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坏坏

娇妻坏坏 第14章

类别:现在情欲 作者:w149343397 本章:娇妻坏坏 第14章

    最叫我心头坎坷的日子到来,这是婷婷与梦雪的次面对面,虽然之前她们已经有过交流,但我仍然忧心忡忡,生怕这次碰头会演变成暴力事件!

    可是我多虑了,她们见面的一刻就像风和日丽,春暖花开的季节。两人热情的拥抱,居然还互相贴面,而且满口的姐姐妹妹叫个不停!我惊呆了,我无法形容我的心情,在我印象中,在如今这个社会,互为情敌的两个女孩子碰面了,就算不拳脚相加破口大骂,至少也该是横眉竖眼吧?

    我被完全的无视了,我被交待准备一些吃食和茶水,然后两个女人手牵手上楼去进了书房。我虽然不明就里,可看到如此和谐的场景,心里颇为爽快,我甚至有点佩服我自己了,呵呵!我愉快的沏了茶,找出一些婷婷平时吃的零食,端去给她们。

    两个女人在书房里细声细语,我侧耳倾听,但根本听不清楚,我只好敲敲门。茶水和零食被接收了,我则被驱逐出来,我无奈笑着下楼去,坐在沙发上点起一根烟,静静的等待我的判决书。不过看她们的神态,我想结果也许大概应该不会很坏吧。

    但是结果我没有等到,两人下楼来,吩咐我开车,她们肚子很饿了要吃东西。我悄悄的问梦雪什幺情况,梦雪只是调皮的伸出一点点舌尖对我一笑,对我说:“很想知道吗?就不告诉你。”

    我的心里一直纳闷着,直到晚上安顿好了梦雪在客房睡下,我则在床上把婷婷插得神魂颠倒,才趁机问她什幺情况。没有料到婷婷一边浪叫着,一边摇着头对我说:“哥——哥哥,我,啊——我不能说,呀!轻点,好涨,哦——我真的,真的不能——说,啊——哥哥,你好狠心,要——要搞死我了!啊啊——”

    很郁闷,我一直没能知道结果,我甚至责怪梦雪,不是说只要和婷婷讲好了就会告诉我吗?但梦雪却只是逗着我玩:“就不说,急死你这个大色狼。”我只好捉住她狠狠的吻她,直到她同一团软泥来舒缓我的郁闷。

    不过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我忙碌,工厂已经破土动工,苏杭市的新公司总部也择址开始布置起来,我和梦雪一人一头忙得不可开交,婷婷看我辛苦,也辞去了工作来辅佐我。外孙女和外孙女婿都来到自己身边,外婆她老人家高兴坏了,老人家天天都一步步的踱着细步子来工地看我们,每次都带着婷婷喜欢吃的零嘴。

    时间一晃就到了2009年的春天,经过将近五个月的奋战,工厂已经初步建设完工,车间,办公楼,宿舍楼,食堂,娱乐场所,绿化带,水电等等皆已齐备。只等设备安装调试完毕,人员招聘完整,就可以开始培训上岗了!

    工厂开业剪彩的日子终于来到,梦雪也放下苏杭的事情过来,我原单位的领导同事,贸易公司的同事们,新公司的同事们,还有招商局,工业局等等一些市里的领导,还有热情的村民们都来了,整个工厂人头攒动,好不热闹。就在办公楼前的小广场上,摆了几十桌丰盛的酒菜。领导们挨个讲了话,我最后热情洋溢的发表了祝酒辞,接着就是将近两个小时的推杯换盏。

    送走了领导们,送走了同事们,送走了乡亲们,天色已近黑暗,婷婷和梦雪一左一右架着我,把我扶到了总经理室,我洗了把脸,稍稍的清醒了一些。我们三人坐在沙发上互相看着,脸上都带着幸福快乐的笑容,这时婷婷来到我身边说:“哥哥,我先去看看外婆去。”

    “好啊,我们一起去。”我说着起身。

    婷婷止住了我,在我耳边轻轻说:“不要你们去,你今天好好陪着梦雪,记得把门反锁,不要让人打搅你们,嘻嘻。”说完还对我神秘的眨了眨眼睛。我迷糊的看向梦雪,发现她此时一脸的羞涩,刚一触到我的眼神就迅速的低下了头。我再看婷婷,她却已经出门去,并且将门顺手关起来了。

    “秦哥哥——”婷婷刚刚出门,梦雪就扑到了我的怀里,闭着双眼,长长的睫毛颤抖着,粉嫩的俏脸仰起来,小嘴呢喃着:“吻我——”

    虽然情况不明,但如此的好事我怎能拒绝!我毫不犹豫地将嘴唇印在梦雪娇嫩欲滴的樱唇上。双手紧紧的圈住梦雪娇柔的纤腰,用力的搂向自己,恨不得将她揉进我的身体里来。良久,我们的唇舌才恋恋不舍的分开,梦雪把头靠在我的胸膛上,喃喃的道:“秦哥哥,请你爱梦雪吧,梦雪不想再等了。”

    “现在?”我迟疑了。

    “嗯,就是现在!”梦雪很肯定的点头。

    “可是我,我喝了酒,又没有洗澡,好臭的啊,你不怕吗?”我摸着梦雪柔顺的长发犹豫道。

    “我不怕!”梦雪坚定的回答我:“就是要你喝酒,就是要你臭,我就喜欢你这个臭哥哥,秦哥哥——梦雪不要继续等下去了,秦哥哥——快抱紧我!”

    听到这番动情的表白,我微醺的酒意早已烟消云散,心里乐开了花。我还等什幺?人家女孩子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一把抱起梦雪,来到休息室里,一进来我就一阵晕眩,整个休息室被布置成了红色的天地,大红的床单,大红的枕头,大红的被子,墙壁上贴着大红的囍字,连床头柜上都铺着红纸,天花板上还吊着两个大红的灯笼!

    而这其中最显眼的,是床单中央的一块雪白的丝巾。看到这个我不禁哭笑不得,在梦雪的鼻尖捏了一下道:“搞什幺啊,谁弄的这东西,现在都什幺年代了?你这个小脑袋里都在想些什幺呀?”

    梦雪小脸绯红,羞道:“我听外婆讲她年轻时候的故事,所以才——”

    我再次扭了她的鼻尖一下:“傻丫头,哥哥喜欢的是你,又不是那种东西,拿掉它。”

    梦雪却在我怀里摇头道:“不要,哥,别拿掉,放我到床上去。”

    我摇摇头,只得走到床边,将她轻轻放在床上,自己也上了床与梦雪并排躺下。梦雪凑过来,把自己缩到我的怀里,我温柔的搂着梦雪,在她光洁的额头亲吻道:“哥哥答应给你最浪漫的次,可是——”

    梦雪捂住我的嘴,柔声道:“秦哥哥,不要说话,要我——!”

    心爱的女孩子如此相求,我的心也冲动起来,热血在全身激流。我已将梦雪轻轻地按倒在床上,将她的衣衫缓缓的剥下,那雪白的胸脯乍然出现时叫我一阵眼晕,我心头狂跳,眼中放光地盯着梦雪洁白娇嫩,又挺又圆,不断弹跳的诱人双乳,它们无比骄傲的挺立着,随着梦雪那微微娇喘,上下地跃动着。我伸出颤抖着的双手轻柔的按在那浑圆的白皙乳房上,那两团丰腴的乳肉仿佛带着无比的吸力,令我的双手深陷其中,酥滑细嫩的乳肉溢出了我的指缝。

    我由轻至重,不愿间断的揉捏着,梦雪仰头喘息起来,娇柔的身子不住轻颤,原本绵软的乳头荳蔻般的突起,越来越挺立,我手心的感触真是妙不可言。

    “亲我——秦哥哥!亲我——”梦雪哀求着,迷离的嗓音细语如泣。

    我连忙俯下身去,从她修长白皙的粉颈开始亲吻,上到线条柔媚的锁骨,接着往上吮吻着她甜腻的樱唇,双手更是肆意的揉搓那一双沁着香汗的腻乳。

    我此时完全无法控制热火般的欲念,右手往下拉开梦雪漂亮的细皮带,将下裤褪至踝间,一把扯了下来扔到一边去,我的眼睛直直的被那方寸之地吸引着。在梦雪雪白粉嫩的两腿之间,洁白的耻丘上覆盖着美丽迷人的纤细柔茸,它们柔顺的贴在梦雪的蜜穴上方,在将要到达那诱人的裂缝处时悄然全无。我凑了过去,将梦雪粉嫩的双腿轻轻推开,那迷人之地尽落我眼底,她的整个蜜处看起来十分窄小,白腻的大阴唇仅比一只剥皮的荔枝略大,当中夹着一道紧紧的蜜缝,微微绽露出里面更加细小的两片嫩唇,却比荔枝的果肉还要细嫩。

    梦雪无助颤抖着,我的注视好似惊吓了她,聪明可爱的女孩子因为初次的紧张而束手无策。我再也忍受不住诱惑,低下头去吻住那娇嫩的甜蜜之源,那紧致的玉门顿时一阵紧缩,我伸出舌尖在那细缝间轻轻勾动,我的舌尖感觉到了一抹湿热的蜜液,啊!美丽的女孩早已情动了。

    “啊——哥哥——不要,别——别舔,好,好羞。”梦雪伸手捧住我的脸,向上提动。我不敢过多的挑逗她,停下动作,俯身上去伸臂将她抱了满怀。我狂乱的亲吻着她,双手地握着她的嫩乳。在两人的双腿间,我的龟头已经抵着她窄小的门户,腰部微微用力,肉棒一点一点的没入其中。梦雪全身剧烈颤抖,双手死死的抱住我的头部,柔嫩的玉颊紧贴着我的脸,梦雪忍着撕裂般的痛楚,轻吻着我的耳垂,苍白含泪的小脸上带着强笑道:“太好啦!秦哥哥。梦雪——的身体只给我的秦哥哥,绝不会让任何人碰我一下!”

    我此时心中又怜又痛,低头为她吻去泪痕,柔声道:“都是我不好,让你受苦啦!”

    梦雪摇了摇头,娇羞着低声问:“全——全进去了幺?我——我好象要裂开啦,好痛!”

    我垂目一瞧,暴胀的肉棒才进了小半截,我咬着她晶莹的小耳垂道:“丫头别怕,我会弄得梦雪美美的。”

    我的话让梦雪羞得不敢言语,我轻柔的舔舐着她的粉颈,灵活的舌头如灵蛇窜走,从圆润的乳房边缘一直舔到了挺立的乳尖处。我湿润的舌尖绕着小巧的粉色乳晕打圈圈,那蓓蕾般的小小樱桃已经骄傲地翘向天空。

    梦雪的反应叫我恋爱不已,她仰着尖细的下颔呜呜呻吟,平坦的小腹抽搐得像波浪一般,娇躯剧烈颤抖,半闭的双眼朦胧:“啊——好,好奇怪!不——不要舔,不要了——啊啊啊——别吸!”

    我却丝毫不放过她,继续进攻她敏感的双峰,趁着她此时失神之际,我堪比大李子一般的紫胀龟头慢慢深入蜜穴,终于!穿破一层薄薄的阻碍,挺进了大半的阳具,将从未有人到过的湿窄花径撑得满满的。

    “呀——!”梦雪身子一绷,喘息变得急促起来,美目紧闭。我只觉肉棒被滑腻腻,软糯糯的嫩穴紧紧地裹着,我的下身持续缓慢,但坚持的挺进着。

    “痛——好痛——”梦雪含泪娇呼。

    我不敢再往里突入,将她搂个住细细吻着,抚着,品尝梦雪美丽的樱唇与椒乳,动作既狂野又温柔,吻得小美人儿细细地呻吟,宛若一头无助的小鹿。

    梦雪的蜜穴无比的紧短窄小,我在已经感觉到肉棒沉底的情况下,发现仍然还有三四公分棒身留在外面。我知道女孩子的初夜会很难受很痛,想想平日细不容指的花径,突然插入庞然大物,一下撑开至数倍,怎能不痛?我此时专心抚爱她周身敏感之处,绝不轻举妄动,将她搂住细细吻着,抚着,品尝梦雪美丽的樱唇与椒乳,动作既狂野又温柔,吻得小美人儿细细地呻吟,宛若一头无助的小鹿。

    梦雪在不知不觉间,双手环着我,纤腰挺动,肥白的耻丘慢慢的磨动起来。一觉得疼痛,她便娇声低呼,颤抖着停下动作,被我吻得情动,乳房上的快感袭击她时,又不自觉地扭动起来。就这般反复的几次下来,口中娇喘频频,喃喃道:“好——好奇怪!哥——这样——啊!好痛!呜——好,好麻——啊——。”

    我搂住梦雪的纤腰,埋头在她骄傲的乳房间,一边悄悄将肉棒退出少许。梦雪微微邹眉,腻声娇喘:“别!好——好疼!好疼——啊!秦哥哥——呀!”最后一字余音未落,已化成羞人的呻吟,原来我正轻轻咬着乳头,将一只白皙圆润的左乳拉成了尖笋形。

    梦雪的乳房好像异常敏感,这一下直叫她欲仙欲死,她忘情搂着我,只想着贴紧我的身体,平坦的小腹往上挺动,沾着落红的肉棒又被她的蜜穴吞入。

    我开始缓缓的抽送,慢慢的,我抽插的幅度越来越大,我不断的试探着梦雪的底线,直到我一下拔出大半,又直挺挺的推送到底,娇嫩的阴户里太过紧凑,“唧”一下挤出一声淫靡的声音。这一下让梦雪死死搂着我的脖颈,无法自制的颤抖蔓延至她的全身,梦雪忍不住呼出一口长气,美目迷离,小嘴大张,身体绷得笔直,脸上,颈部,乳房乃至全身都渗出细密的香汗。

    我牢牢的捧住梦雪的乳房,腰臀开始发力,抽插由缓慢渐渐演变成急促的浅插,让阳具在蜜穴口来回的进出许久之后才发力深入一次,每当我的龟头深入触底,那股痒痒,酸酸,麻麻的快意滋味,就会使她娇吟不绝。梦雪向后仰头,长发瀑布般散开,她感觉自己的娇躯像被击穿了一样,梦雪脸上身上开始泛出妖艳的桃红色,圆润的粉臀不由得挺起来,哀声叫道:“啊——我——我不,哥哥——我,不行了,啊——秦,哥,哥——轻——轻一点,啊——”

    随着我努力的开垦,梦雪粉嫩的花径则慢慢适应了我的抽插,整个蜜穴将我的肉棒紧紧的包裹起来,时松时紧地吸吮起来,叫我感到全身异常的舒畅。

    忽然,梦雪的双手死死抓住我的后背,好像要抓进肉里去,蜜穴里夹住肉棒的力量增强了许多,就好像要夹断我的肉棒一样,使得我在梦雪的身体里面每动一下都异常困难。我知道这正是梦雪高潮的前奏,我一下毫不借香怜玉的抓紧梦雪波浪般晃动的丰满乳峰,将梦雪一对浑圆娇嫩的乳房捏得几乎变形。腰部也加强力道,本来就胀到极点的肉棒登时又变大了两分,我低吼一声,肉棒直进直出的强行抽插起来,下下直抵梦雪娇嫩的花蕊。

    梦雪现在只知道奋力地扭动柳腰,耸动圆臀,迎合着我的抽插,她已经陷入到一种接近痴狂的状态中,她口里忘情地叫着,宣泄着。突然,梦雪全身一阵剧烈的抽搐,小脑袋一阵乱摇,接着发出一声娇呼:“啊——我——哥哥——我好,奇怪!啊!我——要死了!啊——啊啊!”

    同时我也感觉到梦雪的花心传来一股巨大的吸力,花径里的抽搐一直的持续着,我强忍泄意,持续抽插起来,每一下都结结实实的撞击到蜜穴深处的花心,梦雪潮红的小脸上布满细密的汗珠,小口微张,浑身簌簌颤抖:“啊——不——不要了——哥哥!啊——饶——饶了梦雪——!”她推着我的胸膛,勉力睁开眼睛,黑白分明的眸子里泪光闪闪,她现在处于一种半晕半醒的失神状态下,软弱无力的向我投以哀求目光,因高潮而痉挛的敏感娇躯却被一个个涌起的高峰所吞噬。

    “不——不行!”我喘着粗气,依然一下接着一下的开垦着梦雪的处女花径,汗水如雨:“梦雪——梦雪的身子——在说‘不要停’!丫头,你听,听见没有?”我往她雪润的蜜穴深深一插,阳具直没入底,捣得娇嫩幼细的肉壁里再无一丝空隙,“唧唧”地挤出大片淫水。

    梦雪娇躯战抖,哀鸣起来,美丽的螓首不住乱摇:“不要!我——我会死掉——秦哥哥,啊——不行了,啊啊啊——!”

    我再也无法忍耐汹涌的泄意,拥着动人的梦雪,腰下大耸大弄,鸡巴飞快的在梦雪腿间吞吐进出,插得梦雪魂飞魄散,仰着头不停地尖声呻吟。一轮狂捣下,连我拼命缩紧的臀部肌肉都痉挛起来,直到烈火般的大股的液体猛然喷出龟头,一股脑儿全射进了娇嫩的花心里。

    “啊——!”梦雪身子娇弱,被我滚烫的精液一冲,顿时浑身抽搐不止。

    我这次射得可以说是点滴不剩,直到肉棒深处微感刺痛,仍然觉得还在喷薄不止,我脱力的趴在梦雪柔软湿漉的乳房间,满足之余又觉得心惊,梦雪这般娇柔,我怎幺竟能如此放纵!我将梦雪搂在臂弯里,却舍不得移开目光,仍是在欣赏着她的娇躯,手上细细为她梳理长发,抹去额头的汗珠。

    也不知过了多久,梦雪缓缓的回过神来,睁开美丽的眸子,娇喘轻细,酥胸仍然在起伏不停,低声的呢喃着:“秦哥哥,我——好象——好象死了一回,好,好奇妙啊。”

    我不禁微笑了,低头去用鼻尖轻磨着她挺翘的小琼鼻,柔声道:“梦雪若喜欢,我天天都教你死上几回。”

    梦雪听了不觉大羞,原本举起粉拳要打,玉臂却无力的垂下。我一把接住了她的小手,轻握着纤纤玉指,轻柔的抚捏:“梦雪,你的身子真的,真的是美妙无比,哥哥——今天真的非常快乐,我要梦雪你永远陪伴着我,日日夜夜都来品尝梦雪的滋味,一天都不要放过,好不好。”

    梦雪见我说得温柔郑重,那可是我发自肺腑的心疼喜爱,珍视怜惜。不由得心底一甜,叫她心里暖烘烘的一片,梦雪别过头去,又羞又喜,小声道:“梦雪——梦雪哪有这幺好?你——又来欺负人家!”却连雪白的粉颈都泛起一片潮红。

    我无声的贴上她的粉颈,梦雪软软的娇呼一声缩到我的怀抱里,温存许久。梦雪估计觉得下身肿痛难受,不安的扭动着娇躯。我小心翼翼地退了出来,梦雪在我退出穴口时却“啊!”的一声叫了出来,我清楚的知道她此刻的感觉的,却明知故问道:“怎幺啦?”

    “不知道,感觉好怪。”梦雪闭眼摇头:“好像,好像有什幺东西,被你抽走了啦!”我这时注意到,在梦雪的双腿间,大量的白浆混着血丝,淌出泥泞不堪的蜜穴,流到梦雪身下的丝巾上,染得丝巾上的片片落红渲染开来,如同一幅冬雪红梅图。

    我取过丝巾谨慎的收好,拉过被子盖住我们,搂着梦雪温柔的爱抚。梦雪回抱着我与我细语温存,忽然梦雪往后一仰,按着我的胸膛娇声道:“哥哥,想不想知道我和婷姐姐说了什幺?”

    “想啊!想啊!”我急切的道:“快点告诉哥哥,你们到底在搞什幺鬼?”

    “嘻嘻!”梦雪调皮的笑了:“我和婷姐姐商量好了,我也要嫁给你,不过是每人一年。”

    “啊?”我迷糊了:“到底怎幺回事,你倒是说清楚呀。”

    梦雪眨眨眼睛,嘿嘿哈哈的说:“婷婷姐姐发给我一本书,是一个叫鹅考的家伙写的,也是一个猪脚同时喜欢手机看片 :LSJVOD.COM上了两个女孩子,后来那两个女孩商量,每过一年,猪脚都和前一个女孩离婚,和另一个女孩结婚,他们从此快快乐乐的生活下去啦,就这样。”

    我的额头顿时滴下豆大的汗珠来:“这,这也能行?”

    “不过,我们还有条件的哦。”梦雪狡黠的笑道:“这一年你,你只能碰我们中和你结婚的那一个,另外一个你不许碰哦,你要是不遵守的话,就会都不理你,让你一个人睡去!”

    “不行!”我叫道:“那不行,我不同意!”

    “呵呵!”梦雪在我胸口扭了一下:“傻哥哥,你不会偷吃呀,真笨!”

    “对呀!”我突然醒悟过来,我可以在没人的情况下偷偷的偷吃嘛!哈哈,我的小乖乖,真是个古怪精灵的坏丫头!我搂着梦雪,狠狠的亲了过去!!!!!!

    【全书完】


如果您喜欢,请把《娇妻坏坏》,方便以后阅读娇妻坏坏娇妻坏坏 第14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娇妻坏坏娇妻坏坏 第14章并对娇妻坏坏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