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恶魔欺骗TS转生了的我依然毫不气馁以后宫为目标

被恶魔欺骗TS转生了的我依然毫不气馁以后宫为目标(2下)

类别:现在情欲 作者:银龙诺艾尔 本章:被恶魔欺骗TS转生了的我依然毫不气馁以后宫为目标(2下)

    29年9月6日

    『……也该是时候去再挑战一次冒险者登记了吧——』

    在浓厚的做爱之后,又和尤薇黏着卿卿我我好一阵子,我忽然想起了什么低声念叨起来。

    魔力也积攒起来了,何况金钱非常急需。

    关于房费,因为奴隶被看作个人所有物所以不算数,但是吃喝还是要多花钱。虽然现在多少还有点剩余,但什么事情搞得太紧张都不太好。

    是该动起来的时候了。

    『……冒险者?涟小姐要去迷宫吗?』

    把脸像小婴儿一样埋在我胸里的尤薇抬起头楚楚可怜地望着我。

    『是啊。是这么打算来着?』

    『……那个,我认为很危险。涟小姐是不是找个更好一点的工作比较好啊』

    尤薇胆怯又担心地说道。

    我揉着她蓬松的头发温柔地微笑

    『没事哒没事哒,船到桥头自然直』

    没有根据。

    『……好』

    尤薇表情微暗低下头。我把这样的她的下巴轻轻扭过来,然后用嘴覆盖上去。是仅用唇与唇相交的温柔接吻。

    呜哇……好像脸都热了起来。明明都狠狠地做爱过了,怎么这样的kiss还会这么羞耻啊……是因为,与做爱的感觉不同,纯粹地传达过去爱意的原因吗?

    『那,就先拜拜,我去去就回』

    『啊……』

    我和她的小嘴分开迅速手抓起衣服穿好,仿佛要逃跑一样把房门甩在身后。

    仿佛想让我滚烫的脸颊冷却下来一样用手轻轻在表面扇风。

    (但是,尤薇也慢慢地会表达出自己的意见了呢)

    刚把她买来的时候,尤薇是仅仅会对自己的动作稍作反应的,外表如人偶般的内向少女。而我怎么说也和她两人身体纠缠不休了一周之久,她也慢慢能跟我说出自己的想法了呢。

    虽然我是予取予求,但也好好让她吃饭睡觉,并没有丝毫加害她的意思,她大概是安心了吧。

    虽然还多少保留着担忧,但我感觉到两人的羁绊加深还是非常喜悦的。

    我哼着歌走向公会。

    (冒险者公会哟!我回来啦!)

    我面对一周不见的公会两手叉腰仁王立。

    之前我甚至在接待人面前败下阵来落荒而逃,但这一周之间不断地修行(sex)又修行(还是sex)的我,如今面对登记这种程度的小事不需费吹灰之力!

    我已经把童贞……不,把处女舍弃了,自己头一次得到了自信!

    我已经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迄今为止我一直畏惧的他人的视线,只要有了自信的话,感觉也完全不同了。

    倒不如说,迄今为止咱都是没人会注目的空气一样的东西,现在能被视线聚焦反而还有快感。

    曾经驼着背的姿势,也因为自信满满而舒展挺拔,身子舒展了视线也抬高了,视线高了整个世界都变啦。

    现在的我,可谓站在人生的巅峰。我很清楚。

    我,深呼吸一下,然后猛烈地一击打开公会大门。不,在这之前再次深呼吸一次。

    冷静啊我。奔放的心跳也赶快用深呼吸稳定下来。似乎我在没注意的时候又紧张起来了。以这种状态的话去做什么都不太好。忘了以前换班级自我介绍时候的悲剧了吗?紧张导致失败,失败导致紧张。负的循环。为了防止这发生,必须在最初把紧张一举克服。

    我再次深呼吸,然后这次真的打开门的时候——突然想起来,自己装备没问题吗

    确认一下来这里之前买来的装备。用一枚金币能买的便宜匕首,同样一枚金币左右的小盾。那就是我现在的装备。虽然本来很想买枪之类的长武器,大盾,铠甲也想要,但无论那种正儿八经的装备都是不拿出十枚金币搞不掂。所以就只能买了便宜的匕首和木板蒙皮的防御力令人不安的小盾。

    我确认了这些装备都在趁手的位置放好之后,这回再次去打开门——今天还是算了吧。

    我越是想啊想,就越觉得自己应该还有个两枚金币和一点银币的样子。这个大概够再住两周旅店的。在这之间把匕首的用法练习好,再和尤薇好好做爱积累魔力才是更踏实的做法嘛。

    现在的我,魔法可以用1+17回,这对于Lv1的冒险者来说可以算是破格的实力,但对于迷宫初心者的我来说还是不可靠的数字。我只能这么想。

    『嗯。今天果然还是算啦。我啊,是过石桥也要敲着地面走的稳健派,肯定能活得长啦!』

    『虽然那个咱同意吧,但是当冒险者光慎重不够,胸怀也是重要的叻!』

    『咿呀?咦?!——』

    突然被从身后搭话的我被吓得差点跳起来,猛地扭动腰肢回身时?!

    我的背后是不知道啥时候站着的我必须仰视的黑发大个男人。

    现在我的身高大约是一米六左右和前世差不多。

    而这样身高的我必须仰视不然脸都瞧不见的男人,可以算个巨汉了。恐怕都超过一米九了。

    两只手跟我的大腿一般粗。简直没法想象和我同为人类的肌肉。一眼就能看出是非常精心锻炼过的肉体。

    年岁大概20出头,黑色短发,颇为精悍的面容。意志坚定的黑曜石色双瞳,粗眉显得十分凛然。

    黑发的青年看着弯腰仿佛奥特曼一样架着双手警戒的我像搞事的小男孩一样浮现出笑容,不知怎么的就把我搬起来扛到了右肩上。

    『喂喂喂喂喂啊??诶??这什么什么什么?!』

    『啊哈哈哈哈哈哈—!』

    我狼狈不堪而大个男却愉快的笑着把咱扛进了公会。

    扛着可怜的美少女的大个男的样子当然一下子就把公会内冒险者的目光全吸引了过去,我一脸红的像苹果他却仿佛无事发生一样悠然地走向接待台。

    这幅样子让我不禁思索着男人难道说个是不得了的老手吗……?精心锻炼的肉体毫无疑问是为战斗准备。眼光锐利,毫不在意他人目光。这显示出这人可能是个早已习惯了被众人瞩目的实力高强者。

    诶?我为啥这么冷静分析起来了?现实逃避吗!

    『哇呀!』

    黑发青年到达接待台了之后就把咱放在了地上。虽然他的动作倒是很小心但腰早就吓软了的我就那样一屁股坐地上。

    因为做了一个屁股墩在地上,以及发出奇怪的惊叫让我脸羞红的更像个茄子,赶快就重新站了起来。

    为了遮掩我的害羞向那人照射出抗议的视线但是被漂亮地无视了。该死……!

    『这里是受理的地方对吧』

    黑发青年向接待青年搭话。那个人正好是我那天来的时候碰到然后败逃的那个接待我的青年。

    『啊,是的』

    『冒险者登记,两人份,拜托了。』

    诶诶诶诶诶诶诶诶?!你还不是冒险者者吗???

    黑发的战士明显是历战老兵风格啊。

    所以我才觉得他是老手,结果怎么跟我一样都是新手啊!

    简直是徒有其表。失望透顶了啊。

    『冒险者,登记,是吗?这位女性也要?』、

    青年不可思议地问道。我小鸡啄米一样点头。

    虽然跟不上这一连怒涛般的展开,但冒险者登记这个事情本身是我希望的。倒不如说现在如果跑了有种再也做不到的感觉。那就是我一直以来重复的套路。

    『于是就拜托您啦』

    『了解了。那么在这里的必须文书上填好信息。』

    接待青年很担心似的一边不时地瞅着我们两人一边递给我们两张羊皮纸

    『呼姆……』

    黑发男面对着羊皮纸稍微烦恼了一会,不知为啥就转而递给了我。

    『哎?』

    『不好意思呐,咱不会写字。帮我写了吧。』

    诶——这家伙字也不会写吗

    据我所知这个世界虽然是中世纪的风貌但反而识字率意外的高。大概是因为魔法,魔道具的存在导致书籍大量印刷简单很多吧。因此,城里的人大多都能读写。

    但。实在不会也没办法。咱就把纸接过拿起羽毛笔开始写。

    『名字是?』

    『库洛乌』

    『年龄,种族?』

    『十八岁,人类』

    『十八??』

    骗人吧?看着明明20多岁。

    『啊——,备注是什么啊。不好意思,备注该写什么啊?』

    我询问接待青年,他便友善地微笑回答。这个家伙,库洛乌跟他说话的时候他一副冷冰冰样子,我一问倒是笑容灿烂。理由我很明白。因为咱也曾是男人中的屑来着。

    『那边是给自己写的宣传词。比如有用的技能,有魔力的话,募集临时队员也会更简单』

    『原来如此……有啥要写的吗?』

    『技能,技能是啥』

    讲真?喂,等下哦?

    『……你脑子里有没有流过【取得什么什么的技能了!】的声音?』

    我这么问的时候,库洛乌挠着头撇开视线思索着。

    『啊——,有那种事嘛?咱不记得啊』

    『……我也没听说过这种事情』

    既然接待小哥都这么说了,那我取得【爱欲】的时候听到的声音,难道不是系统消息什么之类的东西吗?话说,我好想在哪儿听过那声音。恶魔……拉米娅吗?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大概是恶魔的福利吧。

    『抱歉,我搞错了……那就空着这里吧』

    我虽然能帮做解析,但是说实话一一写出来太麻烦了所以不要。没有做到这份上的理由。

    『顺便一提,公会可以做付费的技能检查,你们要不要做?』

    青年浮现出营业式微笑问道。原来如此,一般人都是这样用去查询然后才知道自己有没有技能的啊。

    『不,免了哈。又没钱——』

    我当然是拒绝了。我自己有解析要那个做什么。写完交给了青年。

    最后备注写了自己是魔力持有者。只是便于募集小队成员的话,写这个就够了吧。

    再说,我的技能虽然很渣性能但是也是从恶魔那得到的东西,这个世界,有可能原本并不存在那种东西。那样的话,我要是有谁都不知道的复数个技能,就太过可疑了。基本上我想去避免暴露。

    『魔力持有者吗……原来如此』

    青年点头,给了我2张金属牌。

    『那两张是二位的身份证。请务必好好保管。用它的话就可以用银行存的钱在这个城市的店头支付。但是用太多的话就会产生贷款清注意。还款是每月末。』

    原来如此。就是信用卡一样的东西吗。中世纪风世界却有这么便利的系统啊。

    『那么我再简单说明下规约。

    首先,从现在这个瞬间开始你们二人就有了自由出入【迷宫】的权利,和每月最低击倒10匹迷宫魔物的义务。完不成就会被剥夺冒险者资格。不可再次登记。并且,为了防止无谋的伤亡,讨伐数可以累积。一个月打倒100匹,就可以有10个月的余裕。但是,超过一年份的累积是不可的。

    ……截止以上这些,没问题吧』

    我点头。库洛乌则是一副好像在说『不太懂啊』的样子。

    『第二是关于收购魔石的事。迷宫内的魔物心脏有着被称为魔石的核。用这个可进行多种加工,公会也会收购。通过魔石的收购数来计算讨伐数,每月请务必卖10个过来。此外,能够作数的魔石,只能来自和你们阶级的数字相同的迷宫阶层以上,比如lv3的人就是3层以上的魔石,lv7的人就是7层以上。没达到层数的话,每少一层算的数量就少一倍。

    也就是说lv5的冒险者,也可以用4层的魔石20个,又或是三层的魔石40个这样替代。

    另外,被取了魔石的魔物会变成灰消失。少数情况下肉体会有残余。这个也可以卖给公会。请一定卖给我们。』

    ……原来如此。我还想着以小队讨伐的情况,到底是一个小队一月10个就可以了呢,还是按照个人一个月10个就可以计算呢。如果是后者的话就有点不可思议了。但是现在这样,按照魔石的贩卖数计算就明白多了。也就是说最糟糕的情况下,从其他冒险者哪里收购魔石也可以维持冒险者资格。

    『再接下来,是挂便于levelup【升级】和classchange【转职】。本公会,【有偿】提供升级和转职系统服务。

    升级是lv数乘以10金币。转职则目前已经便宜到仅需1000枚金币,请多加利用。

    升级还会用到魔石,这些魔石则是要由自己准备了。此外,一次升级太多会导致剧烈的肉体强化,人体无法承受猝死的可能性很高。所以本公会推荐每次只升一级。

    还有,转职系统是lv10以上才可以使用。等二位到了lv10再行解说。

    到此为止有问题吗?』

    不不不不,这可不好。完全不好。

    诶?这什么鬼?这里不花钱不能升级的吗?讲真吗?我真是没见过这么逼氪的RPG游戏啊。一般不都是打怪积累经验值就可以任意升级才对的吗?

    再说一级10金币,这都可以告欺诈了。10级升到11级的话,就要100枚金币了。转职要1000枚……这可能吗?这钱一般人都能盖房子了啊……

    ……但是,回过头一想,升级可以说是一门超越人类极限的技术。

    就算再怎么使劲去锻炼才变成握力100千克的人,原本只有50千克的人只要通过升级就能追平。这么一想,真的是非常合理的价格………………才有鬼啦!

    确实,花钱就能简单地让人超越自己的极限听起来很有魅力,但我可是玩惯了免费升级RPG的那一派。

    我的内心已经形成,升级=免费的固定思维模式。就好比说,我是在自贩机不买水的那一派。对我来说自販机上只能买果汁。

    再说了,相当于一般游戏里经验值的魔石本身是升级材料,用掉就赚不到钱,所以升级所需金钱实际上是超大的。简直是太掉进钱眼了。我逐渐开始认定公会是个邪恶的组织了。

    『那么,现在开始二位就是冒险者了。为了这个国家的和平而努力吧!……啊!』

    『啊』,是什么鬼啊,我都不安了!

    『……非常抱歉。我忘记了一件事。讨伐数是在月末计数的。那个,所以呢月末为止还有一周。在这之前不打到10匹的话,就剥夺你们的资格了,请一定注意』

    骗人的吧?

    『那,那个,请问下个月初登记如何?』

    『不好意思……已经给您们登记完了』

    『骗人的吧——…………』

    本来一个月完成的额度,现在只能一周?

    这是对初心者来说过于过分的试炼啊。我脑子要晕了。明明还打算作为成功登记的犒劳,这一周和尤薇色色地度过呢……

    消沉的我的耳中传来其他冒险者在一边的窃窃私语

    『啊——每月都有的呢,这种人』『之前还有月底截止3天前突然跑来的家伙呢』『那家伙要真想维持定额的话得死了才行吧』『嘛,一般来说是会那样呢』『1日/1人/1匹是一般情况吧。小姐再怎么说也应该再早一礼拜才对啊』『但是啊,那个女的可真是美人啊。瞧啊那个身体,受不了了啊』『作为帮你完成定额的代价……不和咱睡一晚吗?』『算了吧你……你看她旁边的……那是【常胜】的库洛乌哦』『……是王都竞技场那个吗』

    听着冒险者的低语我思考着。

    一周。我来这里也是差不多这么久。啊啊,要是那个时候挤出勇气去登记该多好!悔之不及啊!浮现出了这样的想法。

    不不。说起来要不是今天库洛乌强行把我弄进公会的话,就变成下周来登记了啊……

    话说啊,这家伙,是不是小有名气啊?甚至有【常胜】这么帅气的外号。就是因为他很强所以才会这么游刃有余吧。和咱这种人不同啊!

    咱用恨意满满的,完全是迁怒的视线盯着库洛乌,他却若无其事地说道

    『好诶,那就赶紧的下迷宫吧。走叻!』

    『诶?』

    这家伙,真的脑袋里都是空气吗?刚才的那些话完全没听见吗?

    ……大概完全都没在听吧。我只好无可奈何地垂下肩跟着他了。

    迷宫的入口是在街道的中心处。

    周边是坚实的砦,如此构造一有不测事态就能立刻转换为战争最前线。

    砦的中心的广场上是简朴的石头庙宇一般的建筑镇守着,两侧的门内可以看到向下的楼梯

    广场上完成冒险的冒险者驻扎着,外部四周也都是为他们准备的店铺,萦绕着勾人食欲的香味

    刚结束搏命冒险的冒险者空腹归来不可能抵挡得住这样的诱惑吧

    冒险者全是一副说着『好不舍得!但是买买买!』的表情,去把铺上的烤串啤酒什么的享受一通,后边看到的又被吸引,于是客人一个接一个。而店主们都是一副计划通的表情

    我们走近入口,们的两侧的士兵拿枪怼过来

    『请出示冒险者卡片』

    我们听了这话慌忙拿出金属卡片,但士兵们几乎没怎么看就收回了枪。

    看来这就是做做样子走流程。卡片完成使命之后我们把他们好好收回包里然后小心地摸进迷宫。

    近看着入口,形容一下感觉就是释放着很不祥的气息,可以立刻联想到地狱的入口。地和墙壁全是石头的迷宫,相当的宽广的通路,至少能容纳五六人不拥挤地同时展开战斗,高度也是,但的话……比如几十人的小分队的战斗大概是容不下的。

    光源则是每隔一段距离在墙上有昏暗的松树枝燃烧照明,青白的火光摇摆就像地狱的鬼火似的。

    『……』

    旁边站立的库洛乌静静地窥探四周。黑发青年的表情中全然看不出不安与恐惧,那精悍的表情上只能看到对自己的无比自信。

    而这,对我来说,固然之后共同战斗的同伴可靠是好事,但另一方面和这么强大的男人在危险的迷宫中仅仅两人同行,想到这个我就不得不对自己的安危感到担忧。

    (……怎么办啊,不会突然在没人的地方袭击我把,果然还是先回去?但是我一个人又没法攻略迷宫……)

    我正在迷宫入口前犹豫不决

    『怎么了,赶紧走吧?』

    『嗯,好』

    反射性点头,马上就后悔了。

    呜呜,没办法了,只有走了!这就是冒险。我毕竟已经是冒险者了!

    我意已决,踏入迷宫。

    『呃』

    我一走进去最出感觉到的就是超恶的臭味。下意识捂住鼻子。

    在石头的迷宫之中,湿气不断积累,但不祥的冷气也飘荡在各处。搞得催人呕吐的腐臭在四周满溢。

    迷宫入口明明啥都没闻到,走进去一会就臭的不行,不知道是不是就在入口放了什么消除臭味的魔道具又或者这个空间本身是和周围隔离的呢

    迷宫是魔界向人间眼神的侵攻路径,因此或许严格说算魔界的一部分

    我现在正在敌人的胃袋之中。一这么想我就变得恐惧,但看旁边的青年却和我不同淡定自如。

    变得稍微有些后悔,我也捂住鼻子继续忍受。

    这样就暂时没嗅觉了。但衣服还是会沾的全是臭味吧。越快出去洗澡越好。

    ——盯

    从台阶继续沿着通路前进,最初的拐角处有个T子路口,从那里不管怎样先右转。这样我们的最初并没遇到什么大不了的陷阱也没什么烦恼。

    ——盯盯盯

    继续前行到达一个小房间,虽预备好对怪物的作战,里面却没人。因为离入口近,推测是被其他人打掉了。我松了口气继续前进。

    ——盯盯盯盯盯

    再向前走,到了十字路。右边的通路传来轻微的刀剑之声和野兽的咆哮。

    这是,在战斗中?该不该帮手呢?……不,特意去惹来麻烦没必要吧。我向右手通路走躲开他们,然后左转继续。

    ——盯盯盯盯盯盯盯

    就这样,我们极其神经紧张而保持慎重地在魔物潜伏的迷宫中推进,但从我一进来开始到现在也实在开始忍不住那个了,终于向库洛乌转过身面对面

    『什,什么啊?』

    因为我眼光带着责备,库洛乌也稍微震了一下不自在地回答道。面对他,我单刀直入

    『再怎么说,你盯我的欧派也太久了!』

    『咕哇……』

    库洛乌下意识捂住胸口扭过上身躲开我的视线

    『什什什么意思啊?俺只是关心重要的队友而已哦?』

    『不。你再说咕哇什么的扭过去也已经迟了』

    是的。我从进入迷宫开始就一直感觉到的。那就是这个男人盯着我的欧派的邪恶的视线。自我进来以后,就一直锲而不舍地用余光观察我摇荡的两个乳房。

    稍微看看,我作为前男人也可以理解也就忍了吧。但这样搞也实在是露骨过头了。

    女性对看自己的视线是十分敏感什么的说法看来有可信度。我也注意一下吧。

    但是啊……这家伙似乎某种程度上给人对女性全无抵抗力的感觉。难道说,是童贞男?

    我这么一想的话,对于库洛乌本来有的那种面对强者的下等感和畏惧感似的感情就……逐渐消失了一样

    就好象是童贞毕业的宅男,面对童贞男的小混混也会有的睥睨感似的。

    『呜……那没办法了。这样的话只好直说了。』

    库洛乌向我转过身站好。面对那样认真的表情我都不由地正色。

    『什,什么?』

    『——能让我揉揉吗?』

    『嗯,可以哦——』

    『真的啊?!』

    『——会这么说才有鬼啊!!你想啥呢!脑浆和蛋蛋位置互换了吗!!』

    当前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diyibanhugmail.com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diyibanzhu@gmail.com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呜。果然不行吗……』

    『我回去了行不?感觉到贞操的危机了已经……』

    面对垂下肩膀的库洛乌,我则是捂住胸不断畏惧地后退。但是啊,我竟然也会有做出这样动作的一天啊……人生真是无法预测的啊

    『等下,等等啊。稍微也听我说两句』

    面对努力辩解的库洛乌,温柔的我还是侧耳一听。这样温柔过头的地方,就是咱唯一的缺点了。

    『姑且听你说一句』

    『谢谢……其实啊,我不久之前还是个剑斗士』

    嗯……说起来之前边上的某个酱油冒险者也说过类似的话来着。

    剑斗士,也就是角斗场搏命厮杀的男奴隶。

    奴隶一般来说女人多是性奴隶,男的则是剑斗士或矿山奴隶。要不然就是冒险者们使用的肉盾炮灰。

    无论那一种都很残酷,但剑斗士有获胜将近,赎身的可能性更高。

    因为奴隶如果花自己身价十倍的钱,便一定可以赎买回自己。

    原本也并没有必须给奴隶工资的法律,给奴隶报酬只是处于主人的慈悲,或者是提高干劲。

    从这点来说,能确定获得赏金的剑斗士确实是更容易赎身。

    『嗯,然后?』

    『你也知道。剑斗士只有男人。所以十岁成为剑斗士以来,我都是在肮脏的男奴隶之间的残酷环境中成长生存的』

    『嗯』

    要按日本来比喻就是小学四年级就开始了奴隶的人生。值得同情。

    『每天持续着赌上生死的战斗。在这样的生活中我唯一的生存意义就是想着从奴隶身份中解放之后要做什么。好吃的饭,高价的名酒,大房子。虽然那都值得憧憬,但我最渴望的就是体会女人的柔软』

    『唔,嗯……』

    不知怎的话题到了奇怪的方向上。

    『刚解放之后,我首先就去约了妓女。当然,钱很少所以只能买底层的妓女,我倒也不在乎。但是啊,我正当要买的时候,就突然想到了』

    『什么?』

    『这样好吗?如此最低端的,再怎么礼貌用词也绝对没法夸奖的大妈一样的女人来实现我最重要的梦想,真的好吗?』

    『原来如此』

    心情我能理解。以生死相搏的日子换来的报酬就是恐龙一样的大妈妓女给我脱处,无法接受。……这一点上,我可是享受了顶级的姐系女恶魔的服务了呢!(得意)

    能有这样初体验就只有我了吧。也就是说我在性上面对眼前这男人已经完全胜利了。这么一想我心情还挺好。

    『这可是一生一次的脱处啊。那体验会在脑海里留一辈子的吧。在我和比那妓女好几百倍的女人做的时候,我一定会在心里想,和这个女人一起舍弃童贞实在是太好了。我是这样坚信的啊』

    库洛乌紧紧地握着拳头

    『常年的梦想。悲愿啊。已经忍了多少年了。这样的话,再稍稍忍一下,我想为最好的女人舍弃童贞。我在这样决心的第二天,就看见了你』

    『诶……但是我完全没打算和你做哦』

    作为原男人。这是不可能的。就算被这货救了命,我也不会以身相许的。

    『我知道。所以说,至少行行好。让我揉揉你世界的欧派。即便只有那样我也满足了。最先揉到的欧派是世界最棒的欧派。这一定会深深刻在我记忆中吧。拜托了!就是我说的这些!请让我揉欧派吧!』

    嘎巴一下深深地对我低下头去。面对这样拼的他我的脸都抽抽了。

    『额,嗯……』

    抱起肩膀我陷入思考。说实话,我也开始被他的热诚打动了。

    要说为什么,这个童贞青年的想法,对于我这个前没仁爱的童贞男也是有切身体会的。

    再说这个库洛乌长这么帅却连女人身体啥样都不知道,我却把拉米娅和尤薇这样的美女,美少女的身体尝得清清楚楚优越感爆棚。

    这样的话,稍微让她碰一下也没事吧?

    因为如果我是库洛乌的话,一定会高兴的不行的。

    且不说,如果库洛乌真有那个意思,把我直接推倒上了也是做得到的,却如此正直地向我拜托这件事,给我很好的印象。

    『……好吧。那么,要不这样?』

    我正纠结的时候,库洛乌抬起头

    『你是魔力持有者。所以,万一有事的时候可以用一次魔法,除此以外你啥也不做都可以。我会和敌人战斗。战斗中会护着你。也不会让你受伤。魔石的回收交给我。当然,拿到的对半分。作为代偿,战斗的时候褒赏我就好』

    『褒赏?』

    『是啊。根据战斗结果,你允许我摸你身体的一个地方。具体什么地方你决定。如果干的不错就让我摸欧派,如果觉得不行,就握握你的手算了……这样的感觉如何?』

    『…………』

    这样的条件是好得破格的。我平时什么都不做,只要战斗后让他摸摸身体就可以。

    这样的诱人条件不会再有了。简直可以说是某种公主pl了。

    好吧。我就向没人疼没人爱的库洛乌君伸出拯救之手吧。

    正想着要点头的时候,突然库洛乌拔出了腰间的剑。

    什么?难道说这人终于要开始靠实力硬来了吗?!瞬间想要防御,但他的视线看的并不是我而是通路的另一端。

    他的目光瞬间就从不好意思的神情一转为极其锐利的精悍。

    我甚至都不情愿地对他这样的表现感觉到了一丝帅气。……该死啊。帅哥去死啦。

    『我感觉到前边有谁的气息。多半是魔物吧。』

    真的吗?我完全没听到任何东西。真的不是为了耍帅?

    面对半信半疑的我,历战剑斗士自信地笑了,然后给我提出一个提案。

    『怎么样?你要不要接受,就看我的战斗之后决定?』

    『嗯,好……』

    迷惑的我这时候闻到了一股奇臭。那是融合了血汗污垢,难以忍受的腐臭。比起进入迷宫入口时候还要浓数十倍,从拐角处不断漂过来。

    我咽了一口水盯着对面,终于从那拐角处,怪物现身了。

    捕捉到怪物身影到瞬间我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现身的四匹敌人几乎都只能用异形一般的怪物形容。

    轮廓看上去是猿猴……反正就是类似大猩猩之类的样子。但是这么丑陋的东西谁也不会真的当成大猩猩。和我所知道的任何生物都不同。

    肌肤质感不同。裂开的嘴里发出的声音也不同。飘散的味道不同。一切都不同。一眼就能看出和我所知的是完全不同的生态系统的生物。

    体格约等于小学一年级生。仿佛是生下来不久的婴儿的脸那样皱着皮肤丑得不像样。全身无毛,肌肤如大象一般质感。

    这样的生物其实我是非常清楚的。眼就有种熟悉感。

    哥布林。在RPG里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杂鱼。但是却以如此的存在感和恐怖感在我眼前现身。

    『……咿!』

    喉咙里泄漏出细细的惊呼。……说实话我真的吓的不轻。

    这些哥布林穿着铠甲,手持生锈的剑。

    那些已经足以让我过度地想象自己被砍中是什么感觉了。手脚都颤抖到停不下来。

    但是眼前的这名黑发剑士却仿佛什么都无所谓一样径直前行。

    他的脚步坦然而毫无造作的,简直就像是迈向眼前的友人一样自然。

    他一步一步走近哥布林,到了某一个距离上终于一瞬间,身体如同蛇行一般潜入地面中去。

    然后突向最前头的哥布林,剑尖破空的瞬间,剑士本人已经突入了哥布林们的中心。

    我清楚的发现了哥布林们陷入了怎样的混乱。

    第二只哥布林的剑间不容发地刺过来。库洛乌回旋躲避开来,反将它的手抓住,刺向前一只哥布林的胸口,保持着这样的动作继续回旋转到这只哥布林的身后漂亮地将剑一扫。两只哥布林的头颅在剑光闪过之后,在空中横飞。

    后方的第三只哥布林袭击过来,库洛乌左手逮住一个空中飞舞的头颅,顺势往剑前一送,用这头颅生生止住剑势。

    依然保持着死前的混乱表情的哥布林的头部被锈剑深深贯穿,仅仅在一端稍稍突出了一点剑尖,就无法再向库洛乌前进分毫。没等第三只哥布林彻底拔出剑,库洛乌就把那头扔了出去。

    本在拔剑的哥布林失去平衡,而这缝隙是致命的。下一个瞬间黑发的剑士已经将其斩首。

    一连的动作行云流水。而在一旁观看的我,可以说是生来头一次体会到,不带丝毫多余动作的招式,竟会是如此美丽。

    库洛乌捡起地面落下的头颅,把尚未从惊讶的僵硬中解放想要杀过来的哥布林的另一同伴投过去。硬直中的哥布林反射性地试图去接住,但下一瞬间,它尚未抓住的前方的那只头颅,就已经变成了自己的那只头颅了。

    周围一片寂静。库洛乌轻震宝剑,将血污抖落,再用布轻轻一擦,收剑入鞘。就这样轻轻地走回我所在的位置,然后开口了……

    『怎么样,我还不错吧?』

    『嗯,是』

    还不错?那可不止。在我眼中,这人无疑是战斗的达人。

    心脏在跳动。我非常的兴奋。总算是理解了竞技场这种愚蠢的事物存在的理由。原来如此,这就是竞技场让人沉迷的魅力。以至于我也沉醉其中。到达了艺术水准的高超武艺,确实会让人兴奋。

    我已经对眼前这个和我年龄本相差无几的青年所施展的剑技种种五体投地。

    『那么,那啥……』

    库洛乌有点不好意思地闹着头嘟囔道。

    『那个,想尽快褒奖咱啊……不知该这么说吗……』

    『啊,嗯……也是啊……』

    都忘记了这回事了。

    我现在如果说,嗯,还行吧,然后伸出手随便跟他握一握是很简单的。人生一次都没握过女孩子手的这个童贞男剑士只要这样就会很满足的吧。但是,我认为这对于库洛乌的剑技是一种侮辱。

    因此,我要给他我能给的最高酬劳。

    我稍微犹豫了一下之后,哎地轻叫一声,就把上衣脱掉了。

    No-bra的欧派我一脱下衣服就像水球一样轻弹而出。在暗淡阴森的迷宫之中,闪耀着金发的美少女自己将本将好好遮掩的乳房露出的绘卷,如果是我自己在一旁观看会是如何的美景呢?那绝对毫无疑问,是背德而隐秘的光景。

    『喔喔……!!』

    库洛乌取下手套,用感动的表情向我的欧派伸出手,但却在半途止住了动作。

    我正觉得奇怪而微微侧头,他却开始将自己的手在衣服上使劲地擦来擦去

    『哈哈……咱手出了汗』

    库洛乌害羞的尬笑了两声,然后再度向我的欧派伸出手。

    然后,诚惶诚恐,但又十分地认真的开始揉动起我的乳房来。

    简直就像是怕弄坏了它们一样的温柔的手法。

    库洛乌的内心正可以从他手的动作之中体会到。因为在我次触到女人的欧派时也是有类似的想法。因为欧派同样给了我如此柔软和纤细的印象。

    『先,先说在前头,呀……这,这次是初回福利哦。嗯呼……下,下次就要稍微严格一些了』

    『喔喔,知道了……谢谢你』

    库洛乌虽然点了点头,但我知道肯定没进他的耳朵。他整个脑子已经被欧派占满了。实在是没办法,所以只能等他冷静为止让他摸个够了。

    『………………嗯嗯』

    库洛乌的两手仿佛在摸索确认欧派的形状一样温柔地抚摸着我乳房的轮廓。他的手掌略微有些粗糙。但是比想象的要温暖。乳头擅自就勃起了起来,硬硬地,在手掌中咕碌咕璐地被揉地转来转去,甘美的快感沿着脊髓流动。

    『呼呀……』

    忽然库洛乌出人意料地捏住了我的左乳头,对这样意外的偷袭,我不小心泄露出轻轻的甘甜的淫呼。

    正想着右边的乳房似乎被揉的软乎乎放松下来,乳轮就被他的指头开始画起圈,左边的乳房更是被加强了力道使劲的揉握起来。

    『啊,啊嗯,呀……』

    这时,甜美的吐息不由自主地泄露出来。

    说起来,被男人这样这样揉欧派还是次。……虽然这么说是废话。

    库洛乌的手是骨感的,和尤薇的白鱼般的小手完全不同。给了我身体头一次被男人触碰到的实感。

    但即便如此我却没有不快感,那是因为他手的动作并非猥琐恶心的方式,而是给我一种以憧憬的感情头一次触碰的感觉,又或者是我尚未将他作为『异性』去看待吗。

    不论是何者,都和最初预想的会是惊恐与恶心在身上泛滥的感觉不同,我松了口气。

    但是自己无论揉多少次自己的欧派,那和别人去揉都是不同的。

    自己去揉的时候,因为是自己的动作可以预测到会获得怎样的快乐。

    但是被他人揉的时候,无法预测行动,就会变成某种出乎意料的快乐。

    特别是没有在意乳头的时候,突然被对方的手指采摘,子宫就会忽地一缩。

    『嗯嗯……啊,』

    『哈……哈……』

    『啊,啊……哈呀…………』

    『呼啊…………』

    我的甜美喘息和库洛乌剧烈的喘息在迷宫里纠缠。

    库洛乌的脸上仿佛蒸腾着热气,那是完全沉迷其中,宛若梦中的样子

    但是,但是,这个,该如何说呢……

    『抱歉,那个,稍微说句可以吗』

    『哎?』

    库洛乌一副就像是被忽然拿走玩具的小孩子一样的表情

    『从正面被揉还是有点,羞耻啊。从后边可以吗?』

    『噢,好!』

    库洛乌的表情从绝望变为希望满满,绕到我的身后。

    他巨大的手掌包裹住我前胸的乳肉。

    『哦哦!从后边揉,比起从前便揉要更有料的感觉啊。虽然从正面揉的欧派有最好的柔软度。但从后方揉的话又更有不同的味道!简直手指像要沉陷入其中一样啊……!』

    『呼……哈……』

    虽然库洛乌在那边叨叨不停,我却没有对他做出回应的余裕。

    比起还是男人时,现在的身体要敏感过头,仅仅胸被揉身体就被袭来的快感折腾的不扭动折弯就无法安心。

    正在热气开始向我的头脑升腾的时候。

    『……切』

    库洛乌轻轻发出恨恨的一声,抽回了手

    『抱歉……有人来了……该死……!』

    『啊,啊。这样吗……嗯。知道了。那今天的褒奖就到这里吧!』

    『………………嗯』

    库洛乌是从心底非常可惜的样子,非常不情愿但还是点了头。

    然后拔出剑

    『给我看看气氛啊啊啊啊啊啊!!!!』

    这样咆哮着扑向了袭来的哥布林们。

    但是……

    看着库洛乌如恶鬼一样和哥布林战斗的样子,我向下腹部伸出手去。

    内裤已经湿到不成样子了。

    真的好舒服。仅仅欧派被揉,也有着相当的快感。

    说起来,最近一直都是一做好准备就让尤薇插入了我。

    虽然我一直都打算好好爱抚她,但或许还是以那个阴核棒插入我为优先的。

    嗯。从今往后首先要浓墨重彩地爱抚前戏,然后才做爱。

    我感觉自己被库洛乌教会了重要的事情。

    几个小时过后。从迷宫回来的我现在正和尤薇一同入浴。

    『哈啊……哈啊……』

    『尤薇,舒服吗?』

    我躺在浴盆之中,询问着我的双腿之间坐着的银发的爱奴。

    她的呼吸是如此粗重,并非别的原因,正是因为我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揉捏着她那两只形状绝佳的小小胸部。

    一边和女孩子黏着亲亲爱爱一边入浴是我从很久以前开始就暗藏内心的梦想。

    『哈啊,哈啊,昂~~~不知道为什么,胸好像变得火热火热的』

    我的臂弯之中的尤薇完全变成了心荡神驰的样子,鼻中呼出的也是甜美的气息。

    完全放松下来了的样子啊。时不时,脚也不自在地伸展扭动着,但我还没有用手去袭击那边的打算。

    虽然一瞥见那巨大的阴核,我的子宫就微微发痛,但今天我是会忍耐的好孩子。我要抚慰尤薇的身体。接受库洛乌给我的教诲,要先用前戏取悦她。

    一手盈盈可握的尤薇的欧派,我一边轻轻收放自如地揉弄,一边让乳头在指尖滑动。于是乎,哈~~地她放出甜美的娇吟,进而用自己的舌头舔弄着她的细嫩的脖颈,呼地向耳边喷出吐息,尤薇在这样的玩弄下,不由地震颤着小小的身体。

    我的臂弯中,仿佛人偶样精致的尤薇在淫乐中颤抖的样子让我无法拒绝地兴奋起来,尚未意识到之间,就已经用自己发硬的乳首在我银发的小小爱奴的背后擦动了起来。

    啊,真是的。女孩子的身体,究竟是多么的香滑柔软的物事啊。

    我软榻榻的乳肉也和尤薇光洁如璧的嫩背交缠摩擦,每次擦动自己的乳尖就传来丝丝电流。如梦中人的尤薇的乳房,在我的手中被更加放肆地持续揉弄下去。

    已经将近一小时的玩弄,却全然不能让我满足。再怎么肉也完全揉不够。欧派的感触就是如此美好。不断享受着这感触,我飘荡的思绪开始回想今天的收获。

    ……从那时候起,我两次和哥布林遭遇,入手了共计14个魔石。

    哥布林的魔石是1个1银币。剑是五枚铜币。铠甲是八枚铜币。顺便一提10铜币=1银币。20银币=1金币。

    住宿费是包早晚饭1天3银币。1枚银币可借用一次澡堂。

    换句话说,经过计算,卖出一切收获装备可获得234枚铜币也就是约23银币。魔石则可以获得18银币。这样一分摊,2人每人约20银币5铜币,

    因为库洛乌让给了我些,我这边可以拿到21银币。一天就能收获这样不赖的金额,多亏了库洛乌。

    即便如此,我也不是在一旁单纯挂机,而是运用『财宝神的宝藏』技能把哥布林的装备收集起来运送回去。对单个冒险者来说本应不得不放弃的那些哥布林的垃圾装备,多亏了我可以全运回来卖掉。

    最初这技能本应是靠里面存的那些宝物才体现出其价值的,而里面没东西的话我就觉得没什么用了,但实际用一下试试却发现……其实还真是挺有用的。

    RPG里面有很多是不需要担心装备的数量和质量可以随意运输的游戏。所以很多人不容易注意其重要性,但实际进入奇幻的世界的话,这种无限运输的能力有多bug我算是明白了。

    我想,大概冒险者们都是计算衡量着每一趟出行的收获和负载量去冒险的,因此并没有那么高的收入。要增加收入,要么增加每一个收获物的单位价值,要么就是从负载量上下手。前者的风险在于敌人的强度,后者的风险则是在于成本的花销是否能成正比。

    而完全无需在意那些,只要不断不断地战斗就能保证收入,我的这个技能对于这个世界的居民来说太强大了。

    只要能熟练运用,光靠这个就能有饭吃吧。就算平平常常做商人都可以,而迷宫攻略也很有趣也可以。不,不止是『财宝神的宝藏』其他的技能似乎也堪一用?……

    呼呼,变得有趣起来了。

    仿佛是想将浮上胸口的某种激动转化为肉欲一样,我给了尤薇炽热一吻。


如果您喜欢,请把《被恶魔欺骗TS转生了的我依然毫不气馁以后宫为目标》,方便以后阅读被恶魔欺骗TS转生了的我依然毫不气馁以后宫为目标被恶魔欺骗TS转生了的我依然毫不气馁以后宫为目标(2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被恶魔欺骗TS转生了的我依然毫不气馁以后宫为目标被恶魔欺骗TS转生了的我依然毫不气馁以后宫为目标(2下)并对被恶魔欺骗TS转生了的我依然毫不气馁以后宫为目标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