纱提着包,站起来,从容地说,「你太骄傲了,不容许自

    己不如别人。哪怕是对待感情,你也需要征服对方的心,让她愿意。强迫的,会

    让你有挫败感」

    孙凌云点点头,又摇了摇头,哑然失笑,「什么骄傲不骄傲的,上了头谁都

    不记得,还是报警的威胁比较唬人」

    「道德是上限,法制是下限,不突破下限就是好人」,迦纱笑了一下,有些

    后怕地说,「不管怎样,我还是很感谢你」

    「可我一点都不开心」,孙凌云脸色瞬间阴沉。

    迦纱走到门口,换好鞋子,回身看着孙凌云。

    「全程都被你死死拿住,这让我觉得,我输了」,孙凌云紧紧盯住迦纱,像

    要把她烙印在心里。

    「你的心结就是好胜心过强,觉得自己不如别的男人,所以一直处于对抗之

    中。其实你不需要那么想,你已经……」,迦纱脸微红,她调整了一下呼吸,接

    着说道,「对女生来说,满足是一种心理的感受,不是比较得来的。陷入比较,

    就永远无法幸福了。」

    孙凌云没表情,反过来说道,「我也奉劝你一句」

    迦纱点点头,示意他继续。

    「不要和有NTR情节的人在一起」,孙凌云看着迦纱的眼睛说道。

    迦纱没由来的一阵心慌,她不知说什么,最后只是沉默着点点头,推门而出。

    离开酒店,迦纱紧了紧衣领,往地铁站走去。

    手机铃声响起,浴室门打开,沉渊牙关打颤,一脸惨白。过了一会,铃声停

    止,他停下步伐,身体倚着门框。可没过一会,铃声又响了起来。沉渊挪动双腿,

    跌在床边,拿起手机。

    「……」

    电话接通,只有两道呼吸,没有谁打破这片寂静。沉渊坐在冰冷的地板上,

    寒意上涌,他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你怎么了?」,迦纱有些担心。

    「对不起……」,沉渊刚说完,便觉得心里泛起苦意。就像小时候,被捏着

    鼻子灌下中药,吐不出,咽不下。

    「为什么说对不起」,迦纱轻声问道。

    「刚才的事……就好像,身体不受我控制了一样,对不起,我没想到会……」,

    沉渊急忙解释。

    「可是在开口之前,你还是期待的,是吗」,迦纱问道。

    「嗯……」,沉渊犹豫半天才开口。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迦纱的声音无比平静。

    什么时候?沉渊也说不清什么时候了,或许是摩天轮那次,或许是小豪的那

    次,又或许是KTV那次。他努力转动大脑,斟酌半天才说,「应该是,圣诞节的

    事情吧」

    迦纱沉默了许久,再次问道,「你在我手机里装了监控,是么」

    沉渊的秘密被戳穿,更加羞愧,他小声地嗯了一声。

    「KTV的那一次,你也知道了是么……所以第二天你才,不理我」,迦纱呼

    吸有些慌乱。

    沉渊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

    「那你听的时候……是什么感觉」,迦纱强装镇静。

    「对不起,我不会再听了,我一会就把软件删掉」,沉渊抢着说道。

    「我没有怪你,这件事我也有责任」,迦纱沉默了半饷说道,「你告诉我,

    听的时候是什么感觉,我才能帮你治好」

    「一开始觉得太出格了,很痛苦,想阻止」,沉渊嗫嚅着开口,「但是真可

    以阻止的时候,又下不了手,有一种奇怪的刺激,想多看一会……」

    「所以,就一步一步的,任由事情发生是么」,迦纱接着说道。

    「我很想停下来,真的,很早之前,我就想停下来了。可是,我不知道为什

    么停不下来……」,想到今晚的事,沉渊更加憎恨自己。

    「你停不下来,是因为你有需求。可你的需求被压抑,无法正常释放。就只

    能通过看我和别人……来缓解」,迦纱有些不好意思,她沉默片刻又说道,「这

    种缓解的方式虽然会让你痛苦,但是人为了应对痛苦,会分泌内啡肽,产生愉悦

    感。于是心理问题影响了生理机制,产生成瘾行为。也就是说,你对NTR行为上

    瘾了,压抑是没用的,必须用正确的方法治疗」

    「那该怎么治疗呢」,沉渊看到了希望,急着问道。

    「是不要压抑自己,你越压抑,内心的欲望反而越强。你要承认,人在

    生理性成瘾面前,是无力抵抗的。既然这一点无法改变,我们就改变能改变的事

    情」,迦纱听到沉渊嗯了一声,接着说道,「第二,面对我们无法抵抗的心瘾,

    要做的是远离刺激源,我再也不发生那种事,你也不要接触。这样把问题外化,

    再远离问题,就好了」

    「你的意思是,越强迫自己不想,就越容易想。反过来,承认自己对NTR无

    法抵抗,但是不再接触NTR,就可以好了,对吗?」,沉渊抬起头,心头有了一

    丝明悟。

    「嗯!你要学会表达,不管好的还是不好的,都跟我说,别一个人忍着。我

    可是……我可是你老婆呢!」,迦纱害羞但坚定地说。

    「可是,今晚的事……」,沉渊刚刚亮起的眼神,又黯澹下去。

    「你是不是嫌弃我,觉得我身子不干净了?」,迦纱声音低低的,像快哭了

    一样。

    「不是的!不管发生什么我都爱你,你不要乱想!我只是恨我自己不珍惜你!」,

    沉渊冲着电话喊道。

    「如果能重来,你会阻止吗?」,迦纱问道。

    「一定会的!!我之前不知道,现在彻底不想了!」,沉渊喊道。

    「好啦,那是假的啦!」,迦纱破涕为笑,说道,「我答应帮他治好,作为

    交换,他要陪我演一场戏~」

    「真的吗?!」,沉渊满脸激动,忍不住站起来,像珍爱的东西失而复得。

    「嗯!我是你的,怎么能给别人,傻瓜……」,迦纱说道。

    「可是,他明明……」,沉渊想到手机被盖住之前的画面,疑惑地问道。

    「都是故意给你看的,手机被打翻以后就结束了」,迦纱假装生气地说,

    「你还说呢,要不是为了你,怎么会有那种事」

    「是是是,以后再也不会了,我这就把监控的卸载」,沉渊心里充满幸福,

    他满脸欢喜地删掉监控软件,又对迦纱说,「已经删了,以后我也不接触那种事,

    就当什么都没发生吧!」

    「嗯!我也快回来咯~」,迦纱声音雀跃地说道。

    「你在哪呢?不是在酒店么」,沉渊看了看时间,都快十一点了,诧异地问

    道。

    「我早就坐地铁回来了啊,现在都走快到小区了」,迦纱说道。

    「啊,那我来接你」,沉渊把床上的脏衣服丢到一边,又走到衣柜前拿出要

    穿的衣服。

    「好呀,你往正门走,我们在中间汇合」,迦纱笑着说道。

    「嗯!」,沉渊挂了电话,重重地出了一口气,彷佛心里的重压全部释放。

    「真好,没有酿成大错!」,他看着凌乱的衣服,遗留液迹的床面,只觉得

    过去太荒唐了。想着迦纱马上要回来,他抱起衣服和床单,一股脑丢进洗衣机。

    随后又敞开窗户,疏通空气里异味。直到他检查了一番,看到都回归以往,才换

    好衣服出门。

    冬天的街道,商店门关的比较早,只有暖黄的路灯指引方向。迦纱挂了电话,

    心里悬着的石头终于落地,浑身说不出的轻松。她看到小区门口已经不远了,不

    自觉地哼着歌,往前走去,街道上回响着她的歌声和脚步。

    听到脚步声,小区门口一辆蓝色思域降下车窗,一个人探出头看了一眼。随

    后,车门勐地被打开,那人冲出来,往脚步声的方向冲去。

    「陈亮,你!」,迦纱瞪大眼睛,看着跑来的人。

    「迦纱,你为什么躲着我!」,陈亮满脸激动,一边喘气一边说道。

    「我不是说,让你别联系我吗!」,迦纱望了一眼小区里面,急着说道。

    「到底发生什么了??我到底做错什么了?!」,看到迦纱的反应,陈亮悲

    愤地问道。

    「你没有做错什么,我们本来就没关系,你不要找我了!」,迦纱说完便往

    小区走去。

    「等等!」,陈亮几步跑到迦纱面前,气急败坏地问,「我每天都很想你,

    可你连解释都不给我,直接把我拉黑。我问赵盘,他说你在帮他,你是好人。可

    我呢,我就不是好人吗?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就要这么对我?!」

    「你……」,迦纱看前路被挡住,一个人正从小区往外走,不知道是不是沉

    渊,她慌忙说道,「对不起,你不要找我了,是我对不起你好吗」

    「我不要你说对不起,我只想知道发生了什么!」,陈亮又一次挡住迦纱。

    「什么都没发生,我根本就不喜欢你啊!」,迦纱绕过陈亮的手臂,看到那

    人已经走到小区门口,她心里紧张万分,赶紧后退了几步,离陈亮远远的。

    「我不信,你说不喜欢……如果你不喜欢,为什么和我那样!」,陈亮看着

    近在咫尺的人,心里的思念无法抑制。他勐地冲上去,像以前一样,紧紧抱住迦

    纱。迦纱来不及躲,被他狠狠抱入怀中。

    「你不要这样!」,迦纱拼命挣扎,不敢让沉渊看到,可来者越来越近,迦

    纱紧张到了极点。就在她终于推开陈亮的时候,那人经过他们身边,看了一眼,

    又慢慢远去。迦纱看不是沉渊,松了一口气,瞪着陈亮说,「你放不放我走!」

    陈亮看到迦纱这么用力地挣扎,不敢置信地说,「你为什么碰都不让我碰,

    明明我们都……」

    「住口!」,迦纱又看了一眼小区里,对陈亮说道,「我不管过去发生了什

    么,那些都过去了!我要回家,请你不要骚扰我」。说完,她便迈开步伐,往小

    区门口走去。

    陈亮没看过迦纱这么生气,愣了两秒,等迦纱走了几步他突然脸色一变,冲

    上去拉住迦纱的手,逼着迦纱回身面对自己。

    「你要怎么才能放开我」,迦纱有些慌了,急声问道。

    「我只想知道真相,哪怕是死,也让我死的明明白白!」,陈亮抓住迦纱的

    手更用力了,紧紧盯着迦纱。

    迦纱看向小区,稀松的树影里,似乎又有一个人在往外走,步伐还很着急。

    她心里更慌了,匆忙拉着陈亮往路边跑去。

    陈亮看迦纱拉开车门,坐进车里,他也二话不说坐了进去。迦纱坐在副驾驶,

    有些害怕地看着小区门口。过了不到一分钟,一个人刚探出影子,迦纱便勐地缩

    回脑袋,指使陈亮赶紧开车。

    陈亮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他顺着迦纱的话往前开,路口往右转。经过

    小区的另一扇门,又开到几棵大树之下,才听到迦纱让他停下来。

    「怎么了?」,陈亮挂上空挡,诧异地问道。

    迦纱又探出身,看了看外面,随后回头对陈亮说,「你想问什么,我都告诉

    你,但今晚之后你再也不要找我了,好吗?」

    「只有今晚吗……好吧」,陈亮深吸了一口气,无奈地说,「这到底是怎么

    回事,你其实不是赵盘的女朋友,对吗,他也联系不上你」

    「嗯,我只是帮他治疗NTR情节而已,治疗结束,就不需要联系了」,迦纱

    解释道。

    「好,那我是什么?只是你治疗他的道具吗?」,陈亮解开安全带,直起身

    子,气愤地说道。

    「我只是想帮赵盘而已」,迦纱不敢看他的眼睛,低下头,有些心虚地说道。

    「为了治疗他,所以就骗我,玩弄我的感情??」,陈亮越说越气,忍不住

    大声说道,「我这么的掏心掏肺,换来的,就只是陪你演一场戏!现在戏结束了,

    你就不需要我了是吗!」

    「我……不是的,我不想骗你,所以一直跟你说,只是暂时的女朋友。而且

    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我也有……」,迦纱慌忙解释。

    「你有什么?」,陈亮跟着问道。

    「我,我有尽我女朋友的义务,我没有骗你,也不欠你什么!」,迦纱说出

    来以后,脸隐隐有些发烫,委屈地看着陈亮。

    「真的没骗我吗?」,陈亮看着迦纱粉润的双唇,心里一股灼热涌上来,

    「在车上,你说喜欢和我接吻,喜欢我亲你的胸部。如果你没有骗我,那么……!」

    陈亮说完,勐地凑到迦纱面前,紧紧覆住那两瓣甜美。迦纱往后躲,可车里

    太小,根本躲不掉。她紧闭双唇,不让陈亮吸吮,又用尽全力推开陈亮。车上不

    好使力,陈亮坚持了几秒,还是被推开。迦纱赶紧拉开门锁,往外跑。

    陈亮跟着跑出车外,再次牵住迦纱的手,把迦纱搂入怀中。

    「那是为了让你出来……不是真心的!」,迦纱慌不择言,一边挣扎,一边

    在陈亮怀里解释。

    「那么多自相矛盾的事,你根本解释不清楚」,陈亮狠狠抱住迦纱,喘着粗

    气说道,「我只想圆了那天的心愿,就一次,之后我再也不来找你!」

    迦纱刚想说话,突然包里的手机传来震动。她一脸惊恐,看也不敢看手机。

    过了四十秒,震动停止,迦纱松了口气,可不到1秒,又一次响了起来。

    迦纱求饶般看着陈亮,可陈亮听不见一样,只紧紧地抱着她。

    「像那晚一样对吗……」,迦纱停止挣扎,低声说道。

    「嗯,最后一次当我女朋友,然后我就彻底不联系你了」,陈亮沉声说道,

    脸上的渴望与悲伤并存。

    「我做到我该做的,你也履行你的承诺,可以吗?」,迦纱再一次严肃地问

    道。

    「一定!」,陈亮点点头。

    迦纱满脸痛苦之色,她拿出手机,调至静音,随后看着陈亮,轻声说,「去

    后排吧……」

    沉渊举着手机四处环顾,怎么迦纱说快到了,人没看到,电话也打不通呢。

    沉渊又一次拨通电话,同样的等待,同样的没有打通。监控软件已经被删了,

    再次安装需要重新配对,现在做不到。沉渊往地铁站的方向走了一会,发现前面

    一路空旷,没有半个人影。他又回过身回到小区门口,还是没看到迦纱。

    「等等,我出来的时候,好像看到小区门口有人啊」,沉渊回忆了一下,好

    像是一男一女走到路边,上了车,然后车就开走了。

    「那个方向是……侧门?」,沉渊又等了一会,看到还是没人,便疑惑地往

    侧门走去。

    迦纱静静坐在后排,陈亮搂着她,她不拒绝。陈亮想亲她,她却用力偏过头,

    看着窗外。

    「就一直这样也挺好」,陈亮欣赏着迦纱的侧颜,不由说道。

    迦纱深吸了一口气,回头看着他,开口说道,「我最后一次尽我女朋友的义

    务,但请你答应我,不要再找我了,好吗」

    陈亮看着迦纱满脸认真,艰难地点点头。

    迦纱把包轻轻放到一边,又挺起身子,脱下外衣,迭好后放到前排。长发有

    些散漫,她把黑发归整到身后,又把脸侧的发丝撩到耳旁。做完这一切,她回过

    头看着陈亮。陈亮有些不解,她笑了一下,抿了抿双唇,随后把温润递了上去…

    …

    沉渊又一次放下手机,他都走到侧门了,还是没看到迦纱。难道迦纱遇到什

    么事了?可她说都快到小区门口了,能有什么事。

    他四处看了看,已经十一点多了,周围没有行人,只有零星的几辆车。大部

    分都停在侧门旁边,只有一辆车停在几棵树的阴影下,仔细看,车身好像是蓝色

    的。

    「怎么好像见过呢……」,沉渊歪着脑袋想了想,突然瞪大双眼,过去的回

    忆浮现在眼前。他感觉呼吸又乱了,赶紧告诉自己认错了,不要往那方面去想,

    随后继续打电话给迦纱。可电话依然打不通,彷佛失去联系了一样。

    沉渊视线越来越多的集中到蓝色车身上,恍惚间,似乎看到车身抖动了一下。

    他终于忍不住,用最轻的脚步朝侧后方走去……

    陈亮只觉得一阵香风袭来,随后唇部传来熟悉又甜美的触感。他贪婪地吸吮

    着唇瓣,彷佛干渴的人碰到水源一般。不一会,一点湿润的柔软送到唇边,他本

    能地张开嘴,让甜美的蜜液流入口中。经过水源灌溉,他体内的每一个细胞都活

    跃了起来,下体在跳动中不断变大,而双手也本能地攀上高峰,回味记忆中的酥

    软。

    迦纱握住胸前作乱的手,陈亮刚想抗议,她又撩起衣服的一角,让手从内探

    入。痕迹从小腹蔓延到胸口,随后胸口被揉捏成各种形状。迦纱忍不住叫出声,

    彷佛身体也被点燃,溅射出火星。

    地址发布页2u2u2u.com。

    沷怖2ū2ū2ū、C0M

    「好想它,在梦里都想它」,陈亮另一只手也深入衣服,与先来者共同占领

    山头。

    「那你……多摸摸它,啊~你轻一点」,迦纱任由他两只手肆意作乱,只是

    口中的喘气愈发急促了。

    「当你男朋友,就只能摸一摸吗?」,陈亮兴奋地问道。

    「嗯……还可以,亲它……啊,你慢点~」,迦纱的毛衫和内衣一并被掀起,

    胸前的快感更甚,唤醒了今晚未完的余温。她想伸手阻挠,却被衣服束缚住。几

    声喘息后,她只好主动脱下衣服,让上身暴露在空气中。

    赤裸的身躯让陈亮更加激动,他大张嘴巴,含住半个乳鸽,用舌尖不断挑弄。

    下体的忍耐已到达极限,他握住迦纱的手,按到自己裤子上。随后抬起头,亲了

    一下迦纱,说道,「帮我」

    迦纱瞪了他一眼,却没挪开手,而是隔着裤子轻轻揉捏。两人的身体同时被

    对方左右,陈亮用力时,迦纱发出难耐的呻吟,手上的力气不自觉加大。而迦纱

    力气一大,又惹的陈亮更为激动,换着花样舔弄。如此几轮,两人便再也忍不住,

    发出交相呼应的呻吟。

    随着车越来越近,沉渊心跳也逐渐加快。下午发生的事情虽然带来了快感,

    却也让他痛苦不已。好在迦纱告诉他,一切都是假的,迦纱并没有和别人发生关

    系,才让他的责备减轻了几分。从地狱到天堂,沉渊深感幸福的可贵,也知道NTR

    是多么可怕的一种瘾。

    他坚信迦纱的话,把NTR当成一个魔鬼,承认自己无法控制,然后远离他。

    这样,一切都会好起来。他删掉监控,不要再有丝毫怀疑,也不再想半点关于NTR

    的事。可前方的蓝色小车,却像一个黑洞般,让他忍不住靠近。

    他不知不觉走到了车的侧后方,躲在一棵树后。呼吸已经凌乱,心脏也跳到

    了嗓子眼,而脚底更是微微发颤。终于,他缓缓探出头,向车后窗看去……

    「好热……」,陈亮说着,降下了车窗。

    「啊……快升起来,别人会看见的」,迦纱害羞地说道。

    「那我升一半吧,不然空气不流通容易晕倒」,陈亮看迦纱还是摇头,只好

    又升了一半上去。

    车里开着空调,迦纱原本也有些闷热。开了车窗,虽然舒服了很多,但偶尔

    的车流声,让她更加害羞了。她赶紧缩进陈亮的怀里,不敢看外面。

    「你这样隔着裤子弄,是想陪我一辈子啊?」,陈亮看迦纱一脸害羞,忍不

    住打趣道。

    「你……你这个坏人」,迦纱说着,两只手解开陈亮的皮带,随后拉开拉链,

    掀起陈亮的内裤。内裤才掀起一半,一个硬挺的巨物跳了出来,撞到迦纱手背上。

    迦纱吓的手一缩,硬物便被内裤拦住,贴在陈亮小腹上。迦纱略带害怕地问,

    「怎么弄啊,它太硬了」

    「你帮我把裤子往下脱一点,不然不方便的」,陈亮说完,便微微抬身。迦

    纱双手帮他把外裤和内裤褪到了大腿处,陈亮故意挺了挺腰,巨物在迦纱脸前晃

    荡了两下,惹的迦纱一阵娇呼。

    「这样就可以了吧?」,迦纱等陈亮坐好后,一只手握住硬物,上下套弄。

    「啊~只要你帮我射出来就行」,陈亮发出舒爽的声音。

    「好……」,迦纱加快了手上的动作,随后她又抬起头,把舌尖递给陈亮品

    尝。两人的话语瞬间化为湿哒的纠缠,只有带着鼻音的喘息,在越来越高亢的音

    调中前进。

    迦纱不是说要回家吗,为什么和陈亮在车里?!

    沉渊看到黑暗的阴影下,迦纱光洁如玉的胴体靠在一个陈亮怀中。她主动吻

    向陈亮,眼里带着说不出的魅惑。而手中,更是握住了陈亮的巨根。眼前的场景,

    让他好不容易平静的内心陡然间沸腾起来。

    他想着刚才的话语,觉得自己应该阻止。可看到自己女友赤身裸体,主动帮

    别人套弄下身,他再次尝到一股刺激。天地一片寂静,他只听得见山海般的心跳,

    以及车里魅人的娇呼。

    「你想不想射,嗯?」,迦纱努力了许久,她红着脸,气喘吁吁地问道。

    「这样只是很舒服,离射还远着呢」,陈亮一脸舒爽,亲着迦纱的嘴角说道。

    「啊……可我手都酸了」,迦纱偏过头,回吻着陈亮,手上的力气越来越小。

    「像上次那样会刺激一点」,陈亮喘着粗气说道。

    「好吧……」,迦纱眼里溢满春意,她先是转动身体,面对陈亮。随后慢慢

    往下挪动,直到双腿跪在地毯上。眼前的硬物更激动了,渗出一缕透明的液体。

    迦纱伸手握住它,又抬起头看着它的主人,柔柔地说,「你要快点射给我噢,我

    喜欢它射到我身上~」

    陈亮把裤子脱到小腿以下,腰部前倾,让硬物离迦纱更近。迦纱直起身子,

    捧起两团坚挺而又柔润的乳房,慢慢贴近滚烫的阳物。待阳物碰到沟底时,迦纱

    双手合拢,把阳物紧紧夹住。随着手一上一下的摆动,双乳不停地在阳物上摩擦,

    而顶部渗出的随着摩擦涂满了乳沟,让动作更加润滑。

    陈亮只觉得下体被两团酥软不断摩擦,往上的时候,整个头部被深深包裹,

    传来异样的刺激。往下的时候,根部又被深深挤压,就像进入了一个温暖的隧道。

    更刺激的,是迦纱仰着头看着他,焦急又讨好的表情,让他觉得快感不断上升。

    如果说刚才的场景在沉渊心里撕开了裂缝,那现在的画面就彻底粉碎了他的

    抵抗。他看到心爱的女友跪在车里,上身赤裸,完美的胸部夹住别的男人的下体。

    男人偶尔伸出手,用手指逗弄她的乳头,而她在呻吟中加快速度,惹得男人更加

    悸动。

    沉渊躲在树后,只探出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切。庞大的情绪翻腾上涌,他分不

    清是心痛还是刺激,只知道下体已经硬的发痛,而女友却在帮别人释放。

    「怎么,还不射呢……」,迦纱上下移动的手再次放缓,气喘吁吁地问道。

    「因为还不够刺激啊」,陈亮感觉到下体的摩擦减慢,帮迦纱聚拢胸部,重

    新盖住通红的肉棒。

    「可是上次就射了」,迦纱问道。

    「上次是酝酿了一下午,怎么样,有时间吗」,陈亮抚摸着迦纱的乳肉说道。

    「你告诉我,怎么才能快一点,快射给我好不好~」,迦纱有些脱力,脸靠

    在陈亮腿上。

    「你会口交么」,陈亮用指尖点了一下头部,带出一丝黏液,随后伸到迦纱

    嘴边。迦纱赶紧躲开,捂住嘴巴,害怕地看着陈亮。

    「我不会强迫你的,你自己想办法咯」,陈亮把黏液涂抹到迦纱乳尖上,慢

    慢说道。

    「你……」,迦纱羞愤地看了他一眼,又盯着眼前跳动的巨物。巨物浑身通

    红,下身一只手刚刚握住,头部更是像鸡蛋一样大。

    「要不去我家吧,这样太为难你了」,陈亮好心提醒。

    「那样真的可以射出来吗?」,迦纱仰起头问道。

    「嗯,一定会刺激很多的」,陈亮点点头说道。

    迦纱犹豫了片刻,小声说,「我包里有纸巾,你给我一张……」

    陈亮赶紧照办,抽出一张纸巾递给迦纱。迦纱拿出纸在巨物身上不停擦拭,

    直到彻底擦干才把纸丢到一旁。

    「可以了吗?」,陈亮想到之后的场景,更加激动。

    「不许看!」,迦纱伸手要挡住陈亮的视线,陈亮牵着迦纱的手,放到自己

    肉棒上,迦纱害怕地缩回手。

    「乖,我闭上眼睛,不看」,陈亮假装闭上眼睛,却微眯着眼紧紧盯着身下。

    迦纱看了他两眼,伸手握住阳物,身体往前挪动了一点,让巨物正对着她的

    嘴巴。她慢慢张开嘴巴,又紧紧合上,抬头看了一眼陈亮。过了一会,她再次低

    下头,张开双唇,头慢慢往前靠……

    沉渊心里轰隆巨响,无数的声音告诉他要阻止,要停下这一切。可又有一个

    恶魔在低语,告诉他只是看看,最后一次就好。他看到迦纱头一寸一寸地往前挪,

    粉嫩的双唇正对着别人的阳物,而眼神,更是羞的能溢出水来。一瞬间,阻止的

    声音彻底消失,他听着耳边的心跳声,无比仔细的看着这一切。

    又进了一寸,沉渊从侧面看,最顶端已经撞线。它渗着液体,探入迦纱口中。

    可迦纱张着嘴巴,它只是悬空探入,没有被包住。就在这时,肉棒突然跳动了一

    下,顶端勐地碰到迦纱嘴巴。迦纱一紧张,合上双唇,含住了整个头部!

    沉渊放弃了对身体的控制权,他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画面。

    陈亮看到迦纱张着双唇不断靠近,心跳不断加速,可下体却丝毫不敢动。他

    怕吓到迦纱,破坏唯一的机会。可当顶端探入迦纱口中时,那温热的潮湿,让他

    再也控制不住。下体勐的跳动,撞到了迦纱的唇部,他暗暗后悔,以为迦纱会后

    退。可没想到迦纱合上双唇,含住了他的龟头。随后,便是一股温暖的湿润覆盖

    上来。

    「啊~~」,陈亮忍不住发出呻吟。他并不是处男,这些也都经历过。可和这

    一次的快感相比,过去的一切都只是过家家一样。下体的舒爽已经无以复加,而

    顶端触碰到迦纱的香舌,引发本能的抵抗,又让他心神失守,忍不住要丢盔弃甲。

    他深呼吸了三下,强压住要爆发的欲望。

    迦纱含住头部以后,便没再往前。她伸出手,握住棍身,前后套弄。双重刺

    激,让陈亮喘息不断加剧,而下体,更是渗出一股一股的液体。

    又套弄了片刻,迦纱吐出沾满黏液,鸡蛋般的头部。随后她把纸巾放到嘴边,

    吐出一股透明的液体。

    「你怎么流这么多水」,迦纱做完这一切,羞愤地看着陈亮。

    「喝下去嘛,一会还有呢」,陈亮兴奋地说。

    「哼!」,迦纱低下头,重新握住大肉棒,一下把它含入口中,在顶端前后

    快速含弄。她头部前后动的同时,一只手套弄着棍身,另一只手抚摸着两颗睾丸。

    三重刺激让陈亮不住的喘息,他只觉得高潮愈发临近,紧闭着双眼,只等最

    后一层窗户纸的突破。可就在这时,迦纱突然停了下来。

    「怎么……」,陈亮刚睁开眼,就看到迦纱站起来抱住自己,随后双唇被迦

    纱堵住。一股又咸又黏的液体流入口中,随后迦纱的香舌跟着进来。陈亮舍不得

    推开迦纱,可口中的黏液实在难忍,随着迦纱的吻,津液越来越多流了过来,陈

    亮终于忍不住咽了下去。

    「好喝吧,一会再喂你噢~」,看到陈亮吃瘪的表情,迦纱一脸得意。随后

    她又慢慢往下探,重新跪在地毯上。这次她没有快速套弄,而是一寸一寸地含入

    巨根,直到含到三分之一处才停止。之后的每一次,都是含到那里,再慢慢抽出。

    「对……好舒服」,陈亮闭着眼睛,感受下身被不断的吞入又吐出,只觉得

    浑身每一个毛孔都无比舒爽。他本能地按住迦纱的脑袋,轻轻的拉近又推远。偶

    尔他用力过度,顶端陷入一个细窄的通道,传来巨大的快感。可随之而来的,是

    迦纱剧烈的咳嗽,和轻轻咬一口。几次之后,他便不敢尝试了,只教迦纱吸着肉

    棒,用舌尖不断舔弄。而迦纱无论学什么都极为聪明,她把口腔吸到近似真空的

    感觉,随后舌面在马眼扫来扫去,让他在高潮边缘不断进退。

    看到眼前的场景,沉渊只觉得愤怒和快感充斥了全身,就连呼吸都是荷尔蒙

    的气息。两人配合越来越默契,陈亮靠着头枕,闭着眼睛,脸上一片舒爽。他手

    扶着迦纱的头,引着她前后含弄。而迦纱乖乖地张开嘴巴,一边含弄着通红的肉

    棒,一边用手按摩两粒睾丸。

    原本端庄优雅的女友,竟然在车里赤身裸体,跪在地上舔弄别人的下体。沉

    渊觉得自己攀升到了爆发的边缘。他在心里不断呐喊,再多一点,再多一点,手

    不自觉地放到了身下,等待最后的助力。

    「好舒服,好喜欢你帮我口交……」,陈亮声音颤抖地说道。

    「喜欢的话,就射给我嘛,你射的越多,我就越开心呢~」,迦纱吐出肉棒,

    从侧面舔弄,娇声说道。

    「那我要射到你嘴巴里」,陈亮无比亢奋说道。

    「嗯~你射的那么多,我嘴巴装不下的」,迦纱说完后,又用舌尖绕着前端

    打转。

    「我一边射,你一边喝下去,不管多少都装得下」,陈亮伸手揉着迦纱的胸,

    急着说道。

    「你好坏,你要我全身都有你的精液啊~」,迦纱嘴巴休息了一下,手继续

    套弄着。

    「这里还没有呢」,陈亮手继续往下,触到迦纱小腹才停止。

    「不行的,那里要给我的老公……」,迦纱话音刚落,想到了什么,勐地停

    下来。陈亮却忍受不了冷落,握住她的酥胸,又把肉棒顶到她唇边。迦纱带着复

    杂的表情,再次张口,任由巨大的肉棒伸入口中。肉棒在口中跳动,她沉默了几

    秒,陡然加快速度。

    「快了……不,还差一点,我这样射不出来」,陈亮感觉高潮近在咫尺,可

    眼前的快感已经到了极致,再也没有额外的推力。

    「你想怎么样都可以,求你快点射给我好不好」,迦纱抬头看着陈亮,两只

    手共同握住肉棒,快速套弄。

    「我,我要射进你那里」,陈亮伸手,触碰着迦纱的大腿根部。

    「那里不行的!我帮你,我可以含的更深一点!唔……这样可以么~」,迦

    纱重新埋下头,用力地含弄着

    「光是口交射不出来,就差那么一点点……」,陈亮感觉自己不上不下,也

    是十分难耐。

    「真不行,唔~……别的,我尽量满足你」,迦纱在含弄间隙,模煳地说道。

    「那让我隔着内裤,几下就能射了」,陈亮急声说道。

    「那…只能隔着内裤!」,迦纱抬起头,看着陈亮。

    陈亮抱起迦纱,和迦纱深吻。而双手,则解开迦纱的长裤,把它往下脱。迦

    纱挣扎了几下,可她越挣扎,裤子下去的越快,没几下,修长的双腿便裸露在外

    了。陈亮抱着浑身赤裸的迦纱,帮她分开双腿,跨坐在自己腿上。

    等等!迦纱并没有穿内裤啊!

    沉渊看到迦纱从腰部到小腿一片光洁,没有丝毫遮掩。脱下的也只有一条长

    裤,再无别的衣物。他原本保留的底线,再一次暴露在眼前。

    阻止,还是不阻止?!

    沉渊原本以为,迦纱已经和孙凌云发生了关系。他内心的痛苦占据顶峰,不

    断鞭笞自己。可当他知道那只是演戏时,心里松了一口气,却又有一丝丝的遗憾。

    而这一次的选择再次摆在他面前,是满足遗憾承受痛苦。还是阻止这一切,回到

    原点。他看着两人下身挨的越来越近,内心想被撕扯成了两半,他做不出任何抉

    择,亦或者已经做出了抉择。

    迦纱一开始还没有意识不妥,她顺着陈亮的力,慢慢往下坐。可当她接触到

    陈亮腿时,勐然意识到不对。

    「停下!这样犯规了!」,迦纱奋力起身,想要逃离身下之物。

    「是你没穿内裤,不是我在犯规」,陈亮双手抱紧迦纱,下身不断挺动。

    「我……我忘了,我用别的方式帮你,我帮你乳交,我帮你口交好不好~」,

    迦纱一边挣扎,一边魅声说道。

    「我快射了,你是要我马上射出来,还是要帮我口交一晚上」,陈亮无意中

    触碰了两下,一股温暖的湿意传到顶端。原本迦纱的嘴巴就无比柔软,可这种触

    感,又增加了些许滑腻和挤压。虽然只碰了两下,可陈亮只觉得一股燥热涌上来,

    让高潮在根部迅速积累。

    「你……求求你不要进去,不要进去」,迦纱下身不断闪躲,带着哭腔说道。

    「我快了,你配合一下我,我马上就到了」,迦纱再一次躲开,陈亮感觉高

    潮再一次稍纵即逝,急着说道。

    「那……亲爱的,你快射给我,快射到我身上」,迦纱不再闪躲,她抱住陈

    亮,把香舌递到他嘴边。又拿起他的手,放在自己跳动的胸口上。而小腹更是和

    陈亮紧紧贴住,顺着陈亮的力前后挪动。

    「你那里都湿了,是不是很舒服,啊?」,陈亮红着眼,喘着粗气问道。

    「是……你那里好烫,弄的我都湿了~」,迦纱咬着唇,娇声应到。

    「你上次见我是不是也没穿内裤,啊?」,陈亮抱着迦纱在腿上前后滑动,

    每一次贴近,肉棒的青筋都会陷入一片泥泞。他想着女神用下体帮自己射精,体

    内的快感已经攀升到了极点。

    「不是,今天我……我忘了」,迦纱只觉得下身越来越酥麻,浑身的力气都

    被抽干,她趴在陈亮肩膀上,对着他耳边小声解释。

    「那你就紧紧包裹住它,它就要射了!……」,陈亮感觉下体已经肿胀地不

    行,他紧紧抱住迦纱,下身胡乱地耸动,只想深入那片泥泞。

    「嗯,那你射给我,都射给我啊~」,迦纱咬着唇,满面潮红,下体更是渗

    出羞人的液体。

    「好,我给你,我都给你!」,陈亮说着,握住迦纱的腰,让她下身微微抬

    起。随后下身前后挪动,探寻湿滑入口。

    「啊,不要进来,射在外面~」,迦纱觉得一个圆形巨物抵在了入口,她慌

    忙躲闪,不让巨物对准缝隙。

    「我要……」,陈亮死死咬住牙,心跳已经快到极致,下身更是泛起一阵酥

    麻。他用尽全力抱住迦纱,不断调整角度,直到顶端再次感受到湿滑的微陷。随

    后他双手下按,下身用力向上挺动……

    「射了!」

    ……

    沉渊,你要是敢那样就死定了!

    沉渊,我们回家吧~

    沉渊,你要了我吧……

    沉渊,你不要离开我

    沉渊,我可是……我可是你老婆呢!

    沉渊,如果能重来,你会阻止吗?

    沉渊……

    一股灼热的泪水奔涌而出,沉渊哭喊着冲到车旁,用尽全力拍打车窗。车里

    的两个人惊呆了,迦纱满脸惨白,失神地看着窗外。陈亮看了一眼,咬紧牙关,

    不住地颤抖,随后一下瘫坐在座椅上。

    空间被凝固,时间也停止了流动,就连声音,都逃离了这片天地。沉渊看到

    一股白浊的液体,顺着迦纱大腿内侧往下蔓延。与此同时,两道清泪顺着迦纱脸

    庞滑落,滴到沉渊心里。

    「他是谁?」,陈亮打破了寂静。

    迦纱终于动了,她从陈亮身上下来,默默捡起了长裤,套到还流着精液的腿

    上。随后又拿起衣物,一件一件穿好。陈亮还想说什么,她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

    后者便闭上了嘴巴。

    车门打开,迦纱挪动步伐,走到沉渊面前。沉渊嘴巴张了又合,没发出半点

    声音。迦纱扬起手,狠狠地扇了自己一耳光,惨白的脸上,终于出现一丝血色。

    沉渊心里一痛,像耳光打在自己脸上一样。他伸出手,轻抚着迦纱脸上的血

    丝,声音颤抖地说,「我们……回家吧」

    ……

    是夜,寒冷肆虐着无家可归,或是心无依靠的人们。漆黑的房间里,沉渊只

    觉得身体冷热交替,意识一片混沌。

    又是一道噩梦升起,又是一次选择,沉渊在濒临昏迷中默念。

    「上帝……」

    「请赐予我平静,接受我所不能改变……」

    「请赐予我勇气,实现我能实现之愿……」

    「请赐予我智慧,让我能将两者分辨……」

    ——《宁静祷言》

    【待续】


如果您喜欢,请把《NTR心理治疗实录》,方便以后阅读NTR心理治疗实录NTR心理治疗实录(22)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NTR心理治疗实录NTR心理治疗实录(22)并对NTR心理治疗实录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