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奸母之小人物

【子奸母之小人物】(9)完

类别:现在情欲 作者:大魔鬼王 本章:【子奸母之小人物】(9)完

    29年11月12日

    【第九章】

    “鉴于陈克的失当行为,对公司同事,以及公司本身都造成了非常不好的影响,特此,公司做出开除其职务,且不予补偿的决定!此决定即时生效!”公司的一纸公文,老陈被开除了,虽然没有直接说他到底做了什么,可他也不敢再纠缠,毕竞这种明目张胆的报假案,也是不多见……

    他恨我肯定是恨得牙根痒痒,可他拿我没办法,毕竞,他说我故意阴他,除了他自己,怕是谁也不信……

    我向领导说明老陈无理取闹的经过后,特意说明,为了内部团结不愿意再过多纠缠此事,领导夸赞我深明大义,识大体顾大局,当然,卖了半天片儿汤,也没有什么太有营养的东西,倒是给了我三天病假,让我放松疗养-下,算是奖励吧?

    可我能怎么疗养?妈妈和花姐一起,跟我上过床后,虽然不再是那么拘谨,可我心里总还是有疙瘩。这是自己血脉相通,亲的不能再亲的,妈妈,我是从她子宫里孕育,然后通过她的阴道来到人世间的,现在我的一部分通过她的阴道,又回到了她身体里,虽然没有再次回到子宫,但却已经不止一次的将自己的子孙精送进了那里,谁都会混乱。

    这几天爸爸出门,我和妈妈还有花姐一起,堂而皇之的睡在了她和爸爸的房间,睡在她和爸爸的床上!少不得是夜夜笙歌,颇鸾倒凤,行云布雨!

    花姐的房子卖了,拿到了钱,办理了按揭,买下了一间小商铺。虽然看周围比较冷清,她心里有点虚,可我一力劝她买下,附近几个工地都已经建好围挡,即将开工,只这些工人就够养活这些铺面了!

    打扫了一下,请了装修队,小超市,也不会像家里装修那样麻烦,说了十五天的工期,货源也已经谈妥,一切都有了着落。

    “对了,你妈不在,我跟你说-下,那边回信儿了,说是想跟你先见一面,然后再……”

    思绪瞬间被带到我那个素未蒙面的亲生父亲那里!自己怎么会为-个没见过的人心慌意乱?难道说,我真的想成为所谓的“少爷党”?

    “唉,我跟你说话,你听见没有?”看我走神儿,花姐推了我-下,我惊醒过来,看着她,说道:“我是真不愿意提我这个便宜爹!”“什么叫便宜爹啊?”花姐“扑哧”-笑,说道:“确实,他这个爹够便宜的,什么都没管过。不过,说实话,他是把你现在的爸爸给坑了,你是把你俩爹都坑了……”

    她说的我无法反驳,也懒得反驳,本来就是这么回事,还说什么?

    “不过,我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觉得,这个有钱的爹不是那么好认的!没听说他着急找我妈吧?”我心里确实是这么想的,花姐却说道:“你这么想也好,不会太失望!”她话锋一转道:“不过,你也这么想,他并不知道你的存在,不知道有你这么个儿子!不说什么骨肉亲情,如果他真是传说的那样,一直没有子女,道理上说,和你相认的可能性就非常大了!”忽然,她看着我,说道:“你心里不是怕他认不认你,是怕你妈心里起什么波澜吧?”

    她的话正戳中我的心坎儿,我无言以对!我不想承认,可又无法否认,潜意识里,我确实是怕跟妈妈的关系出问题!

    “你觉得好容易得到你妈了,你在你妈心里总算是重要了,你怕她是因为你亲爹有钱,她能借着你翻身,如果你跟你亲爹不相认,会再次失去她,对吧?”花姐说的正是我内心所想,她太会揣摩人心了,也许是我的心太好猜……

    “唉……要说你妈,确实,她这个人到现在了,心思比本人年轻十多岁都不止,还想着一下子过上阔太的生活。但她该不会因为你亲爹不认你,而把跟你……上床的事情扔-边去!这种事情,哪个女人也不能忘,其实我的看法,你妈是想遮掩自己的窘迫,才故意显得对你和你有钱的爹相认这事儿,那么上心!”

    我心里一震,花姐看着我的眼睛,一字-句的说道:“你妈绝对是心里对你有愧的,所以,你第-次强上了她,她才会那么容易过去!”

    花姐的话够我消化的了!

    “跟大家说一个重要消息,后天,咱们公司的董事长,也就是咱的大老板,将亲自来咱们项目视察!所有人,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特别是员工手册里的各项规章制度!这是萤事长次下到一线来亲自视察,都打起精神来!谁要是出乱子,我绝饶不了他……”

    对于董事长次下一线视察工作就选择了自己所在项目这一殊荣,别人是怎么想的我不知道,我却是知道,我终于要见亲爹了!果然是商人,什么事情考虑的都非常到位,知道我在这里工作,就直接来视察工作,无论见到我后是什么结果,都好做安排!

    果然,刚回到家,花姐和妈妈就做好一桌菜,跟我宣布了这一大“喜讯”!“他说想先见见你,然后再说亲子鉴定的事儿……”不等花姐说完,我就打断道:“嗨,先见见也好,我要是看他不顺眼,我还不想认他这个爹呢!”说完瞪着眼睛,看向花姐,又看向妈妈!

    花姐脸色-变,妈妈更是吓了跳,但随即,妈妈低下了头,不再看我,仿佛做错了事儿似的。花姐则细声细气的让我先坐下吃饭,也不敢触我看头!

    “因为我那个都没见过的爹,就对我这样低头顺目的!”我真是一肚子火气!可看到她们这样,我的火气下子又都消了下去,她们这样也没什么错啊!在我认识的人中,还真没有真正不是嫌贫爱富的,最多是不那么明显!

    “饿了不能充饥,冷了不能御寒。”这就是那些所谓道德学者对钱的评价,以此来证明他们的“崇高,不俗,高人一等……”可他们怎么不说,绝大多数情况下,钱能买吃的充饥,能买衣服御寒?钱就是一把尺子,可以把各种不同规格的东西,无论虚的实的,转换成可以同等比较的实物!

    你本事大,能把天捅破,我不如你,不过,你有捅破天的能耐,要指望我出钱雇佣你给我做事,你我的能耐虽然不同,但就能相互比较!

    不止一次,或者说,每一次,遇到那些年龄相当的,混得人五人六,风生水起的“有为青年”,我反应都是你有钱,你牛逼!你能挣钱,你牛逼!但没你们爹妈给你们铺路,你们又能怎么样?等到我一次次碰壁后,我终于认清了现实,他们确实是靠父母帮忙铺路才牛逼的,但他们的父母就是他们的父母,成不了我的父母,所以,我就是夯属丝一名,他们跟我就不可能一样!

    默默的吃了饭,抬起头,对花姐道:“今天我们项目总通知了,董事长要来视察,我猜他也是想这样不引人瞩目的见见我。反正见就见吧!有个有钱的爹,比突然跳出个要饭的,说是我爹好啊!”

    “你……”花姐正要说话,妈妈突然开口了,说道:“他要是愿意认你,我觉得你就认吧!他是你亲爹,认了肯定没错!如果他怕你是惦记他什么,你就……直接告诉他,不用他认!”

    这下花姐都诧异了,看着妈妈。

    妈妈说道:“我这几天也想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在那边怎么也该有孩子才对!他现在那么有钱,追若认他,以他那贼心眼儿,肯定会觉得另有所图,你别为了认他吃他的话!没他这么多年咱照样活过来了!我还不知道真要是你跟他认了,怎么跟你爸说呢……”可能是想到最后一句的语病,妈妈脸上一-红,又低下了头。

    花姐也连忙跟我使了个眼色,嘴里说道:“其实啊,事情也别想那么坏!我打听到的消息说,他确实一直没孩子,在香港他有老婆还不止一个,但就是没孩子,根本连一个都没有!”

    这一天总是要来的,无论我是否想面对,终究要面对!

    刚到公司,就看见平时差不多都是中午才到的总经理,正捋胳膊挽袖子的,指挥员工整理园区呢,这才八点半啊……

    看见我过来,他仔细瞧了瞧,皱眉道:“小浩,你还有没有衬衫了?你那领子都发亮了,怎么不换一下啊?”

    我差点告诉他,“老子就是故意这样穿的!”算是一种无言的示威?即将面对我人生中最亲密的两个人之一,决定我性别的人,我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算合适了。让他知道,我不是非要让他认我,但又从心里想和他相认,无论亲情还是现实……

    不过,没有平时的责骂,总经理-反常态的好说话,竞然从兜里掏出一串钥匙,交给我,说道:“去,我那个柜门里,下面一层,有没穿过的衬衫,咱俩-个号,你去换上,快去!"他一客气,我又不好意思再驳他面子,就只好到他办公室把衬衫换了。

    通知只说董事长要来视察,却没说具体时间,我们是严阵以待,刚到上班点,全员各就各位!说真的,就这阵势,如果现在评选优秀办公区,我们绝对是冠军!

    “各部门注意,董事长来了,马上进园区!”

    总经理带着几个部门经理,大步流星的冲出办公区,直奔园区大门。看他这样子,我再也忍不住,笑得前仰后合的,周围几个同事年纪都不大,也跟着大笑起来。

    “各部门都有,手头工作放一下,都到会议室开会!”

    懒洋洋的走出办公室,会议室门口一大群人簇拥着一个戴眼镜的中年男人,在他旁边,平时趾高气昂的总经理,如同一条哈巴狗样,谄媚的看着他。

    看到我出来,他托了一下眼镜,我下意识的也托了一下眼镜,我知道,就是这个人,不用验DNA我就知道,他肯定是我亲爹!但我没有任何停留,低若头,进了会议室。

    刚进去,就听后面,总经理说:“这是刘浩,新晋的安全主管,是年轻员工上进的代表了。”

    会议室里坐满了,还有很多人站着,但首席位置以及两旁的位置都空着,显然是给董事长留的。

    “诸位同仁,这位就是我们的京洋集团的董事长,爱国港商,邹兆铭先生!大家欢迎!”不用总经理吩咐,大家自觉的鼓学,学声响彻整个房间!从总经理脸上的表情看,他对广大项目员工的思想觉悟高度是满意的……

    “今天呢是我次来看望各位同仁,为了公司的利益,诸位工作认真勒奋,辛苦了!我谨代表集团总部和我个人,在此真诚的感谢各位!”一口港台腔,说着面向大家鞠了个躬,少不得大家报以热烈的掌声!总算是静了一些,董事长也是我的便宜爹,开始冠冕堂皇的演讲,与会的工作人员,无不听得激情澎湃,总经理等人甚至热泪盈眶!

    也就是说了不到十分钟的样子,一个随行人员就宣布,为了不影响大家工作,让大家都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去,然后董事长将逐一请员工代表来谈话。谈话的地方不在大会议室,而是选择了项目总经理的小会议室。

    这应该也是和我有关,因为大会议室有监控探头,而小会议室其实是总经理的休息室,没有任何监控设备,十分私密。

    回到办公室,同事们都在八卦董事长谈话会谈什么?还有会找谁谈,我没有吭声,其实也是心里发慌,真怕自己说多了,会把自己的底细说漏了!

    “刘浩,来一下小会议室!”品质经理亲自来叫我,刚出办公室,总经理已经等在楼道里,拉着我,小声儿的,将一些注意事项又叮嘱一遍!最后,神秘的跟我说道:“大老板特意点名要你过去,你小子把握住机会,日后有你好处!”

    “废话,老子把握住机会能成你们少东家!”朝他轻松的一笑,没多说什么。进了房间,总经理向董事长将我介绍了一下,然后董事长示意他出去了。

    随着关门声传来,我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终于和亲爹单独相处了!他看着我没有说话,只是仔细看我的眼睛,仿佛要将我看透。我则是不知道是不是该开口,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他一指桌子对面的椅子,我便过去坐下,傻愣愣的看着他。不知道别人怎么感觉,我反正自己是越看越觉得自己和他确实长得像!

    “她们跟你说了?”声音不大,很平和,没听出什么波动。

    “是的,说了!”

    他点点头,说道:“听你们经理说,你来这里不久,但很上进,你怎么不好好上学?”

    “报志愿时候,没埴好,再说,上高中后,就必须上大学,负担太重,家里不一定会让我念……”说完,他沉默了,我也没有再说话。其实,不是故意跟他卖惨,只是实事求是的回答而已。

    “你应该去读个夜大之类的,哪怕是野鸡大学,听着也会好听点。”

    “嗨,刚毕业时候工作不好找,也想读个高自考,可一说交钱,就……我学消防还是因为公司给报销费用才学成的!”想都没想就说了,说到一半意识到自己在抱怨父母,可已经收不住,也就说了吧!

    “听说少华跟你妈妈关系很近?”他终于要往妈妈这边引了!

    “是,她当初要装修房子,想跟我家租房住,结果到我家发现她认识我父……母!后来她们也有来往。”

    “其实就我对她俩的了解,她们应该关系不怎么样才对。”他的眼睛闪烁着狡黠的光芒,我毫不客气的看回去,说道:“是!她们跟我说过以前的事情,妈妈特别反对华姐和我处对象,但我说,我就要她,妈妈后来就跟华姐缓和关系了!”

    “少华跟我还有你养父的关系,你其实是知道的对吧?”他抿了抿嘴,说道:“虽然,你们也没有血缘关系,但她毕竟大你那么多,我也认为你们俩不合适。”

    地址4F4F4F,C0M

    地址發布頁4F4F4F,C0M

    地址發布˜4F4F4F,C0M

    \u5730\u5740\u767c\u5e03\u98\uff14\uff26\uff14\uff26\uff14\uff26\uff0c\uff23\uff10\uff2d

    “首先,我看得上的,年纪各方面都和我合适的女的不是没有,关键是,人家都觉得我不合适,我肯定是买不起房,我家那边也没日子拆迁呢!其次嘛,华姐对我很好,比我父母对我好!比较而言,她和我,合适的地方比不合适的地方多,所以,我就跟她一起了。”

    “这一点你倒是像我年轻时候!自己觉得对,就不在乎别人说不对!”他松了口气,说道:“其实这也没关系,你们先处着看,合不合适的,慢慢来。下周我们去做个鉴定……这是司法上要走的手续!以后的事情你不用担心,不过,最好你还是去考个大学……我帮你想办法吧!”

    他跟我说了很多事情,比如当年自己怎么决定去香港的,去了香港有多艰难,还有,自己又是多记挂妈妈,特别是知道我的存在后,费多大力气来到内地。当然,少不得说他现在身家多丰厚,说保我以后生活彻底改变……我就当他说的都是实话吧!反正他确实说了一些实话,只不过不是全部!

    当我出了会议室时,总经理等看我的眼神都变了!“兄弟,都跟你说什么?”“能说什么?还不是卖片汤吗?”“卖片儿汤能聊四十多分钟,不,快一小时了!”

    “这个……以后你就知道了!暂时保密!”说完,拍拍他肩膀,在他惊异却无奈的眼神注视下,回了部门办公室!靠在椅子背上,心里却是百感交集,他是做生意导致的心眼儿多,还是天性如此?一边是表现出的,想跟我相认,一边又跟我玩三国?有意思啊……

    热闹半天,董事长行才离开园区,临走前,特意叮嘱我,要努力工作继续强化业务能力,非常看好我的未来!他走了,园区轰动了!连旁边二期销售部的领导们都过来,找我这里打听消息,我不能多说什么,可越是不说,他们越是狐疑。

    回到家,妈妈和花姐都不敢多问,我主动告诉了她们事情的经过,当我说出他问我妈妈和花姐关系,自己做的回答时,二人突然安静下来,花姐低若头,-边吃饭一边掉眼泪,妈妈脸上一阵白一阵红的,也低若头不敢吭声。

    “晚上给你玩点新鲜的!”收拾饭桌时,花姐突然在我耳边小声说了一句,然后笑着跑出去。知道她在床上的本事,不过能有什么新鲜的呢?

    洗完澡,躺在床上等着,今天妈妈和花姐是一起洗的澡,洗的时间明显比平时常很多。实在不知道花姐是怎么打算的,也只有耐心等着。好容易,水房灯灭了,俩人从里面走出来,关掉院灯反锁上外屋门。

    终于,进来了!都是只套了一个简裙,散乱的头发,不知道是不是洗澡后血波运行加速导致,俩人脸上都是红扑扑的,想熟适的红苹果!孰练的脱掉裙子,扔到一旁,两个身材饱满曲线何娜的熟女赫然站在我面前,一阵阵肉香飘来,我的鸡巴早就勃然大怒,准备大战场!

    怪叫着,将她们拉上床,毫不怜惜的,将心中的怒火都发泄在她们身上!新换的大床发出“吱吱扭扭”的抗议,不满我们乱伦的淫行!妈妈的动作比起花姐多少都差一些,没有她孰练!花姐抬手投足都恰到好处,都可以让我的鸡巴以最舒服的方式插到最深处!

    不过,妈妈的阴道明显更紧,花姐的就差多了,虽然她那里可以像活了似的,控制若挤压我的鸡巴,但终究比妈妈的松弛一些。再有,每当鸡巴插入妈妈阴道,都会不受控制的往最里面扎,恨不得一头扎进子宫里,这大概就是血脉相吸吧?

    不由自主的将二人身材,床技做若比较,根本比不出谁优谁劣,只能说春花秋月各揎胜场!我将心中的憋闷,不甘,化作欲火,爱火,无情的倾污到她们身上,终于,在妈妈尖叫泄身中,将精液全部射入到她子宫里!妈妈晕死过去,我也累得趴在她丰满的身体上,枕着那肥大丰美的奶子,大口喘气,好一会儿才翻身下来,躺在她和花姐中间。

    没想到,刚躺下,花姐突然缠了上来,刚刚先将她肏得晕死过去,才解决的妈妈,没想到她缓过来就敢主动找我纠缠,我一把抱住她,好一通亲,不多时,下面一团暖意又变成能能烈火,鸡巴再次勃起,便准备再次将她征服。可花姐却轻轻一推我,阻拦着说道:“别急,我给你样东西!”

    “什么东西啊?”我一边乱挺鸡巴,在她下面找寻目标,一边不耐烦的说着。“一会儿再给我吧!我现在就想要你下面!”正要再将她按住,她却一翻身,坐起,跟我说道:“你站地上吧!我想把我的次给你!”被她说懵了……她迎来送往的这么多年,哪里还有次?

    “我屁眼儿没用过,以前有人想走那里,说单给钱,我都没答应,怕疼。所以,那里没用过,让你用,也算是给你次了!”从成人,视频上说,插屁眼,或者所谓爆菊花,并不稀奇。可我不止一次看到妈妈还有花姐的屁眼,真是小巧秀气,跟视频上那些女优特别是西方片子里那些女人的屁眼,完全无法比。我的鸡巴不小,要是插进去了,还不真和里所说那样,一下给她们插爆?

    可花姐最后那句“也算是给你次了!”却让我着了魔!根本没在意过什么次不次的,我没有处女情结,认识花姐时候她就是个楼凤,妈妈更甭提,可我还是被她说得热血沸腾起来!

    眼看我鸡巴勃起来,她从旁边的包里拿出一个小盒,撕开塑料膜,打开,没什么香气,盒子盖上写着凡士林!她剜出一块,撅着屁股涂抹自己的屁眼儿,我站在她后面,看得一清楚!我也剜出一块,涂在自己鸡巴上!

    “差不多了,你轻着点儿!”说完,花姐跪在床边,将屁股高高撅起,自己则趴在被子上,抓紧了被角。我深吸一口气,掰开她的大屁股,将鸡巴顶在她的菊花上,缓缓的,向前挺送!

    “嗯……”她的声音不大,我没有停,鸡巴-点点的挤入,将她屁眼周围的肉褶逐步挥开!“嗯……呜……”她咬紧被子,努力的让自己不动,可屁股还是不受控制的往前退缩。我抓住她的大屁股,用力拉向自己,龟头最大的部分即将插入,也是到了最关键的时候,突然,我一发力,双臂拉着她的大屁股向怀里,同时鸡巴向前急挺,龟头冲开她的屁眼儿,一下子插入进去!

    “呜……”她疼得左右摇摆,-头齐肩发四散飞舞,却还是咬紧牙,没有阻止我的插入!龟头插进去,后面就好插了,等我的鸡巴全部都插入进去后,我才发现,她已经疼得满头大汗!心里激动之下,抱住她从背后亲她的脸,喘息了一阵后,开始缓慢的抽送!

    火热的屁眼儿,和阴道完全不同,如同上紧的皮筋,一圈圈,箍住我的鸡巴,让我举步维艰!看着她艰难的忍受,心里不忍,可又被这难以形容的刺激吸引,无法停止,甚至无法放慢动作。在她后庭做了近二十分钟活塞运动,我再也忍不住,将火热的精液射入到她的屁眼里!花姐被烫得惊声尖叫,竟然再次泄身,最后脑袋-歪,人也软软的倒下,再次晕死过去。抽出鸡巴,用湿纸巾给她后庭稍作清理,也给自己清理一下,将她放好,自己躺在了她和妈妈中间,看若在沉睡中根本没有醒来的妈妈,心里不禁盘算,“什么时候把妈妈的屁眼也开了呢?”

    据说我亲爹利用自己港台同胞的身份,说是来回乡认亲的,亲子鉴定中心特意给加塞儿,安排了检查。而我在单位,地位也是节节高升,甚至可以说平步青云!周一,刚一上班,总经理就开会,宣布提拔我为总经理助理,兼任安全部经理!原经理被调到别的项目,另有任用。在其他人祝贺完,回去工作后,总经理居然谄媚的跟我称兄道弟,一个劲的说没亏待过我,让我日后有好事别忘了他。

    本来是挺高兴的一件事,可晚上下班回家时,一辆大奔堵住门口,把胡同堵住了差不多一半路面。看车牌,正是公司董事长,我的便宜亲爹的!正要进院,一个身穿黑西装,神情彪悍的男人走了出来,是董事长的保镖,我见过他的。“回来了!董事长他们正在谈话。”看见我,他还是有点吃惊的,不过,职业素养不错,没有多话,我朝他一点头,进了院子。

    “长海,这么多年了,我确实对不起你,这样,我送你一套房子,再给你一辆桑塔纳2000,给你五十万块钱,算是补偿,以后,我儿子就跟你没关系了,你看成吗?”这是我亲爹在说话。

    “你说的轻巧!我一直以为是我自己的,你今天拿着这些鉴定来说是你儿子,我这么多年白养活了!我现在再养活也来不及了,谁给我养老送终?”只听说话,真觉得是心灰意冷,可我知道,我这个爸爸不是那么看不开的人!“这样,加五十万!一套房子,一辆车,外加一百万!差不多够你养老了!”

    “你答应不管应?看我干什么?”妈妈在说话,显然,爸爸在看她。

    “你离开我们家!这是他补偿我的,你让我当便宜爹这么多年,咱俩的事情单算!”

    我明白了!爸爸是想先把妈妈轰走,自己拿这些补偿!虽然也确实应该是只补偿给他的!妈妈肯定不干,“呸!想得美!老娘跟你这么多年,你想轰走就轰走啊?没门!”

    “好说好不成是吧?那就上法院!”爸爸炸了,妈妈也不甘示弱,我站在院子里,不想进去。

    “好了,打住!你们俩的事情,你们自己去谈,好歹夫妻一场,别伤了和气!小浩的事情就说定了?没问题我们就立字据,明天去公证处公证!儿子我领走,钱车房,交给你!”

    “唉,你,儿子你带走了,我怎么办?”妈妈真急眼了,可亲爹说道:“你跟他是合法夫妻,跟我有什么关系?这样,你是我儿子的生母,我给你一百万,以后你不要纠缠我儿子!”说完,不耐烦的补了一句:“要是答应,明天-起去公证处吧!”

    “唉我说,这样吧!小浩认祖归宗,你后继有人都是好事!先把小浩的事情说好了,你们俩之间的事情底下单聊!再说了,好歹是你们养大了小浩,他也不是不念情分的孩子,只要你们别过分,他也不会那么绝情的!”花姐也在屋里!也是,这件事情从头到尾就是她在操持,而且,跟三人都认识,正好做中间人。

    大问题达成默契,事情就好办了!不多时,他们出来,看见院子里傻站着的我“你都听到了?”亲爹笑容很和蔼,拍拍我的肩膀,说道:“从现在开始,你叫邹浩鑫!我们走吧!”

    看了一眼爸爸,他神情确实有些不舍,妈妈则是各种表情混杂,倒是花姐,眼睛里适着明白!我向她使了个眼色,她微笑着点点头。

    次坐大奔,比家里的椅子舒服多了!

    “你喝酒吗?”

    “能喝点!”

    后排座椅中间是一个冰桶,冰着一瓶看上去很高档的洋酒。

    “记着,你是我当年无法带到香港,寄养在这边的儿子,你就是我邹氏集团的唯一继承人!”唱着红酒,亲爹对我说起了他的事情。

    原来,他当初去香港,其实是因为他父亲也就是我爷爷,为了他,挪用贪污厂子里的钱太多,亏空太大,事情要败露。偏巧,爷爷的一个死对头抓住了这个把柄,无奈之下,爷爷将能给他的钱都给了他,让他逃到了香港。

    当时信息传递不畅,所以,他可以说是大摇大摆的去的香港。可他没有正式的手续,属于偷渡过去的,冬天遇到巡警查身份证,以为是要抓他,惊慌失措的跳到河里。一直藏了半宿,虽然没被抓到,却冻伤了男根,加上一直担惊受怕,没注意到,发现时,已经无法治疗。

    所以,他听说我的存在后,非常着急的跟我见面,想看看我到底是不是他的儿子。结果,那天看见我,就基本上断定,我是他的种,没错!“你很聪明,像我当年一样!不过,你还是要学习,这个不用你担心,我给你安排好了!”

    大奔开进了座院子,真正的花园别墅啊!“临时给你准备的,先将就一下,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以后换!”看若美轮美奂,只在屏幕上看过的房子,我能有什么不满呢?带着我转了转,可能是确实累了,亲爹就回房休息,让我自己随意。

    躺在宽大的床上,真不敢相信,老子这么狗血!家里的佣人是他从香港带过来的,带我到餐厅吃饭。真是四菜-汤,不过,无论菜品外观还是口味,都是以前没吃过的。和佣人聊了几句才知道,原来亲爹特意请的厨师,是从一家酒店找来的!

    吃完饭洗澡睡觉,一天忙碌,也想早点睡,可躺在床上,就不由自主的想起妈妈还有花姐,想着和她们在床上胡天胡地的景象!虽然父母对我谈不上多好,但也算是把我养大,花姐对我更不用说,我不能无情无义!

    时光荏苒,转眼间又到了夏天!开着新买的奥迪轿车,风驰电掣的在高速路上疾驰!“你慢点开,咱不着急呢!”妈妈轻声的劝我,后面的花姐没说话,刚刚在水库边车震,又打了一场野战,花姐体力不支睡得死死的,妈妈情况稍好,却也是浑身无力。

    “过几天咱就出国了,你说让我们跟着去照顾你,你爸能答应吗?”妈妈心里有些不安,“他知道我和花姐的事情,他说只要不过分,就不反对。不过,我昨天跟他说花姐怀孕了,他倒是挺高兴的!”

    提到花姐怀孕,妈妈脸色有些黯然。

    “你那环也摘了吧!”

    妈妈听了一愣,说道:“我摘了吗?”

    “反正出去几年呢!不过,要是你想生孩子,对外就只能说是我老婆了!”

    妈妈没说话,但是眼泪流了下来。

    “到国外就赶紧要,生下来就说是花姐生的,反正咱们自己知道就好!”

    “成,成!我都听你的,哎呦……”动作稍微有些大,妈妈忍不住呼痛,我下意识的问道:“怎么了?”其实,问完就明白了。

    果然,妈妈说道:“你刚才给我开后面时候,太用力了,你那东西又那么大,可能有点破了!”

    “哼,你给我次,不流点血算什么次?”

    妈妈没敢再说。

    亲爹没有直接让我到他身边做事,而是让我继续在实业部门工作,不过,从物业转到了房地产开发。他的用意简单,让我先熟悉各项业务,等以后接班时候可以得心应手!但按照他的安排,我将去国外深造,当然,都是花钱安排的,去转一圈镀金。

    我没有拒绝的理由,只是要求妈妈和花姐跟我一起去,照顾我生活。花姐和我的关系他是知道的,让妈妈一起去,也说得过去,当然,我和妈妈的关系不能让他知道了!

    在公司,我是老板儿子的消息已经尽人皆知,物业的同事,房地产这边的新同事,都少不得跟我主动套近乎。目的当然也明确,都是凡人,哪里有那么多脱俗?女人主动靠近我的也不少,我没有刻意回避,妈妈没意见,花姐也没说什么。

    说到底,我们都是小人物,如果不是有钱的亲爹认我,我还是小人物!

    小人物的悲哀,一个是不甘心认命,总认为自己只是时运不济,却不明白,就是因为自己是小人物才会这么时运不济!再一个就是,小人物容易认为自己已经不是小人物了!其实,小人物的人生巅峰,只是那些二代们的起点甚至连起点都算不上!

    而小人物意识到这些后,往往还会自欺欺人的骗自己,可也只是骗得了自己!

    【全文完】

    我是小人物,却不乏以我的标准,不能算小人物的亲戚,但当我需要人搭把手的时候,拉住我的手,没有亲戚的!

    感谢那些对我搭把手的人,感谢那些把我从坑里拉上来,甚至推上山的人!

    这个月经历了很多事情,不好的多,好的少,但就是那句,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总算是这个月结束了。


如果您喜欢,请把《子奸母之小人物》,方便以后阅读子奸母之小人物【子奸母之小人物】(9)完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子奸母之小人物【子奸母之小人物】(9)完并对子奸母之小人物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